《劍傲無雙》[劍傲無雙] - 第四章 臨場鬥法

看到前方的攔住去路的靈力牆,北辰回頭看向張林,神色平淡的問道:「你這是什麼意思?」

張林冷笑道:「不論怎麼說,你起碼也算是元菲的半個兄長,讓你這種水平的廢物去參加宮門大比,不是讓你去送死嗎?為了避免元菲因為你這個廢物喪命而悲傷,你還是別參加了。」

「哦?多謝你的關心,我的事情無需你來煩憂,讓開。」

「別急着走啊,既然你執迷不悟,那我就替元菲好好教訓你一番,雖然可能會讓你在這裡丟點臉面,總好過讓你在大比擂台上丟整個宮門的臉面好些。」

張林皮笑肉不笑的說道,話音剛落他就將自身體內的靈壓釋放出來,即便他目前僅是凝氣中期,但在他看來僅是靈壓就足以壓得練氣境的修士喘不過氣了,甚至連站立都費勁。

然而事實卻與想像有很大的出入,這股靈壓壓在北辰身上,彷彿微風拂面,只見北辰神色如常,呼吸平穩,好似沒有任何事情發生一般。

北辰雙目看着張林說道:「就這?」

張林發現北辰竟然不受其凝氣境壓制,微微有些色變,聽到北辰有些不屑的語氣,再看到四周的宮門學子看他的眼神,張林有些惱羞成怒道:

「想不到你還有些小伎倆,不過你要是以為憑這些伎倆就能矇混過去,那你便大錯特錯了,今日我非得替元菲好好教訓你一番不可。」

只見張林發出一道怒吼,隨後一道剛猛的拳勢帶着強烈的罡風朝着北辰打來,看着來勢兇猛的一拳,

北辰心知今日如不做過一場,便不可能善了了,泥人尚有三分火氣,更何況是人,對於張林這個人,北辰心中只有厭惡,幾年來時不時的就過來挑釁羞辱一番,真當自己是泥捏的不成。

此時四周已經匯聚了許多宮門學子,宮門大比過幾日就要開始了,大家都在默默的準備中,今日難得有這麼一個瓜可以吃,

看熱鬧畢竟沒人會嫌事大,大多數人都樂見北辰被張林按在地上摩擦,畢竟元菲作為宮門內排的上號的仙女般的人物,是很多人心目當中的女神,

而這樣一個天之驕女卻因為北辰的緣故處處受到不公平的待遇,這也難免令大家心生反感。

張林這一拳在眾人看來不僅剛猛無比,速度還極快,甚至在其打向北辰之時,還發出了音爆之聲。

然而這一拳在北辰看來,速度緩慢且漏洞百出,演法道訣的入境,不僅是吸收靈力等級的提升,攻擊能力與身法反應的提升,還有很重要的一點,那就是感知能力的提升。

北辰身形一閃,在輕鬆躲過這一拳的同時,他手一推直接將前行攻擊中的張林重心帶偏,差點摔倒在地。

僅僅這一招輕描淡寫的破解就令四周觀戰的同門們瞠目結舌,而張林本人更是有些難以置信,北辰的修為不過是練氣境而已,面對凝氣中期的自己,如何能做到這點着實令人不解。

原本還擔心一拳用力過猛直接將北辰打死,現在可以全力施為了,張林將自身調節到最強狀態,只見他雙手擺出一個姿勢,隨後握緊雙拳不斷蓄勢,雙拳散發出隱約可見的黃色光芒。

「這是張氏一族的龍象震地拳,看來張林這是準備要全力以赴了。」一位學宮弟子有些驚訝的說道。

「這北辰看來也不簡單,不過如此多的資源浪費在他身上,就是一頭豬也能修成精了,看來這場戰鬥有些看頭了。」

此時站在張林對面的北辰,明顯也感受到了一股不小的壓力壓在他的身上,彷彿頭頂有一座巨大的山峰,隨時有山崩地裂的可能。

這張林的實力也不可小看。

「你這是準備與我拚命嗎?」北辰雙目發寒的對着張林說道。

「這是你逼我的,為了元菲,我絕對不會讓你好受的。」張林一字一句的說道,隨後雙拳齊出如同雙龍出海一般向北辰襲來。

北辰見狀不再廢話,面對張林這剛猛的一擊,北辰不敢大意,只見他徑直向前一步踏出,演法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