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傲無雙》[劍傲無雙] - 第二章 小試牛刀

一位太初學宮執事通傳後山,入內拜見夫子元天正。

「學生閔院執事劉青山拜見夫子,學生此來是為學宮大比,不知夫子此屆所推薦的天才弟子在否?」

元天正聞言望向北辰說道:「他就是,此為我親傳弟子北辰,將參加此屆學宮大比。」

劉青山自然認得北辰,畢竟北辰在太初學宮也算的上是一個奇葩,看到夫子推薦的竟是北辰,劉青山顯然有些不敢置信,

要論輩分,北辰足可與宮主稱呼師兄弟,雖然年歲尚輕,卻是輩分極高,然而門派大比,比的可不是輩分,而是實打實的斗戰能力。

劉青山有些為難的躬身說道:

「夫子,您地位超然,您推薦的人物,學生本無資格置喙,但是依學生看來,此屆大比天才之人不在少數,大比名額寶貴,北辰雖貴為夫子嫡傳,然實力恐怕未及大比門檻,您的孫女元菲驚才絕艷,她可在否,如是她參與大比,以她的實力排名應是不低。」

劉青山此話雖然委婉,但意思很明確,太初學宮道統延綿數萬載,自有其制度,哪怕夫子地位超然,也不好明擺着去違背學宮規矩。

元天正依舊和顏悅色,以他的心胸自然不會與劉青山置氣,只是說道:「老夫自是知曉學宮制度,元菲並非此次大比的合適人選,北辰已經達到參與大比的門檻,你可與之同境比斗一番便知。」

劉青山見元天正如此說道不好再行反駁,不過該有的檢驗還是要有的,他向著元天正深鞠一躬說道:「如此學生便與北辰比斗一番,不過請恕學生無法手下留情。」

元天正意味深長的笑道:「無需你手下留情,將你修為限制在凝氣階即可,你只管放手檢驗,北辰若敗,那此次大比老夫做主,令其放棄名額。」

說完元天正看向北辰說道:「接下來看你自己的了,能否得到名額你自己爭取。」

北辰點頭對元天正作輯,隨後向劉青山做出一個請的姿勢,他也希望通過這場資格檢驗來檢驗一番自己的斗戰能力。

看到北辰不卑不亢的姿態,竟是真的想與自己比斗一番,劉青山有些不敢置信,他十分清楚這五年來,無論如何挑釁,北辰都從未與人比斗,今日竟然要與自己比斗一番。

微微愣神之後,劉青山走上前去,禮貌性的向北辰拱手,算是打過招呼了,隨後他便揮出一拳,朝北辰打去,

這一拳揮出頓時四周氣場瞬間凝固,似乎空間在這一刻停住了一般,爾後伴隨着劉青山的拳頭怦然破碎。

北辰不敢大意,畢竟對方哪怕限制境界,目前也比自己領先一個大境界,面對這一拳北辰反手為掌,

運轉體內天地之靈力,哪怕目前北辰能動用的不多,在其掌勢推出之際,原本彷彿凝固的空間瞬間恢復如常,

這看似隨意的一掌,氣勢平平無奇,卻有一絲返璞歸真的境界蘊含其中,掌與拳相撞之時,不可思議的一幕發生了,

劉青山如同遭受巨力撞擊一般,被北辰一掌擊飛,撞擊在數丈外的大樹上,需要幾人合抱的大樹隨之攔腰而斷,

劉青山被這一掌拍得有些暈頭轉向,第一時間解開了修為限制,檢查了一番自己的身軀,發現沒有任何傷勢,這才鬆了一口氣,

回頭看了看身後被擊斷的大樹,心中不免有些後怕,身為學宮執事修行了數十年的劉青山,自然能夠看出,這一掌北辰是收了一部分力道的,已經是手下留情了,

要是剛才目標就是他,那此時劉青山必然已經是重傷不起了。

想到這裡,劉青山向北辰深鞠一躬說道:「此次倒是我看走眼了,多想你手下留情,此次學宮大比的資格你是綽綽有餘的。」

北辰向前兩步,趕忙將劉青山扶起說道:「師兄說的哪裡話,此番多有得罪,還望劉師兄海涵。」

二人對視一笑,隨後劉青山再次向元天正做輯行禮說道:「恕學生愚鈍,經此次檢驗,北辰完全有資格參與此次宮門大比,學生多有叨擾,這就下山復命,向夫子告辭。」

元天正微微頷首,沒有多言而是揮了揮手,讓其離去。

北辰經過此番比斗,雖未能完全測出自己目前的斗戰能力,但是有一點是完全可以肯定的,那就是經過這五年的不懈努力,成果超乎自己的想像,

雖然目前自己只是練氣階段,但是凝氣境的存在已經無法對自己造成多少威脅了。演法道決不愧是神聖級別的功法,自己這五年的付出完全是值得的。

元天正將這一切看在眼裡,雖然此時他神態依舊,內心也是掀起一陣巨大的波浪,對於北辰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