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傲無雙》[劍傲無雙] - 第一章 破繭成蝶(2)

不滿在這一瞬間徹底爆發出來,元菲有些歇斯底里的對着自己的祖父吼道:

「我才是您的血脈嫡親,北辰這個廢物何德何能,憑什麼所有好東西都給他?您瞧瞧,再好的東西給他能有什麼用嗎?不是全部都浪費了,這次學宮大比,您寧願將名額給這個廢物揮霍掉,也不給我,您這樣對我公平嗎?」

「元菲,你給我閉嘴,我平時怎麼教導你的?」

聽到元菲一口一個廢物,北辰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聽着元菲歇斯底里的怒吼,北辰不由得陷入了沉思中,然而元天正卻是直接將其打斷,被其言語氣得不輕。

此時的元菲雖然未再言語,卻是仍舊雙目通紅的看着自己的祖父,心中的怨氣不僅絲毫沒有消散,反而愈加升騰。

「您就算不認我這孫女,但您不該忘卻我的父母,您這般對我,心中可能安心?」元菲咬着牙一字一句的說道,說完頭也不回的飛奔下山。

元天正聽了元菲之言,輕輕嘆了口氣,隨後搖了搖頭心中默默說道:「希望終有一天,你會明白我的一片苦心。」

北辰看到元天正眉頭緊鎖,有些不解的問道:「老師,您為何如此對待菲兒?她畢竟是您的血脈嫡親,無論在誰看來,您如此待她都是有失公允,不怪她今日如此憤憤不平。」

雖然北辰與元菲自幼一起長大,元菲也一向不怎麼待見自己,但平日遇到也還算有些許兄妹情誼,今日如此一口一個廢物,怕也是有些氣急所致。

元天正聞言,目眺遠方神情肅穆的說道:「你是此次天道所選應對道劫之人也是變數,而我是護道人,守護你的道,這是我的宿命,將來你會明白的,現在多說無益。」

北辰聞言儘管心中不解,卻是微微頷首將思緒盡數收起,不再多思。北辰對於元天正是無條件信任的,既然他說不用多想,那便是目前還沒到說的時候,多想也無用。

「今日修成入境感受如何?」元天正語氣溫和的問道,與之前對待元菲的語氣有很大差別。

而此時的元菲並未走遠,她正躲在不遠處的大樹後面,看着元天正與北辰的對話場面,眼中布滿血絲,

她不明白自己的祖父為何待自己還不如一個外人,此時她的心中除了不滿之外還有落寞與失望,對這兩位與她朝夕相處的親近之人產生了恨意,元菲的雙手緊握,默默轉身向山下走去。

元天正與北辰並沒有察覺到這一幕,倒不是因為察覺不了,而是此地乃學宮後山,夫子潛修之地,山門有護山大陣,閑雜人等不能隨意入內,根本無需有過多的防備。

經過一日的修行,此時的北辰已是飢腸轆轆,元天正聽到北辰肚子發出的叫聲,微微一笑說道:「餓了吧,跟我走。」

回到住處,桌上已是擺滿山珍佳肴,北辰看着桌上的美食,再看向本該就座一起用餐的元菲座椅,心中頓時有些苦澀。

元天正知道北辰所思,開解的說道:「無需多想,儘管安心用餐,那丫頭想通了自會回來。」

北辰點了點頭,不再客氣,對着這一桌美食就是一陣風捲殘雲,不一會功夫就掃蕩一空。稍作休息之後,北辰對元天正談論起此次入境心得。

「今日修行,雖已入境,目前學生的境界應該是練氣境水平,但是感覺體內的天地靈力目前還無法做到運用自如。」北辰有些疑惑的說道。

「這種情況應屬自然,畢竟整整五年未有絲毫靈力運轉,你只需勤於運功當可運用自如。」元天正微微頓首說道。

北辰聞言點了點頭,隨後元天正再次說道:

「此演法道決為我遠古人族瑰寶,品階達到神聖級別,近數萬載以來從未有人習有所成,我太初學宮記載,此法只需修行過半,即可橫掃天罡級彆強者,你能入門成功,由此也能說明你的機緣之深厚。」

元天正默默想到,或許屆時也只有北辰有能力在浩劫之下帶領太初學宮闖出來,元菲的身家性命也需北辰守護。

北辰自是不知元天正所思,不過他聽到能橫掃天罡級,卻是有些不敢置信,「天罡級?宮主好像也僅是地煞級別吧?此功法竟是強悍如斯?」

當年北辰進入秘境帶出這本失傳的演法道決時,雖然知曉此決非比尋常,卻是從未想過如此了不得,

道決開篇論述中所寫

「此法為奠定一族根基之法,其屬為天地原始,若要修行需散功重修,修行此法需有大毅力,入境篇需修心納天地,吐氣消乾坤,欲有所成,短則七八載,長則數十載,修行方向不拘一格因人而異,此法未曾證得圓滿,後來者如有心得處,當增演妙諦,以廣法門,切記心廣天地寬,祖宗之法不足為法,天道之道不足所謂。」

當時要修行此法,北辰也是經過數日的天人交戰,反覆猶豫了許久最終說服了自己才決心散功重修。

這五年來北辰從太初學宮楷模深受學宮弟子尊敬的首席大弟子,變成一個境界全無且無法修行的廢物,看盡了人情冷暖世態炎涼,受盡了冷嘲熱諷與奚落看不起。

這樣的人生閱歷也在很大程度上磨礪了北辰原本倨傲的心性,此番修行演法道決之所以能在五年內入境,原因也在於此,經過了此番蛻變的北辰猶如破繭成蝶,他已經不再是五年前的北辰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