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傲無雙》[劍傲無雙] - 第十章 庚金之利

經過與秦白羽一戰,無人再敢小視北辰,未突破前的秦白羽戰力就能排進前五了,

更何況戰鬥技能得到突破之後的秦白羽,估計就是與林菲或皇甫辰一戰,誰勝誰負都說不準,

而這麼強的人物竟然與北辰一戰敗北,北辰的實力如何便不難猜測了。

人性就是如此,只有在絕對的實力面前才能學會客觀理性,再稱呼北辰是廢物,那整個學宮學子誰敢說自己不是廢物?

令人感到可惜的是秦白羽,以他現在的實力絕對可以分列三甲,卻連核心弟子的身份都得不到,直接被淘汰出局,也怪他運氣不好,造化弄人,先是遇到元菲,隨後遇到北辰,一敗再敗。

不過這些都是在外人的感慨惋惜而已,他本人卻不覺得如此,在他看來,除了道子之外,其他的都是虛名罷了,就算對北辰那一場他能獲勝,道子之位他也無望了,畢竟他與元菲一戰已經敗過一場了。

反而是此次意外的突破,讓他不僅沒有絲毫挫敗感,反而是喜上眉梢,對於執着於武道之人,沒有什麼東西比自身實力更重要。

稍作休息之後,元菲皇甫辰與北辰等八人再次登上擂台,另外三個因為已經敗過一場了,所以只能角逐第八到第十名。

這一場北辰的對手是一位女學子,此女名為凌月,一襲粉白色長絲裙飄逸靈動,五官精緻盡顯柔美之姿,凌月是無數學宮弟子心目中的仙女,在太初學宮她與元菲齊名,都是不可多得的集美貌與實力為一身的天驕人物。

北辰上前向凌月見禮之後,擺了一個請的姿勢。

凌月螓首微微一點算是回禮了,隨後兩道月輪伴隨着長長披帛朝北辰面門擊來。

北辰揮劍劈在兩道高速轉動的月輪上,月輪受到長劍的攻擊,分別向左右兩個方向飛去,月輪在飛過北辰身側之時又同時轉向,彷彿兩塊磁鐵般匯聚而去,

在北辰身後就要完成交匯,兩道白色披帛伴隨着月輪就要將北辰捆綁起來,殊不知這一切盡在北辰的掌控之中,

只見北辰一劍朝兩道月輪**剛完成交匯的同一時間插了下去,原本高速旋轉的兩道月輪由於長劍的插入,在一陣巨大的聲響下四分五裂,兩道披帛也伴隨着月輪碎片飛了出去。

由於這兩道月輪與凌月性命相修,在月輪破碎的同時,凌月也受創不輕,一口鮮血噴在擂台上,同時也失去了戰鬥力。

觀禮台上的各宗強者看着擂台上發生的這一幕無不深感震驚,對於北辰的認知提升到妖孽的程度,

要知道這需要極強的洞察力完成預判,並且這一劍必須要在兩道高速旋轉的月輪**完成匯聚的一剎那毫釐不差的同時完成穿插,這難度好比一個凡人拿着線頭對着音速飛行的針頭完成穿針。

別說北辰只是個練氣境,就算是超凡六境能做到這一步怕也沒有幾個。

擂台下的觀戰的學子們反應卻有極大的反差,看着身受重創的仙女,再看着辣手摧花的北辰,頓時群情激憤。

「這北辰是不是腦子有問題,這麼嬌滴滴的凌月仙子他都能下這麼重的手?」

「他怎麼下得去手啊?」

「他這是辣手摧花,太過分了,你們別攔着我,我要上去把他撕了。」

「欺負一個弱女子算什麼男人?」

「北辰我們與你勢不兩立……」

聲討之聲不絕於耳,北辰也沒想到自己這突發奇想的一擊,竟然將凌月的雙輪給毀了,還令她身受重傷。

「凌月師妹,實在抱歉,這個結果完全出乎了我的預料,我並非有意毀了師妹的雙月輪,我在這裡向你致歉。」北辰語氣真誠的向凌月道歉。

凌月儘管受到反噬身受重傷,卻是自有一身傲氣,聽到北辰之言搖頭說道:「北辰師兄言重了,是小妹技不如人怪不得你,不過遲早有一天小妹會再次挑戰師兄,到時還望師兄應允。」

北辰自然是應允,目送着凌月走下擂台。

此戰北辰獲勝,其他擂台上的比斗也已經結束,沒有意外元菲與皇甫辰都獲獲勝了,還有一位獲勝者是南宮彥,南宮彥的實力與秦白羽在伯仲之間,他的獲勝在情理之中。

他們四人當中將決出一位道子,剩下的是核心弟子第一至第三名,這將直接關係到他們在學宮的地位與享用的資源。

四人再次抽籤,此次北辰抽到的是奪冠呼聲最高的皇甫辰,看到抽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