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傲無雙》[劍傲無雙] - 第一章 破繭成蝶

太初學宮後山。

初夏的微風輕輕撫過山崗。

一少年正獨自盤膝而坐,正在入定修行。一塊小石頭從不遠處丟來,少年似乎沒有絲毫察覺,依舊不動如山。

「我道是誰呢,原來是學宮原首席弟子北辰啊?我說你還真當自己還是首席弟子呢?擺什麼臭架子?」

一個錦衣少年出現在不遠處,剛才那不屑的叫囂聲就是這少年發出的。

北辰皺了皺眉頭,卻是仍然端坐不動。

北辰原本是太初學宮的首席弟子,不過自從五年前,他從秘境歸來,便境界全無,不僅如此,這五年的時光儘管北辰在修行方面沒有絲毫鬆懈卻仍舊沒有任何增進。

此時也只有北辰自己才知曉,他已經踏入關鍵期了,此時不容有心境上的波動,否則這五年苦修便付諸東流了。

錦衣少年見北辰依舊盤坐不動,頓時有些氣急敗壞。

「北辰,你這個廢物,真以為你還能配上元菲嗎?真不知道夫子看上你哪一點了,就你這樣的廢物連繼續呆在學宮的資格都沒有。」

北辰聞言不由緊了緊拳頭,隨後卻又鬆開,他深知自己不能動怒,默念清心咒,將有些厭煩的心緒平復了下來。

「張林,為何如此惡語傷人?」

就在錦衣少年叫囂之時,一道略顯滄桑卻又中氣十足的聲響由遠及近。

來人是一位正氣稟然的麻衣白首老者,其裝扮雖樸素,卻是一絲不苟,滿頭白髮的頭上插着一根枯木簪,聲響猶如洪鐘一般,震人心扉。

此老者正是太初學宮夫子,元天正。

看到來者是夫子,錦衣少年張林立刻變臉,隨後訕訕笑着朝元天正鞠躬說道:「原來是夫子,學生見過夫子,學生是來尋元菲的,不過她不在,學生這就告辭了。」

元天正擺了擺手讓其離去,以他的閱歷來看,自然是看不上張林這種人物,奈何偏偏自己的孫女與他走的近,自己雖然身為其祖父,卻也不好過多干涉。

張林自然看得出來夫子對自己的不喜,他行過一禮便匆匆告退離去。

北辰撇了一眼匆匆離去的張林,依舊是面無表情。這幾年張林沒少找他麻煩,這些伎倆他也算是司空見慣了。

張林口中的元菲算得上是自己的妹妹,只不過他們之間沒有血緣關係,北辰與元菲都是元天正一手帶大的,二者的區別在於元菲是元天正的孫女,算得上是根正苗紅。

北辰是個孤兒,幼小時被元天正撿到,帶回了學宮。北辰雖是元天正養大的,但平時北辰與元天正都是師徒相稱。

元天正對於北辰的偏愛連自己的孫女元菲都遠遠不及的,不僅經常親自指點其修為,甚至為了北辰親身至險地為北辰採集天才地寶,讓北辰洗髓伐筋,鑄造根基。

然而可惜的是,儘管得盡元天正偏愛的北辰,在這五年時間裏雖然不曾鬆懈,可卻是毫無長進,而元菲卻如一顆新星冉冉升起,在太初學宮綻放着自己的光芒,已成學宮中為數不多的天才弟子。

此事也成為了太初學宮師生們茶餘飯後的一個笑談。

良久之後,北辰從入定中睜開了雙眼,眼中神采奕奕,與之前那略顯渾濁暗淡的神情有了顯著的區別。

隨後北辰長長的吐出了一口渾濁之氣,緩緩從盤坐中起身,在他起身的同時,四周的天地靈氣也伴隨而起,靈動非凡,與之前有天壤之別。

「可是成了?」元天正微笑着問道。

此時的北辰儘管心性了得也是有些難掩欣喜的說道:「是的老師,原本以為還需要一兩年方能有成,不曾想今日猶如水到渠成般的就成了。」

元天正聞言也是微微頷首說道:「一切自有定數,能夠提前修成,除了不懈的努力之外,還有就是你的福緣所致了。」

北辰點了點頭說道:「此功法當真神奇無比,這五年來無論我如何努力,修為依舊頓足不前沒有絲毫增長,今日方有所成,卻又感受到了渾身那無處不在的天地靈力。」

元天正說道:「一飲一啄皆是因果,你無需多想,好生適應一番即可。」

就在此時,一位身穿杏黃長衫的妙齡少女快步走了過來,只見他一雙美目中蘊含著怒意,看也不看北辰,一來便緊緊盯着老者元天正。

「此次學宮大比,您將排位名額給了他是嗎?」黃衫少女貝齒輕咬,目光緊緊盯着元天正,手指卻指着北辰質問道。

元天正聞言,不由得眉頭緊皺不言不語,良久之後嘆了口氣有些恨鐵不成鋼的說道:「這些年我疏於管教了,竟讓你如此無法無天,目無尊長嗎?」

少女慢慢低下了頭顱,眼眸之中霧氣升騰,顯然充滿了不甘與委屈,但是見到祖父有些生氣的神情,又不敢再次頂撞造次。

元天正見狀終究有些於心不忍,隨後他輕聲解釋道:

「菲兒,你的實力是達到標準了,不過你這心性還有待提升,此次沒有將名額給你是因為北辰比你更合適,你年齡尚小,可以等下次參加,屆時也更有把握。」

元菲聽到元天正的話,原本就覺得不公的心再次升騰,眼淚不爭氣的從她通紅的眼眶中流淌而出,猶如暴雨梨花般,讓人心疼。

聯想起這些年元天正對北辰的偏愛與自己不受重視的委屈,積壓在她心底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