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太太她又奶又萌溫知羽霍司硯》[霍太太她又奶又萌溫知羽霍司硯] - 第23章之

溫知羽也是在看到霍司硯的那天晚上才知道,他路過她任職的學校,那是因為帶着周意回了趟霍家。

只不過霍母到底是不肯見周意,他才帶着她原路返回。在紅燈口逗留的幾秒。正好被她撞上了。

這些都是根據張喻的話推測出來的,她還說霍司硯結婚的消息準確放出去時,她們圈子裡不少女人都在罵周意。

其實何止是他們富二代圈子,就連溫知羽的大學群里,也都熱鬧得狠。其實大學裏面,知道霍司硯有個喜歡了很多年的人很多。但見過周意的,着實沒幾個。

【不是。霍司硯現在不是跟溫知羽在一起嗎?】

溫知羽突然看見群里出現了這麼一句。

【我跟溫知羽住一個小區的,看見過一次霍司硯跟她在電梯里親得難捨難分的場面。他倆不是在一起很多年了么,當年溫知羽畢業,聽說霍司硯還來學校找她了。】

這前半句,應該是不小心撞見了他們第一回。後半句那就是捕風捉影胡言亂語了。

那會兒她跟姜澤曖昧,已經很久沒見過霍司硯了。

見班群里的人紛紛點名道姓要她出來回話。溫知羽不得不出來做解釋,說那個同學認錯了。

班長說:【溫知羽,其實你也算是唯二跟霍司硯有關聯的女同學了,當年六級輔導,霍司硯可是指名道姓要教你的。】

溫知羽就退出了聊天群,要是哪個不長心的截出去,按照周意的性格,又要給她穿小鞋了。

幾天之後,霍司硯按照約定讓助理把一些姜澤做過的畜生事給送了過來。

溫知羽一看,簡直氣炸了。

裡頭每一件。都讓溫知羽有撕了姜澤的衝動。

裡頭也有姜澤對孟父公司動了手腳的證據。

溫知羽在認真看完文件以後,冷靜下來。決定起訴姜澤。

誰知道第二天姜澤就找到了她。

他被她刺傷的手依舊沒好,扎着繃帶,在她下班回來的時候,坐在豪車引擎蓋的位置上,涼涼的帶着笑意看她。

溫知羽,想起訴我啊? 他輕飄飄的陰冷的說。

溫知羽頭皮發麻。心裏發冷,她知道姜澤背景強。但是沒想到能讓她連起訴他的機會都沒有。

有我證據的人多了去了,你怎麼這麼天真?溫知羽,你讓我很失望。 姜澤漫不經心的說, 這麼想看我進去受罪?

溫知羽僵硬的站在原地,也笑了一下,說: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