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人警告,我有一隻勾魂手》[活人警告,我有一隻勾魂手] - 第5章 撒尿和泥

張家大院,院中吳半仙目光凜凜從包袱中取出幾根已經發黑的喉管。

張家老太太雖然不知道吳半仙要幹嘛,但她看到這幾個喉管微微皺眉了。

這動作被心思敏銳的吳半仙窺探到了,他內心底氣便足了幾分。

喉管也就是雞喉,為什麼驅邪大多都會使用雞血?因為公雞屬陽物,

除了幾個特定的純陽之外,雞喉的陽氣都名列前茅。

當然這指的只是普通的公雞,可無半仙手中拿的可是活了十年的老公雞,陽氣直逼童子眉!

鬼、妖、精、魅、靈,一切凡屬於陰邪之物都懼怕純陽的東西,即便是修行千年的張老太婆也同樣懼怕純陽。

如果那天她真的渡劫成功另當別說。

張老太婆知道再這樣下去真被吳半仙弄出點啥,恐怕自己也不好過。

想罷張老太婆表情一怔,無風自起,不改之前的兇相,十根手指在以眼見的速度瘋狂生長,眨眼間便長到五六厘米長!

隨着張老太婆熬老一聲便撲向想要布陣的吳半仙。

吳半仙早料到張老太婆不會讓他順利布陣,隨即便抽出沾血的桃木劍迎戰!

叮叮噹噹——!

指甲與桃木劍碰撞聲不絕於耳,或許是吳半仙體能消耗過大,打鬥中明顯落了下風。

幾個回合下來便遍體鱗傷,喘着粗氣:「呼…呼…」

吳半仙抬眼望向天邊的烏雲團,又近了不少,如果再糾纏下去恐怕邪典將至自己的陣法也沒辦法布置成功,那整個村子就遭殃了!

想着吳半仙抽身向後一退,從包袱中取出黃符,可此刻的張老太婆好像看出了前者的意圖,並不給他任何翻身的機會。

乘勝追擊,利爪來回在吳半仙的身上遊走,每走一次他的皮膚都會破開一道長長的口子,鮮血止不住的向外流。

下一刻吳半仙不光體力不支,而且失血過多,神志有些不清了!

這時門外傳來張大壯的聲音:

「吳半仙,你交代的事我們已經完成了!」

張老太婆聽到門外的聲音一陣好奇,便跳上房頂向外查看,看到外面聚集了很多大姑娘小媳婦兒,不!

不是大姑娘,而是一群老娘們和一群老太婆!這是鬧哪樣?

打不過找村婦罵街嗎?

那張老太婆一定會輸得很慘!

院外的老娘們們也隱隱約約見到了一向佝僂身子的張家老太太,此刻一躍跳上房頂!着實嚇壞了,紛紛挽着自家的老爺們。

沒老爺們的寡婦們挽着別人家的老爺們,被挽胳膊的幾個糙老爺們心裏那個美,也不怕房頂上的妖怪了,只顧着胳膊蹭來蹭去…

「哎喲,你們看房頂上,那不是張家老太太嗎?昨天還好好的,今天怎麼就撞邪了呢?」

「是啊,剛才我還聽說把張老爺子的臉皮都啃沒了,哎呀媽呀嚇死我了!」

「張大壯,這大半夜的你到底要幹啥呀?這都要嚇死人了,還讓我們帶個盆!」

張大壯也有點尷尬,現在說錯一句話,還不得被這群老娘們唾沫星子給淹死!

結結巴巴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人群中有個急性子急赤白臉的衝到張大壯麵前問:

「喂,張大壯你到底要幹啥趕緊說,三更半夜讓我們來看你奶奶撞鬼啊?」

話說的有點糙,張大壯聽了差點和他打起來,隨即被村長喝止了。

然後張大壯靈機一動想到了什麼,嘴角露出一抹奸笑,擺擺手叫來那個急性子。

急性子急赤白臉的說著:

「咋的,要干一仗啊?隨時奉陪!」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