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人警告,我有一隻勾魂手》[活人警告,我有一隻勾魂手] - 第1章 吃人臉

午夜。

深山老村。

莽子溝,張家大院此刻正人頭攢動。

可不是什麼喜事,而是張家老太太着了道,被邪祟上了身!

一個小時前,張老太婆突發瘋病,將陪伴自己大半輩子的張老頭的臉皮給吃了!

旋即張老太婆的孫子張大壯便找來村長幫忙,接着左鄰右舍聽到聲響全都來瞧熱鬧。

村長來後命令幾個糙漢子將張老太婆給綁了起來,實在是不綁不行!

張老太婆此刻已經瘋入膏肓,見人就咬,聞聲就罵。

村長開口:

「好端端的怎麼會突然撞了髒東西?」

張大壯撓了撓頭解釋着:

「半晚剛剛要入睡,奶奶說聽到外面有熟人喊她的名字,便出門查看。」

「誰知這一去就是兩個多小時,我出門查找最後在山腳下找到了奶奶,但她有些魂不守舍。」

「我以為奶奶累了,也沒有多想,回來不久後就聽到了爺爺的喊叫聲,當我來查看時爺爺的臉皮已經沒了大半!」

「而奶奶此刻嘴裏正叼着爺爺的半張臉皮!」

這等稀罕事兒別說是見了,光是聽都夠讓人發怵的。

村長面色凝重:

「張大壯,快去尋吳半仙兒!」

吳半仙是村子裏唯一的看事兒先生,聽說是龍虎山正宗,說莽子溝的風水好便留在此地修行。

要說本事嗎,找他推卦算命的人還真不少,孩子半夜不睡覺,

誰家裡牛丟了,誰家丈夫夜不歸宿,賭牌老輸錢等等…

他全都能算,只有想不到,沒有算不來,至於準不準那就要問當事人了。

張大壯應了一聲便在20分鐘內將吳半仙兒找來。

剛進一宅子一股夾帶着落葉的陰風便撲面而來,寒氣逼人。

要說七月的天哪曾有過這般寒冷。

吳半仙裹緊道袍便連連嘆氣:

「張大壯,快快尋來高桌!我要起壇作法!」

張大壯得令找來家中唯一的一張木桌,但高度僅有一米左右。

張大壯心急如焚:

「吳半仙兒,家中只有這一張桌子,可能用?」

吳半仙皺眉:

「是福不是禍!張大壯你可還是童子?」

張大壯一挑眉:

「吳半仙你忘了,我結婚有些個年頭了,在一個風雨交加的夜晚…」

「行了,不用再說了!」吳半仙轉過身朝着圍觀群眾喊:「在場的男人里可還有童子?」

半晌無人回應,吳半仙看着牆頭上一個還算青澀的孩童問道:

「娃子,你多大了?可還是童子?」

青澀孩童一怔回道:

「回吳半仙,在一個風雨交加的夜晚…」

吳半仙擺擺手,示意不要再說了:

「難道真的是劫數?」

村長這時突然想到些什麼問:

「吳半仙,你乃是修道人士不得近女色,難道不算童子嗎?」

吳半仙聽言長嘆一聲:

「在我未出道之前一個風雨交加的夜晚…」

不等吳半仙把話說完,眾人一下子便笑了,都怪這個風雨交加的夜晚。

吳半仙思忖片刻開口:

「看來只能拼一拼了!」

說罷吳半仙將後背的桃木劍抽出,朝着屋內喊道:

「裏面的妖孽聽着,我乃龍虎山正宗,要想活命速速離開!莫要我動手打的你身消道散!」

等了數秒屋內傳來一聲凄厲的喊叫,如同一隻發了情的野貓,聽的人撕心又裂肺。

「熬…!」

吳半仙微微一怔: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