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然天成:總裁的二婚新妻》[婚然天成:總裁的二婚新妻] - 第9章 何家可是一棵大樹

「氣死我了!言家的臉是還沒被她丟夠嗎?這不孝女是要氣死我嗎?!」

言家老宅里,言明陽看到電視上的新聞,正在客廳里發怒。

「老爺子,你可當心點可彆氣壞了身體」,落雪妍端來一杯茶,一派賢妻良母的做派。

「爸,姐也太不懂事了,自己的名聲不要也就算了,可是咱言家的臉可經不起她丟啊……」落夕月在旁邊煽風點火。

「月月,那是你姐姐,不許這樣說姐姐」。

「嗎,咱們把她當家人,她什麼時候把我們當家人了,當初死活要嫁給楚原燁,還惹爸生氣……」

自從言清卉的母親死後,落夕月就跟着母親來到了言家,或許是背負着私生女的身份,她想名正言順的要求就越迫切,急於取代言清卉的一切,只要清除了言清卉,她就是言家名正言順的大小姐了。

「你住嘴,回你屋裡去!」落雪妍說道。

落雪妍和落夕月一個唱紅臉一個唱白臉,更讓言明陽加深了對言清卉的不滿。

這也正是落雪妍所希望的,言明陽越是對言清卉不滿,她在言家的地位就越穩固。

「老爺子,你也別放在心上,月月還小不懂事」落雪妍坐在言明陽旁邊,用手撫摸着言明陽的後背說道。

「雪妍,委屈你了,卉卉太不懂事了」。言明陽拍着落雪妍的手說道。

「老爺子,你反過來想這未嘗不是一件好事」。落雪妍略帶深意的說道。

「怎麼說?」言明陽疑惑的問道。

「你看。咱們當初想讓徐子喬和卉卉接觸是為了什麼?」

「你是說……」言明陽猜測道。

「何家這棵樹可是比徐家大的多了」落雪妍笑着說。

言明陽蹙着眉頭想了一會兒,拍手叫好「還是你想的周到,只要卉卉能抓緊何瑾臣,就算是楚家撤資也不怕了,我娶到你真是這輩子的福氣了」。

「咱們也不完全是為了公司,卉卉要是嫁給何瑾臣總比徐子喬強,徐子喬被何瑾臣打成那個樣子也不敢吭聲,卉卉要是跟了他還能享福?」

落雪妍一本正經的為自己開脫,也讓言明陽心安。

「對對對」。言明陽附和道。

真是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言明陽和落雪妍的醜惡嘴臉如同一個模子里刻出來的,當年言清卉的母親段欣是愛錯了人。

當年言氏還是一個無人問津的小公司,段欣家道中落不顧他人勸阻嫁給了言明陽,用自家之前的關係,幫助打點創立言氏集團,雖然不比何氏集團,但也是小有名氣,但是段欣一過世,言明陽立馬就將自己的情人落雪妍以及私生女落夕月接近門。

段欣要是現在知道自己的丈夫為了公司利益,和小三算計自己的女兒估計死也不會瞑目。

「少爺,你回來了,何老在書房等着你」。一進家門,安南瑞就買門口等着。

何瑾臣站在門口整理了下襯衫領推開了門進去。

只見一個精神抖擻的老者站在落地窗前背對着門口,頭髮花白,穿着一身玄紫色寬鬆的絲綢睡衣。

「爺爺,我回來了」。何瑾臣笑着說道。

不管在外邊多冷漠,但是對何延源他卻沒一點脾氣,畢竟是把自己從小帶到大的親爺爺,父母過世的早,何瑾臣從就對自己的爺爺很敬重,做人的道理,經商的本事都是何延淵交給他的。

身為何氏集團的創始人,何延淵沉穩謹慎,心思縝密,長袖善舞,是商場上的極具影響力。就唯有一個缺點就是為人封建保守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