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然天成:總裁的二婚新妻》[婚然天成:總裁的二婚新妻] - 第6章 我只是想送你回家

有時候人倒霉到一定的境界的時候,真的是喝口水都會被嗆到,現在言清卉便有了這樣的體會。

最不想見到的人偏偏在你心情最差的時候出現。

言清卉抬頭,一張令她極度厭惡的男人臉撞入她的眼帘。

還真是冤家路窄,陰魂不散啊!

怎麼哪裡都能遇見這個男人。

「為什麼跟着我?」

何瑾臣好整以暇的走到言清卉的面前,語氣淡定的反問了一句。

「這條路又不是你的,我的車子走在路上,怎麼就說成了跟着你了。」

言清卉:「……」

這男人到底想怎麼樣,攪得自己的生活一塌糊塗。

自己到底是不是前世欠了他的。

「上車,我送你回去。」何瑾臣淡漠出聲。

聽到這句話,言清卉下意識的後退了一步。

上一次也是這句話,之後便是自己出軌的新聞滿天飛。

這次還是這句話,她不敢相信如果答應他了,之後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令她無法接受的事情。

言清卉下意識的拒絕。

她對眼前的這個男人一無所知,理智告訴她,這個男人很危險。

最保險的方式就是遠離他,讓他永遠消失在她的生活中。

恍惚間,在言清卉還沒有從剛剛的思緒中抽離出來,頃刻間一陣天旋地轉的,她已經被男人扛在了肩上,一把扔進了車子的后座。

之後何瑾臣上了車,淡然的吩咐道:「開車!」

言清卉憤怒的看向優雅的坐在身旁的何瑾臣,一陣咬牙切齒:「你到底想幹嘛!還嫌害我不夠嗎?你到底想我怎麼做你才可以在我的生活中永遠消失。」

這一席話一直壓抑在心裏,此刻她焦急無措,便生生的衝口而出。

何瑾臣聞言,收起嘴角的笑意,側頭認真的看着她,聲音低沉無奈:「放心,我只是想送你回家。」似乎是知道言清卉在擔心什麼,男人頓了頓才繼續說道:「我會讓南瑞在路口的地方停車。不會讓記者拍到的。」

何瑾臣在離她的家兩個街口的位置停了下來。一言不發的目送她離開。直至再也看不到她的背影這才吩咐安南瑞開車離開。

這時何瑾臣的手機震動了幾下,看了眼屏幕,他按下了接聽鍵。

還未等他開口,那人得意的聲音便傳入了耳中。

「瑾臣,人找到了,送到你那裡去?」

何瑾臣黑眸里閃過暗光,勾唇冷笑:「先不用,讓他在你那先享受幾天,幫我好好招呼他。」

「好,我知道了。」

「下午過來酒店一趟,有些事情我想跟你親自確認一下。」

何瑾臣看了眼窗外,語氣閑散,卻透着寒意:「回酒店吧!」

「總裁,不回老宅嗎?何老可等着呢!」

「回酒店。」

聽聞回答,安南瑞應聲,不再問。

跟在何瑾臣身邊多年,對於他的性子,安南瑞還是了解的。不用看臉色也知道這人不高興了,也不知道是為了剛剛那位言小姐還是何老的刻意刁難。

當言清卉再次踏入言家大宅的時候,看着這熟悉的宅院,她有一種恍如隔世的感覺。

她離開這裡已有三年了,三年來她從未再次踏足這裡。

不僅因為這裡有着母親那痛苦的回憶,還因為她不想和一個佔了母親名分的女人生活在一起,忍受他們那虛偽的嘴臉。

胡伯看了眼站在大門前愣神的言清卉,多少猜出了她心裏的想法。默默的嘆了口氣,這便是生在富貴人家的悲哀。

「大小姐,進去吧!老爺已經在客廳里等着了。」胡伯出言提醒:「大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