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然天成:總裁的二婚新妻》[婚然天成:總裁的二婚新妻] - 第5章 不知廉恥的蕩婦!

言清卉自認是一個冷靜自持,甚至帶點涼薄性情的人,但是此刻看到電話屏幕閃現的號碼,她的心裏竄起一股無名火。

這個電話號碼第一次出現在她的手機里,卻已經成功的讓她恨得牙痒痒。

現在這一切都與電話那頭的男人脫不了干係。

自從遇見他,她的生活在短短兩天里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落得一個名聲狼藉。

按下接聽鍵,言清卉深知自己是花了多大的力氣才壓抑住心裏那想殺人的衝動。

「你打來幹什麼?難道還沒有看到新聞嗎?」

話語出口,已經不自覺的含了怒意還有委屈。

電話那頭男人似乎對她那不善的語氣沒有半分感知,語氣還是一如既往的平淡,但帶了幾分認真和不容抗拒。

「現在有時間嗎?出來見一面?」

聽到這句話,言清卉氣的發抖,這個男人是不是還嫌事情鬧的不夠大,想要火上澆油。

「你是不是有病,你是不是認為害的我還不夠慘?」言清卉握緊了手機。咬牙切齒的吼道:「別再打電話給我,此刻開始我們沒有任何關係。」

對着電話一頓亂吼之後,言清卉直接了當的掛斷了電話,沒有再給男人出聲的機會。

頹廢的將電話扔到了沙發上,言清卉果斷的選擇關機。

現在她的心亂的很,她想一個人好好靜一靜,不然她會發瘋的。

與世隔絕的生活總是會讓人忘了時間的流逝,言清卉已經窩在家裡一個星期了,這一個星期她幾乎切斷了和外界的所有聯繫。

除了和陳如風有過幾次的電話溝通外,她都是我在這個小空間里,放空自己,試圖慢慢讓自己釋懷。

即使這樣的效果可能被不好,但是多少能讓她的心平靜下來。

言清卉坐在梳妝台前認真的打理着自己,她今天希望能以最好的狀態去見她。

看了眼桌前的枱曆,她朝鏡子里的自己淡淡一笑,轉身離開房間,出了門。

一個小時後,言清卉來到了墓園,現在這個時間段這裡空無一人,很安靜。

今天並不是祭拜的日子,所以墓園透着幾分寂靜蕭條。

言清卉將手中的茉莉花放在了墓碑前,纖細的手指撫過墓碑上那張黑白照片,聲音輕柔:「媽媽,卉卉來看您了。」

看着照片里眉目含笑,溫婉親善的母親,言清卉感覺很多話都如鯁在喉,其實母親早就料想到她與楚原燁是今天的這個結局的吧!

所以才會對她的婚事一再阻難,其實都是自己傻,被所謂的愛情蒙蔽了眼睛。

其實當母親離世的那一刻開始,他和楚原燁就註定不會幸福,即使沒有那人的再次出現,這段婚姻遲早都是要離婚收場的。

再次出口的聲音里已經帶了哽咽,她的眼眸里泛起水霧:「媽媽,對不起,是女兒錯了,當時我就應該聽你的,放棄這本就是一場錯誤的愛情。現在我已經和他離婚了,我會努力的重新振作,開始新的生活,您可要在天上好好看着,看着您的女兒幸福的生活。」

言清卉擦乾了眼淚,朝照片輕掀嘴角,綻放出一個燦爛的笑容。

走出墓園,側目間,一臉熟悉的轎車映入了她的眼帘。

言清卉並未想到在這裡會遇見楚原燁。

一時腳下像生了根一樣,怎樣都無法挪動半分。

她死死的看着迎面走來的男人,心裏被苦澀填滿。

她料想到他今天來這裡是為了祭拜誰,但她卻想下意識的阻止。

在她看來他已經沒有這個資格。

男人信步在言清卉的身邊經過,冷漠的沒有給她一個眼神。

她轉身,看着男人英挺的背影,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楚原燁,你給我站住!」

「怎麼?言小姐你有話要說?」男人轉身,走到離她的三步之外的地方停了下來,黑眸里簇着寒冰,聲音里滿滿的嘲諷。

瞥了一眼男人手裡那束白色的茉莉花,言清卉皺眉,冷漠的道:「楚原燁你何必再假惺惺呢,以我們現在的關係完全沒有必要了。」

之前的每一年的今天,她都想盡辦法想要他陪她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