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然天成:總裁的二婚新妻》[婚然天成:總裁的二婚新妻] - 第4章 聲名狼藉

何瑾臣將車子停在言清卉的那棟小洋房門前的時候,才發現她的家離名爵不遠,不過是一個街口轉角的距離。

迎上男人關切的目光,言清卉匆匆的「哦!」了一聲便飛奔下車,她現在只想趕快結束這尷尬的處境。

卻在轉身下次的瞬間錯過了男人黑眸里一閃而過的笑意。

待正在送走了何瑾臣,言清卉才正在的鬆了一口氣。

看着手中男人離開的時候塞給她的紙條,上面寫着那人的名字和電話。

言清卉這才驚覺,他們直至現在為止還沒有相互介紹,如果不是因為他的這張紙條,她甚至還不知道這個突然出現在她生命中的男人到底是誰。

言清卉將紙條收好,這才進了門。

當關門聲響起之後,小洋房外的花圃處一個黑影閃過,抬頭看了眼那二樓的房間,勾唇一個冷笑,神色得意陰冷。

片刻之後,男人在再次將視線轉向他手裡的相機,穩穩的護在懷裡,快速的消失在街道的盡頭。

「照片拍到了嗎?」一席長裙的女人優雅的坐在咖啡廳的小包廂里,而她對面坐着的男人怎一臉的討好笑容。殷勤的將一個文件袋遞了過去。

「范小姐,我做事,你放心,都拍好了。」

端坐在對面的女人低眉的接過來男人遞來的文件袋,看了裏面招的一沓照片,滿意的勾了勾唇:「拍的不錯,你辛苦了。」女人在那一沓照片了抽出了幾張,重新遞了過去:「將這幾張照片分別寄給渝城的各大報社,我相信你會大賺一筆,明白要怎麼做了嗎?」

女人優雅的攪動着杯中冒着熱氣的咖啡,那水眸里透着狠毒。

所謂收人錢財替人消災,男人一口答應下來,「明白,明白!范小姐放心。」

「嗯!沒有你的事了,你走吧!」

「好的,那我就先告辭了。」男人狗腿的玩着身板,堆着笑離開了咖啡廳。

待男人離開,坐在位置上的女人這才再次打開文件袋,細細的看着裏面的每一張照片,神色諷刺:「言清卉這都是你自找的,身敗名裂了也不能怪我了,誰讓你這般的不安分呢。」

看了眼旁邊閃動的手機屏幕,上面顯示的名字她再熟悉不過,那是她的心系之人。

「喂!原燁……」

聲音纖柔帶着幾分膽怯,還夾雜着哭腔,頓時讓電話那頭的楚原燁心下一緊,心裏最柔軟的地方被深深觸動,致使出口的詢問都越加的小心。

「雲汐……我知道你回國了,能出來見一面嗎?」

「還是不要了,我不想卉卉誤會……」

電話那頭隱隱的抽泣,讓楚原燁不假思索的衝口而出:「雲汐,你別再躲我了,我和她已經離婚了。」

楚原燁聲音輕緩堅定:「所以,我們可以重新在一起了。」

電話掛斷,范雲汐勾唇一笑,高傲的離開了咖啡廳。

「恆少,你看這是不是瑾少?」打掃包廂的小沐將照片遞了過去。謹慎的向風啟恆確認。

「這照片小沐你是怎麼得來的?」風啟恆看着照片里熟悉的背影,劍眉緊蹙,聲音都帶了幾分銳利。

「是我剛剛收拾包廂的時候在地上撿到的。」小沐緊張的應道。

「剛剛包廂裏面的都是些什麼人?」風啟恆挑眉,聲音已經比之前還冷了幾度。

「是一個衣着光鮮的女人和一個拿着相機,帶着口罩的男人。」

風啟恆看了眼照片,照片里的這一幕他也親眼所見,是何瑾臣將人扛上車帶走的那一幕。這樣的角度顯然藏好了地方,伺機拍下的。

此刻看着這照片。風啟恆一陣頭痛,何瑾臣這傢伙怎麼這麼不小心呢!

風啟恆黑眸微眯,「這件事我會處理,下去忙吧!」

回到洋房的言清卉簡單的收拾了一下,便癱在床上倒頭就睡,今天發生了太多的事情,不管是身體還是心裏都已經被完全透支了。

她現在只想好好睡一覺,管它明天天是不是要塌下來。

隔天一早,言清卉是被一陣急促的門鈴聲吵醒的。

看了看牆上的吊鐘,早上九點,原來太陽已經曬屁股了。

自己這一覺竟一睡就睡了十幾個小時?

胡亂的攏了攏凌亂的長髮,言清卉迷迷糊糊的走到客廳開門。

看着門外站着的陳如風,言清卉微微一愣之後,很自覺的側身讓開,讓陳如風進來。

匆匆忙忙的給陳如風倒了杯水,言清卉立馬衝進了房間,洗漱了一下,換了一身衣服才再次出了客廳。

「如風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