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然天成:總裁的二婚新妻》[婚然天成:總裁的二婚新妻] - 第3章 你這是綁架!

言清卉神情有些恍惚,耳邊一陣風聲掠過,一輛火紅的轎車在她身邊駛過,之後便在幾十米外的地方停了下來。

看着那相似的紅色轎車,言清卉有那麼一刻曾傻傻的認為是楚原燁回頭找她,但看清之後才發現不是。

從車裡下來的是另外一個人,一個對她來說完全陌生卻一夜之間關係匪淺的男人。

言清卉看着男人一步步向她走來,下意識的輕蹙了一下眉頭,之後身體本能的轉身離開。

言清卉心裏清楚,這個男人相較於楚原燁,他更加的危險。

有些錯誤犯一次就夠了,她也絕不允許自己在錯下去。

她轉身疾步向前走,垂着頭,極力的想忽略那已然走進的腳步聲。

身旁一陣微風吹過,之後言清卉意外的撞進一個溫暖堅實的懷抱。

幕然抬頭,引入眼帘的便是一張俊逸邪魅。顛倒眾生的俊顏,熟悉的眉眼,讓她有那麼一刻的晃神。

何瑾臣佇立在言清卉的面前。深邃的黑眸與言清卉無言對視,神色深邃難懂。

如此近的距離,男人鼻息間溫熱的氣息輕拂過她的臉頰,突然間氣氛曖昧的很。

言清卉握了握拳,抬腳向後退去,離開男人的懷抱。

卻不想因為急切,反而腳下一個沒站穩,腳下高跟鞋一崴腳,整個人堪堪的向後摔去。

危急時刻,何瑾臣投手環住了言清卉的腰身,微微一使力,再次將人禁錮在懷裡。

低沉惑人的聲音響起:「這算不算是投懷送抱、欲擒故縱?」

聽到男人這樣的調侃,言清卉原本的那一點感激之情此刻煙消雲散,一直被她壓抑的怒氣頃刻間被點燃。

言清卉抬眸,水眸含着怒火,嘴角輕勾:「這位先生,你還真是自信,不過很抱歉,我很負責任的告訴你,你還是別自作多情了。」

不過是意外的一夜荒唐,言清卉從來沒有想過要和他多做糾纏。

何瑾臣笑了,將她的纖腰攬的更緊,俯身貼耳的清冷出聲:「你這是要始亂終棄?」

言清卉對於男人的無賴行為很是無語。

「你這人怎麼這樣!」

「那樣?」何瑾臣挑了挑眉,眉眼含笑,顯然很期待她的答案。

「死纏爛打,不知所謂!」言清卉這幾個字幾乎是喊出來的。

這個男人的不要臉簡直就是挑戰了她的忍耐極限。

「那就是說你現在睡了我,想不負責任?」

「你這個無賴,我還沒有讓你負責任,你還好意思讓我負責任?」

言清卉覺得自己真的很倒霉,怎麼第一次無緣無故的就給這白痴的男人。」

對着他,言清卉一陣頭痛。

多說無益,言清卉選擇直接走人。

她一腳踩在男人的皮鞋上,之後如願的離開了他的懷抱。

只是在她轉過身的那一刻,言清卉感覺眼前一陣天旋地轉的。等反應過來的時候她已被何瑾臣整個抗了起來。

又是一陣天旋地轉,在回神時自己已在男人的車上,窗外的景色在飛速掠過。

直到此時此刻言清卉都不知道他到底要做什麼。

看着男人的側顏,言清卉一陣氣悶。

「混蛋,你這是綁架!」

「你這個無賴,你到底要帶我去哪裡?給我停車。」

「帶你去個地方,別吵。」

「哎!你這男人真是……」

「知道你心情不好,帶你去散散心。」何瑾臣聲音輕淡的打斷了言清卉即將出口的低咒,側頭含笑看向坐在副駕駛位置上的她。

一時間他沒有了開始的清冷倨傲,嘴角勾起的笑容讓好奇側首看過了的言清卉微微一愣。

之後車裡是長久的沉默。

言清卉心裏一陣捉狂,這邀請人的方式還這是粗暴!

車子行駛了一個小時之後,慢慢的離開了市區,來到了一片開闊的郊外,空氣中都是清新的泥土的味道而不遠處,一棟小別墅佇立在這寬闊的綠地中,而別墅的周圍的一大片的空地上都種着葡萄。

此刻言清卉才驚覺,自己來到了一個葡萄園。

言清卉側頭看了眼勾唇含笑的何瑾臣,聲音里都透着驚喜:「你說要帶我來的便是這裡?」

何瑾臣含笑點頭,下車,紳士的為言清卉開了車門。

下車後,沒走幾步,兩人便置身於一大片的廣闊的葡萄園中,葡萄甜膩的氣味傳入她的鼻息間,好聞的很。

言清卉閉眼仰頭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讓這自然的氣息沖淡了她心裏的苦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