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然天成:總裁的二婚新妻》[婚然天成:總裁的二婚新妻] - 第2章 醉酒的後果?

第二天早上。

言清卉是被一陣手機鈴聲吵醒的。

緩緩睜開眼睛,頭部一陣陣劇烈的疼痛讓她輕蹙了秀眉,驚覺自己一絲不苟的躺在床上,陌生的環境還有昨晚暈倒前看到的神秘男人,這一切都讓言清卉身心俱顫,昨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她沒有任何的記憶。

正當言清卉發愣懊悔的時候,浴室的門被從裏面打來了。

一個身穿浴袍的英挺男人走了出來。

沾着水珠的黑髮隨意垂落,身上的白色浴袍簡易的被穿在身上,胸前微微敞開,露出透着古銅色的健美胸膛,性感而極具誘惑力。

看到眼前的男人,頃刻間,言清卉的小臉蒼白如紙,沒有一絲的血色。

她感覺自己的頭似乎比之前更痛了。

言清卉低頭微微掀開被子看了眼自己一絲不掛的身子,在抬頭看了男人**的上半身,心裏終於確認了她一直的猜想,突然她死的心都有了。

想到此刻的自己,言清卉心裏一陣無力,心裏卻浮現了一個荒唐的想法:這算不算是對楚原燁的一種報復?

晃神之際,一個清冷邪魅的聲音傳入耳中。

「昨晚休息的好嗎?」

言清卉現在簡直想要捉狂,這個男人簡直無恥。

現在這樣的情形他還好意思問,言清卉狠狠的瞪了男人一眼,聲音冰冷徹骨。

「麻煩出去,我要換衣服。」

似乎是沒有想到會面對這樣的冷遇,男人挑眉,黑眸里藏了幾分冷意:「酒醒了就翻臉不認人了?」

男人看了眼她下意識握緊被子的手,嘴角勾起一抹輕笑,又側首看了眼地上已然因為嘔吐物而無法再穿的長裙,在看向她此刻蒼白的小臉,最終貼心的將沙發上的購物袋放到了床邊,言清卉可以拿的到的位置。

「穿這個吧!你昨晚那一身已經不能穿了。」

看着眼前的白色購物袋,言清卉小臉神色幾經變換,最終她垂目,終是沒有拒絕男人的好意。

只是看到裏面的衣服,目色一深,今年香奈兒的最新定製款,現今還沒有在市面上銷售的高定款。

她遇到的到底是何方神聖啊!言清卉一陣哀怨,以後她都不敢晚上喝個爛醉了。

心急火燎的裹着被子向浴室走去,言清卉從未想過自己會如此的狼狽。

還是在一個陌生男人面前。

何瑾臣看了眼那似落荒而逃的背影,嘴角不自覺的勾起一抹清淡的微笑。

抬手看了眼時間,它踱步離開了房間。

當言清卉從浴室里出來的時候。房間裏面已經沒有了男人的身影。

回想起男人剛剛的話,言清卉握緊了雙拳。

心裏泛起一陣難掩的苦澀。

還沒有來的及平復心裏翻騰的情緒,她的電話卻在這個時候響了起來。

從包里拿出手機,入目是一個她再熟悉不過的號碼。

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言清卉接通了電話。

「喂,有什麼事嗎?」

「今天下午三點我在民政局等你,我們把手續辦了吧。」

電話那頭的聲音一如既往的不帶半點感情,一句話之後,電話便掛斷了。

昨晚她當眾提出離婚,就料到是這樣的結果。

對於楚原燁辦事效率她一向很有自信。

果然,這電話如她所料的來了。

言清卉重新整理了一下自己,揚唇一笑:「終於要夢醒了。」

真好。

言清卉不知道她此刻的笑容是多麼的牽強。

她撇了眼茶几上男人留下的紙條,搖了搖頭,轉身離開了房間。

她與那個男人應該不會再有交集了。

一夜荒唐而已,就算自己的一次放縱吧!

當何瑾臣再次回到房間的時候,早已沒有了言清卉的影子。

步入房間,男人黑眸微眯,折射出絲絲危險的光芒。

「才離開一會,就敢跑了?」

男人將早餐放在了茶几上,輕輕掃了一眼茶几上的玻璃花瓶,嘴角勾起一抹邪笑。

看了眼被他握在手心的戒指,何瑾臣撥通了方啟恆的電話。

「啟恆,我回國了,出來喝杯東西,有事找你。」

「瑾少,你回國了,怎麼沒有人通知我。」

「我是秘密回國的,老爺子還不知道。你不許給我聲張,聽到了嗎?」何瑾臣壓低了聲音,顯然對電話那頭咋呼咋呼的男人頗為不滿。

「一定保密,一定保密。」

何瑾臣挑眉,說道:「下午三點在君爵等我。」

收了手機,何瑾臣將戒指收入口袋,離開了房間。

門外,酒店的張經理已經恭敬的站在了一旁,眼見何瑾臣出來,立馬迎了上去。

「大少爺,視像會議已經開始,麻煩您移步頂層。」

何瑾臣淡淡點頭,向電梯處走去。

走到一半,他腳下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