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然天成:總裁的二婚新妻》[婚然天成:總裁的二婚新妻] - 第10章 你來幹什麼

聽到開門聲的言清卉以為是陳如風沒有走,又折回來嘮叨,便頭也沒有抬的說道:「你怎麼又回來了,不是說了我頭暈想要再睡會兒嗎?」

「睡了這麼久還能睡得着嗎?」一個男人富有磁性的聲音在言清卉耳邊響起。

這個男人把手支在床邊,附身靠近言清卉說道。迷人的嗓音彷彿是有一種魔力,這個男人真是長的好看連聲音都這麼迷人。

言清卉聽到這個聲音猛的從床上彈起,一坐起來何瑾臣那張精緻的臉就放大在她的眼前,言清卉反射性的用被子捂着胸口。

何瑾臣從何家老宅出來本來是要去公司的,但又估摸着這時候言清卉應該是醒了,就又調轉方向,來了克里斯汀。

「你來幹什麼,你怎麼整天陰魂不散的?」言清卉對何瑾臣還沒有完全放下戒備心,畢竟他的為人言清卉還是不太清楚,而且言清卉有點怕他。

畢竟他力氣那麼大……把自己扛起來扔車裡就扛了兩次。

「言小姐,這是何氏集團名下的酒店,我來這裡你有什麼意見嗎」何瑾臣把手從床邊移了過來揣進兜里,很是得意的說。

「可是你……」

「可是什麼?不要忘了昨晚是我把你從酒吧救出來的,要不是我你現在躺的就是別人的床了」。何瑾臣一副居高臨下的表情。

他向來都是這樣,作為何氏集團的總裁,他管理着底下的數萬名員工,總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

「還有,你遮什麼遮,我又不是沒見過……」何瑾臣說完這句話還故意看了一眼言清卉的胸部。

言清卉雖是結過婚的女人,可是聽到何瑾臣說出來這樣的話,還是立馬臉就紅了,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你流氓!」言清卉杏眼怒瞪,氣急敗壞的指着何瑾臣喊到。自己好歹也是言家大小姐,就這樣被一個男人調戲了。

何瑾臣對於言清卉害羞的表情很是受用,戲謔的看着她因為發怒而漲紅的小臉。他發現自己對這個女人真是越來越感興趣了。

看到枕頭旁邊言清卉的手機,何瑾臣一把就拿了過來拔了自己的號碼,動作乾脆利索。

「你拿我手機幹什麼,還給我!」言清卉對眼前這個男人越來越不解,不知道他拿自己的手機幹什麼,但看樣子不像是什麼好事,反正自從遇見了何瑾臣後,言清卉就沒發生過什麼好事,言清卉站起來伸手就要搶手機。

何瑾臣看了眼自己手機屏幕上顯示的言清卉的手機號,就隨手把言清卉的手機扔到了床上。

「記好我的電話號碼,再去喝酒記得給我打電話,我可不想我睡過得女人被被人再睡第二次」。

何瑾臣說完頭也沒回的走了。看似提醒的一句話卻沒有一點商量的語氣,怎麼聽都像是一條命令。

言清卉快要被這個男人氣瘋了,他是嫌自己被他連累的不夠慘嗎?留了手機號幹什麼,以後還要接着禍害嗎?

一想到這,言清卉就拿起了手機,撥了一個號碼,「你過來接我吧」!

十分鐘後,陳如風開着車子來到了克里斯汀酒店,言清卉看到陳如風就上了車,「快走快走,一秒鐘都不想在這是非之地呆了」。

陳如風笑了笑沒說話,轉過身給言清卉系好安全帶,然後發動了車子。「你想去哪?」

「隨便,要不先去你那,你儘快給我找套房子,我現在連個住的地方都沒有。」言清卉突然意識到,離了婚自己還真是連個落腳的地方都沒有。

言家是回不去了,當初自己要死要活要嫁給楚原燁,現在又離了婚,沒臉回去更不想不想回去,一想到落雪妍母女那副虛偽外表下醜惡心以及自己毫無感情只認利益的所謂的父親,言清卉就一陣心塞。

克里斯汀更不是能長住的地方,一想到何瑾臣葫蘆里不知道買的什麼葯,言清卉就覺得害怕,自從那兩則新聞被爆出來後,她**的名聲就傳遍了渝城,臭的不行。

她可不想再和何瑾臣扯上任何的關係,像何瑾臣這樣的富家子弟她見的也不少,雖然何瑾臣身上沒有那股紈絝氣息,但天下烏鴉一般黑,言清卉還是對何瑾臣有些隔閡。

一想到這,言清卉就頭疼,最近的事一出接着一出,她快要承受不住了,言清卉把車窗打開用手按着太陽穴閉着眼睛吹風。

「卉卉……」陳如風思索了好大一會兒還是開了口。「嗯?」言清卉沒有睜眼還是繼續揉着太陽穴輕聲應道。

「你真的不打算追究了嗎?如果通過法律程序解決這件事,我們有九成的把握能勝訴」。陳如風還是說了出來。

作為言清卉的青梅竹馬,從小和她一塊長大,言清卉的性子他最了解,言清卉是個重情的人,當年不顧家人反對,冒着和自己父親決裂的危險硬是要嫁給楚原燁,死心塌地的愛着他。

言清卉也是個要強的人,剛被自己的愛人拋棄,就又被誣陷還上了新聞,弄的滿城皆知,聲名狼藉。

可是這些她都沒有提及,只是自己在默默的承受這一切。陳如風越想越覺得自責,當初要不是自己把楚原燁介紹給言清卉,也許這一切都不會發生,言清卉也不會受到這麼大的傷害。

可能是出於對言清卉的保護和自己的愧疚心,陳如風始終都想抓出那個罪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