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然天成:總裁的二婚新妻》[婚然天成:總裁的二婚新妻] - 第1章 我們好聚好散吧!

楚家。

今天的楚家可謂熱鬧非凡,楚家老爺子的七十大壽,楚家的不管是表親還是疏離的遠房親戚都專程趕到渝城為老爺子祝壽,也好沾沾這楚家的光。不管心裏打着怎樣的算盤,此刻的楚家當真笑聲滿堂。

當然還有渝城的各界名流,能受到楚家老爺子邀請的人,皆是渝城新貴,年輕有為的才俊名媛,杯影交錯間,具是客氣獻媚的恭維。

楚老爺子今天似乎很有精神,一直到宴會快結束時,臉上還滿是笑意,想來是因為老人家許久沒有見過這般熱鬧的場面了。

宴會在一片祝賀聲中接近尾聲。聲音響徹這個大廳。老爺子紅光滿面的接受着大家的恭賀,原本犀利如鷹的眼眸也因為笑意而柔和下來。

看着滿臉笑意的楚君易,言清卉神色複雜,垂落在兩側的雙手緊握成拳,深深的呼了一口氣,清冷的聲音響起,生生的切斷了大廳的暖意:「爺爺,抱歉,打斷一下,我想要當眾宣布一件事情。」

老爺子沒有因為她的無理打斷而又半分的怒意,反而寵溺一笑道:「卉卉,你說。」

全場都因為老爺子的話而安靜下來,齊齊將視線轉向一身白色蕾絲長裙傲然站立的言清卉。

今天的言清卉一身白色長裙,優雅端莊卻又清麗脫俗,嬌俏的容顏美得讓人嫉妒。

當楚原燁今天第一眼看到她身穿這套長裙向他緩緩走來的時候,竟讓他感覺又好像回到了三年前的婚禮之上一樣,當時她也是這樣向她走來,一臉的甜蜜,將自己交給他。

只是此刻當她側首再次迎上她的目光的時候,楚原燁心裏莫名的緊張,他發現他似乎即將要失去一樣極其重要的東西。

他看到言清卉水眸里的決然和清冷,他在她的眼裡似乎再也看不到當初那執着的迷戀。

只剩下清冷,沒有半點他的影子,半分往日的溫情。

此刻大廳里很靜,所有目光都凝聚在她的身上。

言清卉勾起一笑,淡然卻清冷,環視了一周,起唇:「今天我在這裡宣布,我言清卉將和楚原燁離婚。」

聲音微微一頓,言清卉完全無視身側男人已然黑下來的臉,她向人群中的何慕昇,點了點頭。才繼續說道:「離婚協議書我已經簽了,之後的相關事宜我將轉交陳律師處理。」

聲音一落,在場的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氣。誰都沒有緩過神來。

此刻安靜的可怕。

楚原燁憤怒的看着眼前一臉淡然的言清卉。

這個女人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

他們的婚姻什麼時候由她說結束就結束的。

楚原燁憤怒的一把拽住了她的手腕,黑眸里是將她生吞活剝的毀天怒氣。

「言清卉,你知道你自己在說什麼嗎?你發什麼瘋?」

她完全無視楚原燁的怒氣,淡淡一笑。清冷的不帶半分感情。

「楚原燁,我沒有發瘋,此刻我清醒的很,比三年里的任何時候都要清醒。」

楚原燁死死的盯着她,一肚子怒火在看到她那含笑卻清冷的水眸時,即將出口的話此刻被生生的卡在了喉嚨里,說不出半句反駁的話。

言清卉看了眼自己被握得發紅的手腕。無所謂的笑了笑。

「楚原燁,這樣有名無實的婚姻,過了三年,我受夠了,想來你也是吧?」

「我們好聚好散吧!」

握着她手腕的手掌力道又重了幾分,言清卉微微皺眉。

眼見男人的臉色越來越黑,可她卻沒有要住口的意思。

臉都撕破了,她就要在今天將話都說清楚。

「三年了,不管我怎麼努力都進不到你的心裏,我累了,就這樣結束了對你對我也未嘗不是一種解脫。」

「當年的確是我過於自信了,以為時間長了,你總會發現我的好,慢慢的愛上我,但我卻沒有想到你的心早就有了其他人,怎麼可能容我進駐。」

「一直的痴心妄想,現在也該夢醒了。」

「所以,原燁我們好聚好散,離婚吧!」

似乎是用盡了所有的力氣,說完了這些話之後言清卉掙脫了他的牽制,自嘲一笑,轉身向大門口走去。

一切都說清楚了,她是時候離開了。

不理會眾人各式的目光,或驚訝、或竊喜、或嘲弄,都與她無關了。

「言清卉!你給我站住!」

看着慢慢遠去的纖弱背影,楚原燁下意識的喊出了聲。

「三年前,是你說要結婚,三年後還是你說的要離婚,你當我楚原燁是什麼人,是你隨隨便便可以揮之則來揮之則去的嗎?」

楚原燁一步一步的走到她的身後三步之外的位置,狠狠的看着她的背影。

說出的話字字珠璣,落在言清卉的心裏卻苦澀難當。

「離婚協議我是不會簽的,你死了這條心吧!」

清冷陰寒的語氣,決絕的沒有半分迴旋的餘地。

只是他的決絕,只能讓她的心更冷。

言清卉神色寡淡,回身含笑的看向那個她愛了五年的男人,甚至是現在還是愛着的人,心情無比複雜:「如果我說她回國了,還來了渝城,你還會不願意離婚嗎?」

「什麼?你說她回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