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情脈脈,霸道前妻不好惹》[婚情脈脈,霸道前妻不好惹] - 第五章 婚禮糗事

  雲安澤站在台上迎接新娘的到來,人群響起經久不息的掌聲,而洛秋水終於將手放在愛人手中,臉上掛着幸福的笑。

  她安靜地站在台上,看着台下的來賓,每個人都微笑着看着自己,一時間,她覺得,她是被世人祝福的。

  司儀很是專業,場面也很熱鬧,如果不回頭看到場面的奢華,如果不是在來賓中看到了商界大佬,她還一度以為,這就是她平平淡淡的一場婚禮。

  簡單最為真,正是因為極盡奢華,才讓她更覺得虛無縹緲了。

  「現在,請新郎新娘交換戒指。」司儀的話將她從思緒里拉回來,戒指?這一秒之前,她都還不知道自己的結婚戒指長什麼樣呢。

  花童從兩側走上來,拎着兩個精緻的花籃,花叢中放着一個金色的小盒子,裏面想必就是放着戒指了。

  小小花童還不懂事,將籃子放下便跑了,伴郎伴娘趕緊上台救場。

  洛秋水怔在原地,雲安澤從伴郎手中接過戒指,小心翼翼地握起她的手,將那枚鴿子蛋般的鑽戒安穩地戴在她的無名指上。

  輪到新娘,她卻還在發獃,看着一旁的伴郎,苦惱地皺眉。

  伴娘趕緊示意,將戒指塞到了洛秋水的手裡,雲安澤配合地伸出手,她也將戒指緩緩地套在了他修長的無名指上,儀式到這裡,也算是暫時結束了。

  而洛秋水的父母卻似乎並不是很在意婚禮的進度,只是暗自在別墅中閑逛着,一邊感嘆着有錢人家的奢華生活,一邊心裏琢磨着什麼。

  他們本來隨着保姆車到達婚禮草坪處,看了看現場的布置,看到一個管家模樣的人就抓着不放,非得詢問這場婚禮花了多少錢。

  管家也為難,想着對方怎麼說也是新娘的父母,不好直接拒絕,但也不能隨便泄露信息,就這樣一直僵持着。

  「親家母,這是怎麼了?」正當雙方快急眼之際,一個打扮貴氣的婦人出現了,她脖子上戴着一塊翡翠項鏈,雖然衣着簡單精緻不算奢華,渾身上下卻都散發著高貴氣息。

  想必這就是雲安澤的母親了。

  「喲,親家母,你們這管家不行啊,對我們娘家人這麼沒有禮貌!」繼母看見來人,便更起勁了。管家則彎腰行禮,在一旁面露無奈地看着雲母。

  「行了,去忙你的吧,這裡有我。」雲母打發走了管家,臉上掛着禮貌的微笑,眉眼間卻有了些不悅,「有什麼事的話可以跟我說。」

  洛母並沒有察覺到她的不悅,還趾高氣揚地說著:「我不過想知道這場婚禮花了多少錢,我們家就這麼一個女兒,可不能虧待了她。」

  「來人,去把清單拿過來。」雲母對身旁的人說了句,便站在原地打量着洛父洛母。

  「一副市儈氣息,這樣的人,能教育出什麼樣的好女兒。」她心中暗自憤憤道,無奈這是兒子決定的,九頭牛都拉不回來,也只能將這不悅一股腦兒全怪在兒子的擇偶能力上。

  「夫人。」下人很快就回來,手中拿着一份文件,恭敬地交給了雲母。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