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情告急:總裁前夫別亂來》[婚情告急:總裁前夫別亂來] - 第5章 少了男人就會死

北城今年的冬天似是比往年要來的早了一些。

林清然從公司回來,下車回到屋內的一小段路程內,黑色的西裝外套上都積了些許的雪花。

「三小姐,姑爺今天回來了,現在在書房。」

一直照顧她的王媽拿着一塊毛巾走過來,給她擦拭着身上的雪花。

林清然聽言,拍衣服的手頓了一下,以往人影都看不到一個的丈夫突然回來,讓她總覺得有那麼幾分不安。

「嗯,我知道了。晚餐準備好了嗎?」

王媽搖頭,觀察着她的表情,輕聲說道。

「老爺那邊打電話來說,說林小若回來了,讓回去那邊吃飯。」

林小若回來了,這五個字讓林清然的耳朵有那麼一瞬間的耳鳴,她的名字傳入她的耳中,異常的清晰又讓人頭疼。

在北城,誰不知道「豪庭」集團有個捧在心尖上的青梅竹馬。

但凡長相和她有幾分相似的人,在「豪庭」都能得到重用。

他甚至為了那青梅竹馬,不惜冷落自己的妻子三年。

而至今,少有人知道「豪庭」集團的總裁夫人,到底是什麼人。

林清然的神色凝了凝,窗外寒風襲來,她忍不住的打了一個寒顫。

她睨了一眼窗外飄着的白雪,神色清然。

寒冬來了,只是沒想到來的這麼快。

王媽有些擔憂的看着林清然,「小姐,你要是不想去,就不去了吧。」

林清然聞言,回過神來。

「沒關係,那邊畢竟是我的家,我哪裡有不回去的道理?況且我沒有必要躲着她不是嗎?許久都沒回去,父親估計也想我了。」

「小姐……」

「讓管家備車吧。」

王媽見林清然的態度堅定,臉上的表情也沒有太多的異常,暗自鬆了口氣。

「我現在就讓他們備車。」

林清然點頭,邁步上樓,回到房間內,心情才平復了許多。

她褪下身上的外套,手中的動作一凝。

只見顧墨軒冷着臉從浴室內走出來。

林清然張了張嘴巴,見他臉色冷然,尋思着他應該早就已經知道林小若回來的消息。

於是到了口中的話也就咽了下去。

她剛把外套放在床上,男人一個箭步走過來,一把抓住她的手臂。

滔天的怒氣傳來。

「你就那麼不要臉嗎?」

他忽而開口,語氣冰冷刺骨,看着她的眼神也是陰沉的冷厲。

他的目光準確無誤捕捉到她脖子上的紅斑上,輕蹙眉頭,倒也明白他為什麼這麼生氣。

這是之前處理公關事件的時候,被某個小生的瘋狂粉絲給弄的,現在已經好了許多,只留下很小的一片紅。

「今天這樣的日子,我不要和你吵架。」

她知道在顧墨軒的眼中,不管她是什麼模樣,都不是他所喜歡的樣子,所以過多的解釋似乎也顯得很無力且蒼白,還是什麼都不要說的好。

她轉身就要走到浴室內,卻被男人猛的一把拽過來,直接摔到床上。

突如其來的力道讓林清然被嚇到,臉色蒼白的看着覆在他身上的男人。

「顧墨軒!」

她的聲音帶了幾分怒意。

顧晟軒那雙沒有任何感情的冷眸凝視着她,深邃又涼薄。

「林清然,你別忘了,你現在還是我顧墨軒的妻子,就算你不顧你那老父親的顏面,也少給我在外面胡作非為!」

他眼神裏面的厭惡深深的刺痛了林清然的心。

「在你的眼中,我就是這麼下賤的人嗎?顧墨軒,你憑什麼這麼冤枉我?」

她的聲音不滿,眼眶裏面也積了不少的淚水。

「就憑你手段卑鄙的擠走小若,你不就是想成為我的女人,成為我的妻子嗎?現在你想得到的都得到了,為什麼還要在外面拈花耳草?」

男人的聲音冷厲無情,把林清然心裏面所剩無幾的期待都給完全打散。

「難道說每月兩次,已經滿足不了你了?」

他說著修長的指尖攥着林清然精細的下巴,看着她眼角划過的淚水,心中莫名的一陣煩躁,墨瞳畏縮,逐漸鬆開了手上的力道。

林清然面色平靜的垂了垂眸,轉而微微勾起唇角,那緋色的紅唇妖冶且冷艷。

「三年了,不是無法滿足,是都玩膩了,就像是一直想嘗的食物,嘗到之後,月月吃,天天吃,沒了以往的新鮮感,就沒有什麼意思了,你說呢?」

她的眼睛漂亮迷人,直勾勾的盯着眼前的男人,如同一朵正在盛放的妖花。

看着她臉上魅惑的微笑,還有那漫不經心的語氣,顧墨軒心底一刺,臉色愈發冷沉。

禁錮着她的手捏緊了許多。

「你說什麼?」

林清然依舊美眸如水,笑顏明媚的重複了一遍。

「我說,我對你已經沒有興趣了,離婚也是可以的。正巧林小若……」

離婚兩個字一出,男人的墨瞳猛的縮了一下。

他忽而把身上所有的重力給壓到她的身上,手中力道加重,陰森冷厲的眸子凝視着她。

「你不配提她!」

林清然的心被他那陰狠的眸子給刺痛,手腕也快要被男人捏斷一般。

她冷冷一笑,美眸睨着身上的男人。

「我怎麼不配,這個世界上沒有人比我更配提起她!就連她的名字,都是我賜予她的!」

「她受到的良好教育,一切的一切,都是我林清然,施捨給她的!」

她林清然就算是輸,也不願意輸的太過慘烈。

彼此重傷而已,就算自損一千,也要傷他八百。

「就算你愛她護她又如何?她始終不過是林家的一個養女而已!你不也為了繼承權,放棄了她,選擇了我嗎?」

「你說是你不配,還是我不配?」

林清然一口氣把自己要說的話全都給拋了出來,看着身上男人那陰狠的目光,臉上的表情一片冷然。

這三年,顧墨軒的錢包裏面還放着林小若青澀的照片,一直在打探林小若的情況。

現在林小若回來,他也算是如願以償了。

林清然覺得自己也沒必要在這場三角關係裏面自討沒趣。

「你應該慶幸,我現在改變主意了,打算成全你們。」

顧墨軒冷厲的俯瞰着林清然,眼神一如既往的涼薄,看向她的時候,沒有任何的感情,更別提溫柔。

「林清然,這個世界上哪裡有那麼簡單的事情?你有了更好的選擇,就想全身而退,那有那麼容易。」

「我確實有了更好的選擇,你不也有更好的選擇嗎?還是說,你覺得林小若,已經不是你最好的選擇了?」

她的紅唇一張一合,伶牙俐齒的反問着他。

顧墨軒忽而之間眼神一亂,仿若被刺到痛處!

他臉色一沉,直接俯身咬住她的紅唇,帶着暴怒的懲罰。

他現在依舊是她的丈夫!她就已經選好了備胎,這對於顧墨軒而言,就是一種無形的挑釁。

林清然皺眉!她知道,顧墨軒此刻的表現,只是源於一個男人的佔有慾,無關感情。

可他們上一秒還談着林小若,下一秒他就能如此若無其事的吻她。

實在是讓人膈應。

林清然猛的一把,推開顧墨軒,眼眶紅潤染着些許血絲。

見他神色憤然,沉了口氣,冷聲說道。

「你和林小若應該已經私下見過了吧?如果這一幕讓她看到了,你說她會不會傷心呢?」

顧墨軒聞言,臉色驟然一變,猛的起身。轉身離開。

身上的溫度忽而消失,林清然有些不適,嘲諷一笑,手掌撐在床面上,坐起身。

「我父親為林小若辦置了宴席,一起回去吧,她應該很想看到你。你也正好可以把我提出要離婚的好消息告訴她。」

「這應該是她出國是三年,我送給她的最好的見面禮了。」

自從領證之後,顧墨軒就很少和她一起回林家,她父親早就懷疑他們之間的關係是否有問題,只是林清然一直都在強撐。

她的話音落下,果然男人停下了腳步,他那陰晦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過了一會,悠悠說道。

「離婚這件事情,我不想再次聽到,若是我沒記錯,北城兩年一次的選舉要到了,你大哥在政界的工作……」

顧墨軒的話還沒說完,她的手機適時的響起,打斷了他的話。

林清然緩緩起身,從一旁拿起手機,還沒看清楚是誰打來的電話,就被顧墨軒一把奪過手機摁下接聽鍵。

「清然,吃過晚飯了嗎?你看看窗外,已經在下雪了,你不是對我的私人酒庄很感興趣嗎?我帶你去見識見識美麗的夜景。」

這輕浮的口吻還有語氣,就算是他沒有在眼前,林清然都能浮現出他說這話時的誇張表情。

沈淮還真是善於給她找麻煩,現在這麼一鬧,簡直要親手葬送她。

「沈先生,可真是個浪漫的人,你的一片痴心只怕要被浪費了。顧太太只喜歡比較物質實質的東西,冬夜的雪景,這麼有詩意的東西,她觀賞不了的。」

顧墨軒說話時,冷厲的掃了一眼林清然。

沈淮是個天不怕地不怕的主,就算知道接電話的人是顧墨軒也沒掐斷電話,而是繼續戲謔的開口。

「那顧總可真是不了解清然,她就喜歡這種少女情懷的東西。身為清然的丈夫,顧總一點都不了解清然,也算可悲吧。」

「沈淮!」

林清然見顧墨軒的臉色已經不能單獨用陰鷙來形容了,立馬出言打斷沈淮。

她說著伸手想把通話給掛斷,然而她的手伸過去,還沒點擊到屏幕,男人就一把抓住她的手,力道十足,林清然只覺得自己的手腕都快要被男人給扭斷了,不覺發出一聲悶哼。

沈淮說那些話的本意是打算激怒顧墨軒和林清然離婚,這樣他就可以對林清然展開追求。

卻不想事情的發展和他預想中的大不一樣。

「顧總,一個大男人對女人動手,可不是紳士的行為,你最好不要做什麼傷害清然的事情來,不然我沈淮……」

「沈淮,別說了。」

「清然……」

「別給我添麻煩。」

林清然的聲音幾乎帶着命令的口吻。

電話那頭的沈淮愣住,隨後選擇沉默下來,直接掛斷通話。

「林清然,我倒沒想到你本事這麼大,沈淮這樣的花花公子都傾心你,這兩年,你到底都背着我,結交了多少男人?」

他那深邃的墨瞳憤怒無處宣洩,手中的力道逐漸加重。

林清然蹙起眉頭,看着顧墨軒深吸一口氣,絲毫都不顧及他現在正在氣頭上。

「怎麼,難道你不喜歡我,就不可以別的人欣賞我嗎?顧墨軒,做人不可以這麼自私的,況且,我現在只是為了工作。」

她和沈淮之間並沒有其他的關係,但是在他的眼中,她就像是全天下最不知檢點的女人一樣。

她林清然再怎麼說,也是林家捧在手心裏面的掌上明珠,從小備受矚目的長大。

到了顧墨軒的身邊,卻卑微成了現在這個樣子。

「欣賞你?真是可笑,你知道沈淮是什麼性子嗎?整個娛樂圈的女藝人,他估計都睡了一大半了。你這姿色,也算不上是國色天香,無非就是想用點手段把你哄到床上罷了。」

「你是喜歡上我了,還是愛上我了,所以在看到一個男人對我示好的時候才會這麼激動和憤怒?」

林清然打斷顧墨軒的話,臉上的神色平靜冷淡。

聽到她的話,顧墨軒攥着她的手猛的鬆開,臉上的表情也像是惱羞成怒般,立馬怒道。

「愛上你,林清然,你別做夢了。小若沒回來的時候我沒喜歡上你,現在她回來了,你覺得你還有機會嗎?」

是啊。

他心裏的那個她已經回來了,所以她還沒機會嗎?

沒有。

林清然忽而之間清醒了過來,目光灼灼的盯着眼前的男人,唇角不覺勾起一抹妖冶的笑容。

「所以,顧先生,離婚嗎?」

她像是故意挑釁他的脾氣,臉上的笑容妖媚的像是在雪地里盛開的火紅玫瑰。

顧墨軒只覺得有那麼一瞬間,心臟被強而有力的外力給衝擊,疼的他差點喘不過氣。

他還是第一次有這樣的感覺。

這個女人!是故意咋挑釁他。

「林清然,你以為這樣激怒我,我就會和你離婚了嗎?」

「我要把你留在身邊,慢慢的折磨你。這樣的結局才是我所願意看到的。」

「你最好乖一點,不要在外面給我再傳出任何緋聞,不然我讓你嘗嘗什麼是身敗名裂。」

他眼神裏面的陰狠和絕情,絲毫不落的被她吸收眼底。

她忽而輕聲一笑,在這爭鋒相對的氣氛中,顯得格外的突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