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禮之前,與你告別》[婚禮之前,與你告別] - 撲空

我在暴雨來臨前起身離開,車窗外大滴大滴的雨水順着玻璃瞬間流下,在凹槽處彙集,一直流到裙子上,瑟瑟的冷。泥土的腥氣撲面而來,繁雜的城市終於有了冷清的感覺,清新,濕潤。  讓我想起在越南美奈的海邊,步履凌亂的沙灘。很多沒有出去了,很久了。那種嚮往和渴望讓我重新找到想上路的感覺,會是哪裡?會去多久?  內心的暗涌就像等待巨大的風浪來臨。  有一部老片子《一米陽光》雖然悲情,但是台詞很經典。第七集,川夏說,他設計了整個人生,卻輕慢了腳步,他設計了完整的浪漫,卻忽略了瑣碎了 現實。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集,小武說,太陽不趕,也會下山,光陰不耽擱,也會過去。呵呵,我使勁理解,可能說的就是順其自然吧,遵循規律。  咳咳,其實要說的重點是川夏跟小武去的地方,是麗江。那片風景美極了。  周姐最近也頻繁更新說說,我還比較感興趣,一條條的點擊來看。  我在雲南麗江。  在麗江最值錢的是陽光,最不值錢的是時間,最珍貴的是愛情。  每一座古城,都是一個時間的意外。有人在這裡邂逅,有人在這裡療傷,有人在這裡艷遇,有人在這裡流浪……  我不在麗江,就在去麗江的路上!  我qq上跟周姐說:「我也想來雲南,看看麗江。」  周姐回復:「妞,建議你不要來……」  「為什麼?」  「因為她會把你留下,這裡如此寧靜,是上帝專門安置流浪的靈魂的地方。」  「安置流浪靈魂的地方?」  一,二,三,四。  共出現四次和雲南有關的電視畫面。在一個小時內。一個新聞聯播介紹城市開心指數,昆明55.1%,一個是旅遊節目介紹大理白族的風土人情,還有一個娛樂節目,男孩跟女孩說,我希望能陪着你,到麗江那樣的城市快樂的生活。還有一個是天氣預報,昆明晴 18-27°。  這種感覺,就好像你是個孕婦,你走在路上就會特意關注孕婦或者小孩,你買了一張新車你就會特別留意同樣的牌子。  好吧,我承認,我想去麗江,我想去雲朵最潔白的地方,順便看看小夏子……  我得想個合理的辦法,再威脅老余我怕不好使了。  適逢旺季,周香姐的美容院生意非常好,我們的產品在她的美容院很暢銷,供不應求。余總的臉燦若桃花。  「余總,雲南姓周的老闆娘要進京面聖,召見唄。」  「嘛事?」老余在大班椅上眯着眼兒懶洋洋的用手指叩擊着扶手。  「產品培訓的事兒,她不是賣的挺好的嘛,還說咱們庫存的那些積壓產品都可以幫 咱搞定。不能得罪哇。」  「培訓?來幾個?」  「5個美容院店長,咱全程接待唄。」  「那是多少錢哇,還不如咱去一趟。那老闆娘長的漂亮不?」  「嗯,比鳳姐好看那麼一點,有點矮,黑,還有點胖……」  「那個,黎曉啊,我太忙了就不去了,還是你辛苦一趟吧,你去我放心,去財務那撥款差旅費全報銷。」  「啊?這……」我面露難色。  心裏卻樂開了花,哦也!這回不請假了,出的是公差,公差哈!  這個好消息我第一時間告訴了周香姐。  周姐興奮的問我:「你是假公濟私,來艷遇的嗎?」  我詭異的答:「艷遇太俗了,我是來偶遇的。」  從一開始我就沒打算讓夏秋生知道。  那個下午,心情和昆明的天一樣,閑散的雲,溫柔的風,灰藍色的天幕,淡淡的。不熾烈不耀眼。從踏上雲南的那片土地開始,我感覺從沒有過的平靜。周姐來機場接我,身材姣好,皮膚白皙,波浪捲髮風情妖嬈。米色的棉麻衣裙休閑知性。  「這,是雲南本土的貴婦?」我打趣道。  「還臘腸呢。小樣兒,水靈,漂亮,不錯哦,姐保證你湊夠一個連的艷遇再回去。」  「你這是要拉皮條嗎,你看妹妹值什麼價?」  「隨行就市。我先打個電話找人來看貨。她上下打量一番,然後佯裝拿電話。」  「討厭。」  沒有任何過渡,任何客套,像平常那樣開玩笑,談工作,像老朋友那樣閑聊。  那天晚上住在酒店裡,一直輾轉反側,怎麼都睡不着。 睡不着的人就容易胡思亂想。關於怎樣給夏秋生一個驚喜,我都琢磨了n個版本,又一個一個的刪除。快1點了,我知道我的安眠藥在夏秋生那裡。爬起來,翻身拿手機小心翼翼的撥了他的號,居然是個女人接的,接的非常快,好像隨時在等我的電話,聲音非常美,好像經過專業訓練。她說:您好,您所撥打的電話已呼轉至人工台,請在「滴」的一聲後留言。  這一晚上我在心裏問候了夏秋生大爺20多次。  第二天去周姐的美容院做了一期產品知識和銷售技巧的培訓。一天忙完,腰酸背痛,時不時都會撥一下夏秋生的電話,一直呼轉至人工台。  我又不是來討債的,至於么!也許真的如他所說,我們這一輩子都不可能再見了。  第三天,百無聊賴,我盛情邀請周姐跟我一起奔赴麗江。可惜她有個新店馬上就要開張了,讓我碰見比較老一點的扎辮子帶有憂鬱氣質的帥哥給她帶回來。這個複雜的審美讓我很是驚恐。  選擇飛機還是火車去麗江的這個問題上糾結了很久,最終選擇安全係數比較高的火車,這個選擇好比在幸運52現場砸中了一顆有特等獎的金蛋!  因為我正在火車站排隊買票,居然聽見身後一個男人叫我的名字:「曉曉?是你嗎?」這個聲音如此熟悉!  我一陣驚喜!小夏子!我在心裏歡呼。扭頭一看:「小,小……岳!怎麼,怎麼是你!」  「真沒想到,居然在這裡碰上了!你怎麼來雲南了?」  「我還想問你,你怎麼來了,你跟蹤我?」  「我沒有那麼卑鄙,我是陪我老婆來的。」   說話間他老婆就趕緊出場了。穿的什麼沒記住,長的怎樣沒記住。但是目光犀利而直接,讓人不寒而慄。  「介紹你倆認識一下,這是我老婆於芳。這是我在北京的,呃,認的妹妹,黎曉。」  「嫂子好。」出於禮貌我打了招呼。  「嗯,你好。」  「你們是出來旅遊?孩子應該上幼兒園了吧,怎麼沒帶出來呀?」  「小岳,你妹妹對我們家的內部構造很清楚呢。」她跟小岳說話,卻死死的盯着我看,看的我直發毛。  「是你?」她定定的看我有30秒,好像電腦死機卡死在一個頁面上回不了神。  「嫂子,我們,好像沒有見過吧。」  「你第一次見我,我倒是經常見你,在我老公的手機里。他手機里保存了三個女人的照片,雖然你模樣還可以,但是也只能排第三。因為還有倆,一個是范冰冰,一個是飯島愛。」  「啊?」我不是吃驚小岳有我的照片,而是訝異這是怎樣一個奇葩的女人,小岳又是怎樣hold住的。  「別胡說了,一張嘴上沒有個把門的。」小岳生氣朝於芳嚷道。又轉頭問我:曉曉,你這是要去哪裡?」  「麗江。你們呢?」  「我們剛從大理回來,要回老辦點事情。」  「不,我改主意了,我也要去麗江。於芳捋了一下額頭的劉海挑釁的看着小岳。  「你沒事兒吧,不是說好了的直接回老家辦手續!」  「我們是離婚旅行的,馬上你就自由了,可以大膽追求你的夢中情人了,你就不能讓我也在麗江喝瓶風花雪月,艷遇個好的下家?」  「你們這是要鬧什麼,沒聽懂。」我苦笑道。  「唉,回頭跟你解釋。」小岳無奈的回答。 就這樣我們三個人上了同一列開往麗江的火車,在同一個車廂,同一排座位。我和於芳就這樣一左一右坐在小岳身邊,座位上有刺,或者小岳痔瘡犯了,反正他一直坐立不安。  到麗江的時候天已經黑了,大研古城的夜生活還沒有真正開始,該怎樣形容我眼睛裏看到的這個古鎮。  前面我推薦過越南美奈,趁這個功夫濃重介紹一下我的旅行路線第二站,麗江。  縱橫交錯的老街,滄桑古老的青石板路,年代久遠的水車,錯落有致的閣樓,悠閑漫步的遊客,清清的泉水緩緩的貫穿整個古城,時間也在靜靜流淌,守着眼前的翠綠,閣樓牆角淡淡的雛菊,遠處的雪山,誰磨的咖啡飄香,靈魂都開始自由自在的飄蕩。讓人感覺時間都要停下來,遠離大都市的喧囂彷彿置身柔軟的夢境。無論走到哪裡都能聞見四下回蕩一個叫侃侃的的滴答滴答的歌聲。  有人說,麗江是一種毒,即使遠遠的看,隱約的聽,也會中毒。  有人說,麗江是一種病,稍一觸碰就會感染,即使逃離,也會遺留後遺症。  有人說,麗江是心的家,在這裡遇見另一個更美的自己。  還有人說,麗江是一個夢,索繞心間,隱約浮現。  有人在這裡遺忘,有人在這裡療傷。  問:那為毛的我心靜不下來,答:因為我身邊還有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