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禮之前,與你告別》[婚禮之前,與你告別] - 彩禮

   次日,高燒不退,可能是逛街着了風寒,燒糊塗了,就開始胡言亂語,清風請假陪我,每天熬粥燉湯,噓寒問暖,陪我下樓散步購物,那幾天日子很恍惚,讓我覺得如果我們結婚了,這就是我們的婚姻生活了吧,綿長細膩,也會磕絆硌腳。

  如果早知道是這樣的待遇,我寧願一直病者甚至殘着,我也終於明白清風喜歡的是小鳥依人,而我,敏感強勢。

  病好沒幾天,清風的媽媽來北京,正式商量我們的婚事。

  「阿姨,我爸媽應該不反對了,我也是大人能自己做主。」

  「那,好,閨女,阿姨跟你說,俺會按照俺們老家的規矩風風光光給你娶進門。彩禮1萬塊,俺都帶來了,你能讓你爸媽也來北京一趟不,親家見個面。」

  「阿姨,多少?」

  我問的時候抬頭詢問清風。清風趕緊解釋:「我們老家的規矩就是彩禮1萬,好人家的自然多一點,曉曉,走個過場哈。」

  「嗯,阿姨,都是一家人,我跟您直說,我跟清風在一起肯定是想好好過日子,不要彩禮都行,可是我父母那裡,我有點……因為我們老家彩禮基本都是6萬,8萬,好一點的10來萬這樣……」

  「啊,我們家娶媳婦當然按我們家規矩辦,清風的弟弟前年結婚就是1萬彩禮,當然可以漲一點,豬肉都漲價了,前年15塊,現在都漲到18.5一斤了。就1萬1吧,萬里挑一的意思,俺們農村窮,我們家這水平已經算不錯了,清風又在城裡買了房子,你算享福的嘍。」

  「阿姨您說的對,您看這樣行嗎,家裡拿一萬,剩下的我補4萬,湊夠5萬,我父母就我一個閨女,心裏才……」

  「閨女,這,這讓阿姨臉往哪兒擱,哪能讓你拿錢,你的意思我明白了,我回去跟你叔叔商量。」

  老人話語里透着的凄涼讓我一下悲傷起來。吃飯的時候默默無言,然後被清風的妹妹接走了。

  我開始收拾碗筷。

  清風抬了凳子坐在我身邊一本正經的問:「曉曉等下再洗碗,我問你,你愛我嗎?」

  「愛。但是在現實面前,光有愛,夠嗎?我們不得面對雙方父母嗎?」

  「你不光敏感,還很虛榮!你傷了老人的心了。」

  「不是說是一家人嗎,一家人不能說實話嗎,我心裏不難受嗎,我爸媽把我養這麼大,你家出一萬塊錢就擄走了,他們心裏怎麼想,老了以後怎麼辦啊。」

  「你有理,隨便你!」

  請問清風同志,你還有其他口頭禪嗎,說出來聽聽。

記不清這是最近第幾次爭吵了,雙方各執一詞很難分出勝負。我不覺得我說錯什麼了,心亂如麻的從屋子裡衝出來,站在路邊,突然不知道該何去何從。我胡亂的翻着通訊簿。

首當其衝想到的就是夏秋生,其實從越南回來以後,我已經不知不覺得把他當成我的垃圾桶了。小到早餐吃了什麼,白天上班幹了什麼,晚上幾點到家,做了什麼噩夢,大到跟魏清風的爭執,有一次過天橋踩空崴了腳。他真是一個很好的傾聽者,總能在你有需要的時候給你春天般的溫暖。

  可是今天,夏秋生沒接電話。小夏子啊,在這種悲憤交集的時候你怎麼能不接電話呢?

  接着打了肖雅的電話,這個重色輕友的傢伙在跟劉宇一起宵夜不方便談心。

  那劉宇也不用聯繫了。

  關鍵時刻,連個傾訴的人都沒有,以前我的任何心事都是先聽清風的分析再讓素素總結。現在一切都變了。

不找個人吐槽我就能憋死。小岳的電話號碼突然就蹦出來了,這個半生不熟的人,將就一下吧。

「小岳哥,我記得你說你的老家也是xx市的是不是?」

「是啊,怎麼了?」

「你們老家娶媳婦一般彩禮多少錢?」

「這個,要看家庭情況,條件好的十萬八萬的,差的一兩萬意思一下。幹嘛問這個?」

「我男朋友他們家只願意出一萬彩禮,我無所謂,我怕我爸媽接受不了,就說我自己拿幾萬補上,結果他說我傷他媽的心了。我還沒過門就跟他家人鬧成這樣,怎麼辦啊。」說完我忍不住抽噎起來。

「別哭了,再好好溝通一下,如果他愛你,一定會協調你和他家人的關係的,這麼好的姑娘他怎麼捨得讓你這麼傷心,真是的。」

「可是我心裏好難受,我還覺得委屈呢。」

「你在哪兒啊,我來找你吧。」

最多十分鐘,小岳的車就停在我面前。

  我貓腰鑽進副駕駛,車裡開了暖氣,有淡淡的煙草味。

  「你第一次主動給我打電話,感覺像過年一樣開心,我趕緊就過來了,貨都沒打包完。」

我好不容易才擦乾了眼淚,又不受控制的哭起來。他右手握着方向盤,左手夾着煙。什麼也沒有說。

  我們聊了很久。大風吹乾了我潮濕的心,我已經能跟着cd輕輕的哼着歌了。

  小岳說:「心情好點了吧。」

  我感激的說:「讓你見笑了哈。我請你宵夜吧。」

  那晚我們吃了很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