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型星路》[幻型星路] - 第9章 搶個宿舍

金赤金色的眼眸迸發出耀眼的神光,下一刻一雙虛幻的雙翼自他身後肩胛顯現,金色的虛幻雙翼如真如幻讓在場的眾人都感到了驚嘆。而他顯露出凝念巔位的實力更是讓對面二年級的學長都感到壓力,畢竟兩位二年生也僅有一位達到了凝念巔位,另一位仍然是後期還沒有踏足巔位。

「這就是遺民的能力嗎,感覺和我們精靈族的能力有相像之處啊。」卡爾蘭達一隻手搭着周道軒的肩膀,一邊凝眉感嘆。周道軒認真的看着場上顯露神通的金赤,並未在意卡爾蘭達搭在自己肩膀上的一隻手。

「實力達到一定的頂峰,本就是如此。對於遺民來說,這是幻形先祖賜予他們的神通,只是你們精靈族習慣叫做自然的饋贈。不過多少還是有些不同的。」

看着台上以一敵二卻隱隱佔據上風的金赤,哪怕是卡爾蘭達也沒有了以往幽默的心情。「不僅僅是神通,甚至還繼承了部分幻形強悍的體魄?」卡爾蘭達也在邊看邊向周道軒求證,畢竟周道軒看的書是真的多,卡爾蘭達進入周家的書房就要打盹,但是周道軒卻能坐在裏面好幾天,這也是卡爾蘭達佩服周道軒的地方。

「是的,不論是神通抑或是體魄都源自於血脈,遺民本身其實應該算是上古的人族和幻形生物的混血,他們一直居住在曾經幻形生物居住的神落山脈等待着幻形生物的回歸。」

「這一等就是數萬年?」

「是的……」台上一聲巨響,竟是金赤頂着二人之力強行擊飛了一人,眼看着那人就要飛出場地之外,一道暗紫色的光在他手裡的刀上綻放,隨後一套紫色的幻形武裝附身而出,在空中靈活的旋轉幾圈,安穩的站立在了競技台的邊緣。

「那是二代幻形紫夜貂嗎?」

「哇,看起來好漂亮啊!」

「沒想到學長也有一個少女心呢。」

「咳咳,阿冰不能再藏着掖着了,這小子的實力遠超咱兩預估了。」站在邊緣的學長輕咳一聲選擇無視了台下眾人說的話,對着前排的搭檔出言提醒道。

「好!」阿冰迅速拉開了和金赤的身位,手中的紅色炎斧迸發出耀眼的紅光,隨即一身魁梧的炎犀幻形武裝附身而上,周遭散發著滾滾熱浪,不斷的灼燒着周圍的空氣。

「呵呵,早這樣還能少受點苦頭,金赤既然如此你也不用藏着了,快點解決吧。」坐在輪椅上的風曜明冷笑道。

幻形武裝里的二人皺了皺眉,雖然風曜明的話很狂妄,但是如果說眼前這個叫金赤的少年剛才還沒拿出全部實力,他們兩個人今天恐怕真的要栽了,一想到輸了沒有宿舍住,二人當即把多餘的憂慮甩出腦內決定專心迎戰。

在聽到風曜明的話,金赤便不再保留,自身的氣息不斷上漲,不到片刻竟然突破到了控形初期,這一變故讓場上和場下的眾人都是感到驚詫,這剛入學就快達到二年生升三年生的標準,還讓不讓二年生玩了,可是上升的氣息卻戛然而至。風曜明看到此景原本因為金赤氣息突破到控形的陰冷臉龐也是帶上了一絲笑意,隱晦的鎖鏈像是附骨之蛆一樣鎖住了那雙耀眼的金翅,這才是讓金赤上升氣息戛然而止的原因。

「這就是所謂的賣身契?」台下看到氣息戛然而止的卡爾蘭達對周道軒提出疑問。

「是的,賣身契制約了遺民的血脈發展,而遺民實力的提升大多和純化血脈有關,鎖住了血脈相當於鎖住了遺民的生命和未來。不過哪怕是初期,控形也不是那麼好對付的。」

「我不喜歡這樣。」

「你們精靈族不也有僕從嗎?」

「那不是和你們家的傭人一個性質,收錢辦事罷了,又不是限制別人的性命和未來。」

「噗哈哈,這點倒是有精靈族的浪漫了。那就他們了?」

「正合我意!」

並沒有過多慘烈的戰鬥,在金赤提升到控形初期以後,基本就是金赤單方面碾壓二人,人族的體魄本就孱弱,一旦失去了幻形武裝的保護和加持,想要贏過遺民近乎是不可能的。

「哦,看那邊公主獲勝了!」

「誒公主的隊友是精靈族嗎,哇,那海藍色的頭髮好順滑,真羨慕啊!」

金赤已經打敗了兩位學長,二位學長也很痛快的交出了宿舍鑰匙,就是不知道背地裡要痛苦多久。本以為能夠顯耀自己的風曜明卻被隔壁競技台的韻陽公主搶了風頭。

「哦!道軒你看到了嗎,我的溫蒂妮和你們帝國的公主竟然成了隊友,我一開始還無比擔心我的溫蒂妮,哦你看多麼一對麗人站在一起,簡直就是一道絕美的風景。」

周道軒生無可戀的被卡爾蘭達搖來晃去,有很多槽點他都不知道怎麼吐槽,首先自己什麼時候允許他喊自己道軒了,這個稱呼除非是親人,抑或是關係足夠親密的人,好像除此之外都沒有人用過了。還有擔心溫蒂妮?從定製的單子上可以明顯的看出溫蒂妮要比卡爾蘭達大十歲左右,當然是按照精靈族的年歲標準,因此按照人族的標準溫蒂妮應該算是他的姐姐。最後啊,當著自己的面就能如此肆無忌憚的夸人家,你倒是當著別人的面誇啊,從那些天卡爾蘭達來找周道軒打探消息的時候,周道軒差不多弄明白了,卡爾蘭達是喜歡溫蒂妮的,但是據他說因為偌大的精靈族怎麼樣怎麼樣自己沒有辦法那麼直白地表明,因此他對溫蒂妮絕對是一心一意絕無二心的,當然周道軒對這個說法保持懷疑。不過李琦解除幻形武裝韻陽和溫蒂妮收起水法術站在一起的那瞬間卻是堪稱絕美,但是要是身旁這個精靈王子對自己的李琦有啥想法,那麼他不介意先給他腰子來一刀。

卡爾蘭達隱隱感覺腰子一痛,停下了繼續晃周道軒的想法,因為他看見了韻陽公主李琦和溫蒂妮正向著他們這裡走過來,他回頭看看空無一人的坐席,又看了看旁邊的周道軒,在指了指自己。然而周道軒一手直接推開了不要的臉的某精靈王子,笑道:「恭喜了,拿下了新生第一個二人間宿舍名額。」

「嗯哼,不過還是要感謝你介紹認識的溫蒂妮姐姐。」小小得意了一下的李琦,轉身向著溫蒂妮抱去。

被李琦這一動作搞愣住的溫蒂妮很快反應過來,輕輕揉着李琦歪來歪去的頭輕笑道:「也要感謝周公子的引薦,不然我也找不到公主這麼好的舍友呢。」聽到這句話李琦更高興了,像個小貓一樣想要縮進溫蒂妮懷裡。

周道軒在這一幕上看到了些許的母性,但是很快就把這樣的想法拋出腦後,倒是一旁反應過來的卡爾蘭達瘋狂咽了咽口水,好吧確實有點非禮勿視了,反手手肘捅個腰子。

「呼!」看着捂着腰子痛苦蹲下的卡爾蘭達,溫蒂妮一臉擔憂欲言又止,好在李琦幫她問了:「沒事吧,卡爾蘭達?」

「哦沒什麼大事,不過是被好兄弟兩肋插個刀罷了。」一個躍起卡爾蘭達抱住了周道軒,兩個未來舍友互相開始捅腰子。

「咳咳,你們兩個選好挑戰的人選了嗎?」看着沒事的卡爾蘭達,溫蒂妮也沒有多問,便問起了二人的打算。

「哦這點你放心溫蒂妮,已經挑好了對手。」卡爾蘭達立馬站正回道。

「嗯,你們都是有主見的人,也確實不用我來擔心。」說著溫蒂妮眼底閃過些許憂傷。

「啊,我不是這個意思,溫蒂妮,我……」看着沉默的卡爾蘭達,周道軒拍了拍額頭。

「以往的傳統都要進行到十一點多,恰好今天是第一天是可以自由進出內院的,所以等結束了大家一起吃個夜宵怎麼樣?」聽到周道軒的提議,李琦第一個同意,從小到大一直當乖乖女難得有次夜間不被管的機會,李琦可不會放過。片刻後卡爾蘭達也同意了,之後在李琦的軟磨硬泡之下,溫蒂妮也答應了。

「走了搭檔,該我們上了。」卡爾蘭達看到溫蒂妮同意了,立馬像打了雞血一樣拉着周道軒就要上競技台。

「那個風家的,欸對沒錯就是你,不用下去了,我們要挑戰你。」剛拿了鑰匙準備下台的風曜明聽到喊話用看傻子一樣的眼神看着在明知道有四個二還敢上來硬莽的傢伙。但在看到了周道軒和瀰漫著光明力量的卡爾蘭達以後,他的眼神變得陰沉。

「呵呵,周兄這是什麼意思?」周道軒聳了聳肩,指了指旁邊的卡爾蘭達,彷彿是在說是他喊你挑戰的,我只是附帶的罷了。風曜明之前一直呆在北域,他知道精靈族出了一個驚艷精靈族群的一個王子,但是他拿捏不準是不是眼前這位。

「敢問這位精靈……」

「卡爾蘭達,不用多問了,多餘的話應該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