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型星路》[幻型星路] - 第8章 內院的小傳統

叔侄二人見到老爺子就像是老鼠見到貓一樣,頓時都立在了原地都不敢動彈,周宏林看着二人如此心虛的動作,不用猜也明白了叔侄二人的打算。淡淡的說道:「說吧,你倆想拿我的『心頭寶』幹什麼去。」老爺子也沒有去坐辦公室里的工作椅,只是去旁邊的沙發上坐下。

周道軒看到老爺子揮揮手示意自己過去,只好硬着頭皮走過去,內心已經做好了轉手賣了自家叔叔的準備,反正是在自家爺爺面前不是嘛,老爺子指了指面前的茶具,周道軒才反應過來老爺子需要一個人幫他泡杯茶,以前在家裡都是由許歆叔母負責的,不過這次老爺子就像是臨時的突擊檢查一樣,誰也沒帶,這不只好讓周道軒來負責了嗎。

很快,一壺淡茶就好了,周道軒老實的給老爺子倒了一杯,又給周羽慕倒了一杯。

「呵呵,你們叔侄倆啥時候是這種磨蹭的性子了,既然這周家的產業都交給羽慕了,那麼只要不是對宏宇有害的,你放手做又有何妨,畏手畏腳反而容易給對手看出破綻。」老爺子本就是白手起家,他知道白手起家的難度,也明白自己後輩現在的壓力,所以他能無所顧忌的說出這樣一番話,大不了從頭再來,他周宏林也不是沒幹過,只要這叔侄倆不是想着幹什麼大逆不道的事情,有什麼是三代人在一起都不能說的呢。

「爺爺,我們想用玄鹿角試試看能不能救活霄讓叔。」周道軒看着依舊在醞釀措辭的叔叔,選擇直接挑明,爺爺自己都說了只要不對宏宇有害,要知道霄讓叔當初能隨軍一起去南域可不僅僅是因為他父親是現任禮部的部長褚雲,他自身的能力更是當時年輕一輩金字塔般的存在,如果他能醒來,那對於宏宇只有好處沒有壞處。

一旁聽到自家侄子如此果斷地說出二人的想法,周羽慕並沒有生氣,只是在內心感嘆自己倒是比以前越來越優柔寡斷了,面對着自己的父親都不能很好的說出自己的訴求了,暗自苦笑了一下便堅定的看着自己的父親「沒錯父親,我和道軒之前確實是在討論此事。」

聽到二人的想法周宏林確實被小小的震驚到了,本來自己這次來只是想拿些材料為了家裡三小隻的假期訓練做準備,沒想到二人竟然已經在考慮解決家人病情的方法了,是的在周老爺子內心已經把褚霄讓認作兒子了,如果說非要問為什麼大概就是林寶魚那聲「義父」和林薇那聲「爺爺」吧。

「想法是很好的,但是目前不行。」經過一番思量,老爺子很快便得出了結論。

但是周道軒和周羽慕都聽出了老爺子的言外之意,周羽慕急切的問道:「那父親認為什麼時候可行。」

看着如此急切的兒子,周宏林抬了抬手示意周羽慕稍安勿躁,周羽慕也很快反應過來自己過於急切了,這樣子有失自己坐在職位上應有的沉穩,但是他覺得如果是自己哥哥在這知道了有另一個能救李逍龍的方法,肯定只會比自己更加果斷。

老爺子也沒有吊著二人的想法,開口道:「目前只知道霄讓的身體因為莫名原因而進入了一種慢性死亡的狀態,所以當前的首要是查明問題的源頭,不過對於這個源頭我倒是有些猜測但是還是要等科研院那批人來核實下才好定論。所以在那之前我不介意亂用任何東西去進行救治,因為現在我們只知道一種解藥那就是那位天巫的血。雖然天巫這個層次的存在不說絕世罕見,但是也絕對是站在大陸金字塔頂端的存在,沒有明確的方法就想着以其他藥物媲美這樣存在的解藥實屬不智之舉,所以再等等吧。」

周羽慕聽到自己父親的一番分析,他才明白自己還是太急了,深吸一口氣平復了焦躁的心情,再一次回到了周運會長的狀態。

「我明白了父親!」

「放心吧,我已經約了人,估計再過一段時間就來了,不需要那麼著急,霄讓既然都已經能挺過三年這點時間肯定也沒問題的。」老爺子輕輕拍了拍自家兒子的肩膀,沒有再多說什麼,領着周道軒出去了,周羽慕輕輕拍了拍自己的臉便又回到工作椅上繼續工作。

「你小子,不是和你說了送完你魚姨就可以回來了嘛,馬上都開學了還在逛,東西都準備好沒,內院平時可是不允許回家的,只有到了節假日才有回來的可能……」從後門出了周運,老爺子便開始了對周道軒的說教,一路走一路說,街上的人還以為是哪家的高材生考入了帝院的內院,紛紛投來羨慕的目光。

周道軒知道自家父親和老爺子關係很好,性格也很像,因此老爹選擇了跑出來參軍,渴望着走出自己的路,自己的叔叔卻因為自家老爹的偷跑無奈放棄了政途只能在老爺子的安排下繼承家業,老爺子平時在家的威嚴又重,以至於原來家裡的兩小隻也不怎麼太敢在老爺子面前放肆,但是人老了年紀大了,越是希望看到家裡的人能夠歡聚一團和看到晚輩成才的自豪感啊,所以周道軒一路都是像小雞啄米一樣點着頭回來的,也不說多餘的話,只是讓曾經高高在上的老人也體驗一把尋常人家的爺孫情感,好在自己的成績不算差。

「爸回來了?家裡三個小的還沒回來,午飯快要好了,茶已經在桌上了。」

看着如此周到的兒媳婦,老人家嘴角不自覺的上揚,輕輕嗯了一聲便上樓去了。周道軒和許歆叔母默契的對着眨了眨眼。

「爸吃飯的時候我讓道軒去書房喊你。」聽著兒媳婦從樓下傳來的話,老人家嘴角的笑意要綳不住了,不行還沒進書房呢。

「咳嗯,你安排就好。」老爺子低沉的話語像是壓抑着什麼一樣從樓上傳來。

「道軒,要不要來廚房學學做菜?」聽到叔母的邀請,周道軒四下望望,好像自己確實沒啥事情可以做了,自家叔母都已經做完了,而且誰讓自己是塊特好用的磚呢。

「好嘞。」

轉眼就到了帝院內院開院的日子,內院的大門口一大早便是人聲鼎沸,甚至比當初十歲的學員考核更加的熱鬧,如果說十歲是充滿潛力的種子,那麼十五歲進入帝院內院的少年少女們就是茁壯成長的幼苗,只要不出意外幾年以後又會有一大批參天大樹來庇蔭後來者。

「嘿,周兄幾日不見,甚是想念啊。」歡笑聲從周道軒身後傳來,周道軒聽到了暗自搖頭,早知道當初就不該收這個精靈王子那麼多東西,這不這段時間天天跑他家裏面來喝茶,美其名曰認識新同學,周道軒也是在這幾次交談中得知,精靈王下令年歲不過百年的優秀的精靈族們去帝都求學,希冀這精靈族能夠從人族身上學會一些難能可貴的技術和知識。

昨天卡爾蘭達離開前和周道軒相約帝院再見,這不就趕巧了,直接院門口就見着了,但是周道軒嚴重懷疑這精靈王子就是蹲着自己呢,畢竟幾天的交流下來周道軒對於卡爾蘭大的為人還是有了一些了解,執着堅毅,開朗光明,是個可以處的朋友,如果他不一直問別人女孩子定做的寶器啥時候完工估計就更好了。

「周兄,那個溫蒂妮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