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型星路》[幻型星路] - 第6章 所謂「神」

黎明初起,在東郊的周宅就已經開始運轉了,僕人們早起準備,主人們也沒有睡懶覺的習慣,畢竟周家的商人都相信一句話,早起的鳥兒有蟲吃。

周羽慕等了一天的時間終於看到自家寶貝侄子,一早上都拉着周道軒聊着,要不是老爺子提醒,恐怕都忘了上班的時間。

「姐姐,哥哥,爺爺那我也去上學了。」看着周道鳴甚至有空閑對着周道熙做個鬼臉和那一夜都沒合攏的嘴角,周道軒沒問也清楚昨天的審核應該是再順利不過。

周道軒看着遠去的弟弟轉身想問周道熙他這個傻弟弟契約了什麼樣的幻形,能一直樂到現在。

一旁的老爺子彷彿看穿了自家大孫子的心思,一邊向著屋裡走一邊道:「幻形·風虎。」由遠古幻形生物風虎為原型打造的二代機,對於才十歲的孩子來說,這個玩具其實有些大了,但是誰又能確定孩子什麼時候長大呢。

周道軒沒問老爺子如何知道的只是跟着爺爺走進書屋,然後就被老爺子以不可拒絕的態度留下來看書,當然周道軒並不抵觸讀書,相反如果說周家教會的是從十歲開始的體質鍛煉,那麼駱家教給他的就是精神財富,不論是駱家亦或是東都學府,裏面的書他都看過甚至有些能倒背如流,或許這都是多虧了家裡有個爺爺和外祖母吧。

這一坐便坐到了快要開學的時候,而這個時候也是周道鳴和周道熙放假的時候更是商貿的旺季更不用說東邊還在打着仗。這中間倒是有個兩個小插曲,一個是風家來人道歉了,奈何只來了一個管家,於是便被在家的老爺子狠狠敲了一筆,不然就老爺子那脾氣估計會替風塵暮好好管教下他的兩個兒子。

另一個就是林薇的母親林寶魚帶着林薇來周家道謝,老爺子啥話都沒說,弄得雙方都挺尷尬的,好在中間還有個周道鳴跟着插科打諢才不至於讓氛圍冷落下來,直到林薇母女要走的時候,老爺子才嘆了口氣,看着輕輕摸着女兒的林寶魚說道:「哎,傻丫頭何必呢?」林寶魚聽見老爺子的話只是輕輕搖頭便拉着自家女兒的手準備離開,可是老爺子下句話卻讓林寶魚捂住了嘴巴泣不成聲。

「以後就把周宅當作自己家吧,他褚雲不少這一個兒子,我周宏林也不怕多這一個兒子,羽慕去把霄讓接來吧。」

身後的周羽慕聽到這句話頓時笑了「好嘞父親,寶魚妹子看看需要啥,讓你歆姐姐帶你上街買去,不然霄讓那小子醒了指不定怎麼數落我呢。」對於周家來說想要害一個人太簡單了,想要保一個人,也絕非難事。

「褚大人,周家收留了寶魚小姐。」頓時一股難言的壓力如大山般壓着那個低頭彙報的人,直到冷汗浸**背後,那壓力才消散,當他再抬頭的時候,椅子上已經不見人影,如果不是背後的濕漉漉的一片,恐怕都不認為剛才有人坐在這裡。

百家街上,許歆帶着女兒,兒子和林寶魚母女一起逛街,遠遠的看着林寶魚和林薇發自內心的笑容,老人乾涸的眼角滴下了一滴淚珠。

「是我褚家對你母女有所虧欠啊。」喃喃地低語同那一滴淚珠一起隨風消逝。

「要來點紅茶嗎?」看着叔叔適當的推薦,剛從書房禁閉的周道軒欣然接受,隨後在周羽慕的示意下一同走進了褚霄讓的房間,遠看的是一具骸骨,但是靠近了才發現是因為太瘦了,瘦到了彷彿是只有骨頭撐起的衣服。

周道軒皺着眉頭,關於褚霄讓一家的事情,周道軒也只是聽自家老爹粗淺的談過,畢竟老爹只有一個拜把子兄弟,他知道也僅是褚霄讓和周羽慕當年是同窗,如果老爹當初接手家業,周羽慕應該會和褚霄讓一起步入朝堂,可惜事與願違,周羽慕接手了家業,褚霄讓卻在出外勤被陷害至今未能蘇醒。

「林家先祖斬掉的神,報應卻來到後世的女婿身上,你說可不可笑。」周道軒沒說話,他知道自家叔叔只是希望有個人能陪他一起,或者單純的聽一聽自己的牢騷,就像以前自家老爹喝多了酒會有一堆話忍不住往外冒差不多。

「當初老爺子他們跟着先帝南征北戰,我們這些後輩也是不安分的主,你爹直接一路跟軍最後在東邊不回來了,當時老爺子那叫一個氣啊,然後叔叔我也是個沒膽子的就回來繼承了這家業,才讓老爺子緩了緩,後來有個同期的獃子喊我和他一起去南邊,到時候和我哥一樣呆在那邊不走了,老爺子就沒辦法了。那個時候我動搖了,但是每次看到老爺子一個人呆在家裡看書我又退縮了,所以他去了我沒有,他問過我為什麼,我開玩笑說你家老爺子兒子多,我家就兩走不開的,他就真的開始思考然後一臉認真的告訴我我說的沒錯,呵,後來他告訴我在那邊認識一個喜歡的女孩,我藉著信給他出謀劃策,他告訴我每天的快樂,我也就感到挺好的,然後我結婚了巧的是他也結婚了,但是我給了他信他卻沒給我,直到他躺着回來,我在南邊的大門看到他被人抬着進來,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什麼情緒。後來我想我應該去問問他的父親,或者直接問問大哥的另一個兄弟,但是,我沒去,或許正如老爺子當初想要選大哥來繼承家業一樣的原因吧,他是開拓,而我只是守成。」周羽慕很平靜且粗淺的說完了,但是周道軒能感受到有一股憤怒在壓抑着,在渴望着。

「那他和林阿姨結婚後快樂嗎?」

「額,噗哈哈哈……」周羽慕笑的很輕。

「應該是快樂的吧,不,他倆怎麼可能不快樂呢。」

「嗯,所以啊慕叔也要和歆叔母天天快樂才好,不然人睡醒了還要笑話你呢。」

「可不是嘛,多虧你小子提醒,來來來,叔知道你從小就喜歡看書,特意有幾本珍藏着的沒放進老爺子的書房,走走走,跟叔拿了去。」

本來周道軒是挺想去的,但是一聽到珍藏的,他猶豫了一會,周羽慕還以為這小子不好意思。笑着道:「還跟你叔客氣啥……」

「叔,你那書,它正經嗎?」一時間氣氛僵住了。

許久,周羽慕深吸一口氣笑罵道:「臭小子,學會編排你叔了,快點走着。」

「誒,來了叔,你走慢點呀。」

「快點快點,給老爺看到我有書沒上交指不定怎麼說呢……」

夕陽的餘輝向來不會吝嗇,靜謐的卧房裡充滿着明亮的氣息,躺在床上的瘦削身形手指微微顫抖了一下,然後又是長久的靜默,彷彿一道畫像,靜謐卻又嚴肅。

「呼!」拿着慕叔給的兩本書,周道軒暗暗長舒一口氣,一本叫做《神的百年》另一本叫做《天巫的葬禮》。

在整個大陸悠久的歷史上應該分為四個階段,第一階段是幻形神話的年代,那時候的他們強大莊嚴,是整片大陸的權威和象徵,史稱「神話時代」。

後來強大的幻形神話消失了,並不是死亡而是隱藏了起來,雖然仍有蹤跡可循,但是想要找到他們卻難如登天,於是便進入了第二階段妖魔林立的年代,憑藉著自身強橫的體魄和能迅速適應不同環境的身體素質,他們成了大陸上的代言人,史稱「妖魔時代」。

之後人類崛起了,他們發現了來自幻形時代留下的瑰寶,在一代代人的探索下,他們熟練的運用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