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型星路》[幻型星路] - 第5章 老爺子還是老爺子

教學區頂樓的一間辦公室,只見眾多人坐在座椅上看着面前的全息投影,正是眾人紛紛散去的時候。

「諸位,怎麼看?」居於首座的帝院院長方常青率先開頭,但是院長卻像是例行一問,還不待後面一些年輕的教師發表看法便以考核的名義讓諸位老師出去了。隨後方常青起身拉起簾幕遮住外面的太陽,一個個由全息投影而成的人圍繞着桌子落座。

「諸位,怎麼看?」方院長又問了一遍。算上方院長一共五人,其餘四人中較為年輕的那位開頭道「我爺爺手頭上還有事沒忙完,就由我暫代,各位前輩既然都不想先開口那晚輩就先說上兩句。北都風家狼子野心在座的前輩也都應該略有耳聞,哪怕現在依舊服服帖帖難保日後不會發難,依我軍部之見不如早日根除以免後患。」說話之人正是軍部當紅新星「閻闖」。雖然在五人中他最為年輕,但是面對四位長者卻不見慌張,乾脆利落的說出自己乃至自家爺爺的想法。

「咳咳,軍部能有這麼一針見血的見解我等自是應該做好戒備,但是方院長應該還有更重要的事情吧,要不還是請方校長先說說吧。」李常道說完又咳嗽了兩聲,哪怕是通過投影而成眾人也能感覺到他的虛弱,這位當今皇上的親哥哥據說是當初為了保護皇上落了個半身殘疾,最後在皇上的再三懇請下才接下了管理皇室族員的擔子,也因為他的復出,原先的四部變成了如今的五部,原先發自民間的四部組織漸漸變成了正統的管理部門,因此不論年歲在座各位都是會給李常道一些面子的。

「哈哈,既然李先生開口了,那老夫也就不賣關子了。本次帝院大規模招募了四地的學員擴充到帝院,是本着……」

聽着方常青又要來那一套官腔,褚雲不耐煩道:「行了行了,在這都是自己人打什麼馬虎眼呢,直接說正事,婆婆媽媽的。」

「嘿你禮部不就管着這些玩意嘛,平時你出去不都這個樣子,現在說起我了?」眼看着兩人要打起口水仗,周宏林心累道:「還說不說,不說我等你倆吵完了再來。」

「誒老周你看看急啥……好吧好吧,這次呢不僅僅是彙集拔尖的學員進行提高,更多的是對於各個地區的一次摸底,尤其是北域和南域,先皇離世前並沒有多餘的精力和餘力將這些遺留問題處理乾淨,好在當今皇上勵精圖治,我們也有了重新整頓的資本,因此這次主要是希望各部門都能給我教育部在必要時提供援助。」方常青也沒再含糊直接了當的點明了需求。

不過片刻皇室代言人李常道和商部代言人周宏林便同意了,要知道不少皇室弟子都在帝院中,周宏林兩個孫子一個孫女也是如此。不久軍部代言人收到了什麼訊息也乾脆利落的同意了。

「不是不同意,但是老方你好歹給我這個禮部露個底不是,這些娃子需要禮部幫助嘛?」褚雲疑惑的看着方常青,方常青卻只是意味深長的笑了笑。褚雲也只是聳聳肩權當同意了。

在確定了以後閻闖,褚雲和李常道先一步退出投影,只留下周宏林和方常青二人。

「怎麼了老周,心裏有事?」看着老小子似笑非笑的表情,周宏林也不在意,問道:「那個林家的小姑娘是那個林家。」看着老小子的笑容越來越放肆,周宏林便知道答案了,心裏暗戳戳的記了周道鳴一筆準備回去算賬。

「老周啊,你看看你小孫子要啥幻形好呢,初代就別想了,不是重要戰功或者人家決定認主的基本沒戲,但是你看看這二代也有好幾個戰力不菲的不是。」望着方常青這一副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市儈嘴臉,饒是經商頗有心得的周宏林都忍不住嘴角抽搐。最後在周宏林嫌棄的話語中這次通訊正式結束。

樓上的通訊室結束了平淡卻重要的通訊,但是樓下的熱度依然沒有消退,好在周道軒第一時間把自認為擊敗對手保護女神的愚蠢弟弟和一時間有點無措的林薇拉出人群跑到了僻靜的樹蔭下。

看着周道軒半分凝重半分不解九分古怪的眼神,周道鳴和林薇都顯得略有些局促。

「哥,我和林薇就是普通朋友,沒啥的,真的。」周道軒直接選擇無視自家弟弟在某些方面的白給。望着低頭看着自己腳尖雙手無處安放的林薇輕聲問道:「褚叔叔近來可好些了?」

林薇小小的身子在聽到這句話後,忍不住輕輕的顫抖起來,終於大滴大滴的眼淚像一顆顆晶瑩透明的珍珠一般掉落下來,周道軒也立刻反應過來,斜眼瞟了眼周道鳴示意過來安慰下人家,但是自家弟弟一臉委屈彷彿在說哥是你弄哭的不是我。

好在林薇只是片刻便止住了顫抖的身子,抬起頭靜靜的看着周道軒,眼裡卻有着不屬於這般年紀孩子的執着和些許敵意。

「我叫周道軒是這小子的哥哥,當然我好久沒來帝都了,或者說我是鎮東將軍的兒子你會更好理解。」周道軒輕輕的話語卻讓面前的少年卸下了所有的心房再一次哭了起來,好在這次傻弟弟開了次竅趕忙上前想要安慰人家,然後周道鳴下句話讓周道軒想胖揍他一頓。

「哥你怎麼又把人家弄哭了,你是不是不會和人家女孩子說話啊。」說罷留了個後腦勺給周道軒安慰起了人家小女孩。

「呼!」周道軒長出一口氣才把自己想胖揍自己弟弟的想法壓下去。「我今天還要去將軍府看看就不陪你了,考核給我使出十二分力氣,不然回去估計我怕是也要被老爺子訓一頓,另外,林薇同學要是不介意的話,有空可以來我們家玩,畢竟這小子姐姐一個人在家也挺無聊的。哦對了這裡是帝都。」說完周道軒便瀟洒離去,留下一臉茫然的周道鳴和一臉複雜的林薇。

「謝謝。」

「啊?啊!沒事沒事,我應該做的。」

「噗哧,哈哈哈……」

「誒?啊哈哈哈……」

壽林街一直是王公貴族居住的街道,就是位於帝都東部,相當於周道軒還要從西城區的學校跨過皇都去東邊,好在鎮東將軍府就在壽林街第一家,畢竟當初老爹嫌麻煩就直接選了最近的,當然那時候這裡還不叫鎮東將軍府。推門而入,並沒有出現幾年未住人的蕭索和滿是灰塵,相反,不管是庭院還是屋子裡都給人一種不僅有人住而且還每天把這麼大的院子打掃個三四遍,這倒是把周道軒整不會了,出門看了一眼牌匾,嗯是鎮東將軍府。

「你是何人為何出現在這,你可知道這是什麼地方竟敢擅闖。」一聲嬌斥打斷了周道軒的思緒。正待轉頭回話,一抹寒光卻已先至,周道軒眸光一閃迅速低身回踢,身後的人迅速改變劍招,擋在身前。

「呵呵姑娘,這裡是鎮東將軍府我還是知道的,畢竟我還是識字的……」只見眼前少女穿着一件貼身的淡黃色裙子,齊腰的黑色長髮用淡藍的絲帶綁起隨風搖曳,劍身的赤紅反襯在如玉般的肌膚上熠熠生輝,綉眉緊蹙,如水般的眼眸緊盯着面前的少年,不得不說眼前的少女驚艷到了周道軒,以至於有了片刻的失神。可是少女可沒功夫給他失神。「你既然知道為何還要擅闖。」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