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型星路》[幻型星路] - 第4章 小打小鬧罷了

第二天一早,周道軒便被自己弟弟周道鳴殺豬般的叫聲吵醒,甩了甩自己還不算清醒的腦袋,心裏默默的想着或許正因為是還小,所以精力充沛吧。

好在吃飯的時候許歆叔母為周道軒解惑了,原來周道鳴早上不知道想着啥,結果進錯了門進了自家姐姐周道熙的房間,雖說他兩房間挨得近也確實一起長大,但是已經十二歲的周道熙卻也知道男女有別,於是把十歲的弟弟胖揍了一頓。看着仍不解氣的周道熙和一臉慘兮兮的周道鳴,周道軒也是嘴角抽了抽。

好在還是安穩的吃完了一頓飯,孩子八歲時便可進入四方學府和帝院學習,十歲時會由各個學府對學員進行一次審核,這次審核和孩子們的幻形武裝掛鈎,因此不管什麼家庭對於此次審核都會及其上心,學員在十五歲時便會從各個學府的外院畢業,之後的路便會各不相同,有的可能回家繼承家業,有的可能入伍參軍,然而各個學府學員最希望的莫過於是進入學府內院深造,如今雖說十五歲的學員畢業季結束了,但是十五歲以下的學員仍舊要等到七月才能結課。

因此周道熙和周道鳴還要去帝院外院上學,本來這個任務一直是金叔負責,奈何周宏林為了鍛煉小孫子的體力,於是在他十歲認路以後都讓他從東郊的周家跑到帝都的西城區上學,這段路程不可謂不短,哪怕到現在周道鳴跑起來也是夠嗆,好在他一次沒向老爺子求過情。

剛好昨晚老爺子和龍叔都讓周道軒去自己帝都的宅子看看,雖然自己老娘不怎麼喜歡,但是自己的兩個長輩都說了,於情於理還是要去看看的,所以周道鳴上學的路上便多了周道軒的陪伴。

「道軒哥,你現在什麼境界啦。」周道鳴一邊跑一邊好奇的問道,畢竟看到自己哥哥這麼輕鬆就能和跑了半年的自己保持一樣的速度,這激起了周道鳴的好奇心。

彷彿看穿了弟弟的小心思,周道軒只是道「畢竟我們都是這麼過來的嘛,儘管方法不一定相同罷了。倒是你小子早上什麼情況,想什麼那麼入神,進錯門了都沒反應過來,愣是看着你姐穿上衣服。」

周道鳴傻呵呵的笑了兩下,小聲道「哥我和你說你別告訴別人啊。」周道鳴悄咪咪的把自己打架的原因交代了,原來十歲的學員已經到了考核的時候並且這次考核完了便會帶學員進行幻形武裝的匹配,如果能夠得到認可便可以使用這些幻形武裝,好巧不巧周道鳴班上有個女孩子叫林薇她的各項數值都可以達到幻形武裝·鹿林的匹配要求,奈何隔壁班也有個女生看上了鹿林可惜數值相比較林薇都差了一點,於是便動了壞心思,想着要是最後一門考核林薇不在,不就外事大吉了嘛,於是便找了一些高年級的男生想要在放學後對林薇動手,好在周道鳴恰巧看到了於是便打了一架,周道鳴雖然跑了半年奈何雙拳難敵四手,好在有警衛即使趕到,不然兩個人估計都要在床上躺一段時間,但即便如此身上的傷也沒好利索,而且周道鳴這小子性子死倔問他怎麼回事,告訴老爺子和許歆叔母的都是打架打架,這點可把老爺子氣壞了,周道軒估計他是不想牽扯那個女孩子,但是為了維護弟弟格外看重的面子也就沒問了。

「那現在身上的傷怎麼樣了。」周道軒關心的問道。

「嘿嘿,在爺爺的『禁足』下好的七七八八了,雖然有點小疼,但總比缺席最後一次考核重要。」看着弟弟實誠的笑容,周道軒一顆心也放下了,本來還擔心沒了慕叔的看管,周道鳴可能走上不好的路子,現在看來倒是自己瞎操心了,畢竟叔母和老爺子還在呢,而且以老爺子的人脈哪怕周道鳴不說,老爺子也知道了不然也不會以禁足為由拿出家裡秘藏的傷葯給周道鳴用,說不準以老爺子的性子已經上門找過人家了不過一碼歸一碼自己這個哥哥好歹作為『知情者』不幫自己這個傻弟弟一把實在說不過去。

「傻小子,有時候幫人也是講究方法的,真以為像小說里那樣從天而降的英雄就能有公主喜歡了?既然喜歡就要去說啊。」聽到周道軒的話,傻小子彷彿被揭穿了埋在心湖底的秘密,瞬間漲紅了臉當他想要辯解什麼的時候卻發現周道軒的身影不見了,只感覺頭頂的艷陽被陰影遮蔽了,周道鳴抬頭望去,只見一個幽藍色瞳孔全身赤紅的幻形武裝懸浮在頭頂,胸口亮紅色的核心中彷彿有隻真龍在遊動,幻形里傳來熟悉的聲音「那麼,可愛的小王子,讓我們去迎接你朝思暮想的小公主吧。」下一刻赤紅幻形脖頸處的兩條幻帶隨風變換,帶着周道鳴衝天而起。

「報告!剛才有個紅色的幻形從郊外直接飛到西城區。」上首的老人卻是擺擺手示意不用管,今天是十歲學員最後一次考核的日子,甚至有比用幻形帶着自家孩子進場更誇張的方式,所以城防總督也不甚在意。

「嘖,算了撥個電話給教育部,讓他們下次注意點,別沒事找事給我們城防部增加工作!」看着五花八門的入城報告,城防總督終究還是忍不住了。

「嘿,道軒哥,你看這是我們的教學區,平時大多數課程都是在這裡學習的,那邊那棟鐘塔形狀的建築其實是我們的圖書館,平時很多外院高年級在那自學,前面這個湖可不得了……」體驗了一把「專車」接送的周道鳴激動萬分,這不趕着時間還早拉着周道軒介紹起了帝都外院。

「韓沐沐,你不要欺人太甚!」一道憤怒中包含着委屈的聲音從教學區傳來,周道鳴聽到後登時一個激靈,緊接着飛也似地向聲源跑去。

「呵呵,林薇據說上次放學的時候有個傻子英雄救美不知道這次還有沒有人能夠幫你,鹿林我勢在必得,還希望你這個失寵的林家人多點自覺。」只見一個趾高氣揚的小女孩對着另一個扎着雙馬尾的小女孩不客氣的說道。一聽到「失寵的林家人」幾個字,林薇眼裡的眼淚便止不住的打轉。

「指使高年級打低年級,你怎麼好意思呢,韓沐沐虧得你們班還有那麼多男生心儀你。」周道鳴一個健步便站在了林薇身前,二話不說便開始了反擊。

雖然周老爺子在成為帝都首屈一指的商人以後並不怎麼喜歡出面了,但是並不代表帝都沒人認識他了,也因此他的子孫後代也是達官貴人關注的重點之一,而在帝都學院上學的周道熙和周道鳴更是如此。

韓沐沐看到周道鳴為林薇出頭,心裏更是不忿,明明自己要比這個林薇好看多了,也不知道林薇對周道鳴下了什麼迷魂藥,這個周道鳴就一直纏着林薇護着她。然而不論心裏多麼惱火,韓沐沐的家世可沒雄厚到和帝都商業一霸相比,因此也是有所忌憚。

「呵呵我當是誰呢,原來就是個跑商家裡的,沐沐別怕,哪怕天塌下來我也能給你撐着。」看到韓沐沐忌憚的表情,人群中一個高年級的學員不可一世的走了出來,只見他肥胖的身體一出來,其他圍觀的高年級學員都是紛紛避開,而有幾個卻是諂媚的上前道「哎喲,哪輪得到風少動手呢,區區跑商家的,由小的幾個代勞就好了。」

被稱風少的學員看到幾個學員如此識趣,便隨意的點點頭,接着便什麼都不管向著韓沐沐走去。韓沐沐看了一眼幾個高年級不懷好意的走來,對着周道鳴和林薇嗤笑一聲便笑意盈盈的向那位風少走去。

「喂喂,堂堂帝院就是這麼欺負學弟學妹的。」一道略帶誇張的聲音在那幾個高年級身後響起,還不待他們吃驚,便被撂倒在地疼的哭爹喊娘。看到那個熟悉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