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型星路》[幻型星路] - 第3章 遊子離家

半個月的時間一晃而逝,半個月前當周道軒從駱家回來並且表明了去中域的態度時,家裡的二老是喜憂參半,但既然是孩子自己決定的他們決定支持,現在也終於到了分別的時候,三人去了駱家,駱雲瑤的哥哥駱海讓大廚備宴。

駱庭風和駱庭雨兩個人順利的成為樊老的弟子,只要等待八月份開學便可以進入東都學府內院學習,然而時至今日二人才知道自己哥哥為什麼沒有被任何一個導師選中,現在正在和周道軒鬧脾氣。

「軒哥你是不是嫌棄我們拖後腿所以去中域上學。」

「怎麼可能呢庭風,主要是皇帝有令。」

「軒哥你還會回來看我們嘛。」

「東都可是我家啊,想什麼呢庭雨,你軒哥肯定會回來的。」

「軒哥據說中域有許多狐媚子你可別被騙哦」

「嘿臭小子你軒哥多光明磊落的人,別瞎說。」

「哥,你和軒哥說啥呢,非要避着我。」

「沒,沒說啥……」

一家人有說有笑但是時間卻不可能定格,很快就到了第二天,一行人一路送周道軒到了列車站才肯離去,隨着列車出發,望着家人們越來越渺小的身影,周道軒鼻子一陣發酸,甩了甩頭內心暗道「遲早要回來的。」很快周道軒便被靈能列車給吸引了,靈能列車在先帝時便有身影,但那個時候更多用於戰爭,而如今天下初定,李逍龍下令對列車改革以便民用,現在這種多車廂載客靈能列車便是改革後的產物,列車在軌道上肆意馳騁,看着四周快速倒退的景物,周道軒心中不禁有股神奇的能量產生,這股能量順勢推着周道軒的境界往凝念中期而去,但是周道軒很快便壓下這股能量,他知道這股能量是外祖母給自己的那顆龍珠產生的,真龍作為古老的幻形生物霸主之一,集聚精華的龍珠更是彌足珍貴,沒有經過梳理而輕易吸收反而會導致浪費,於是周道軒也不再關注周邊的景色,在單人間里細細梳理那顆龍珠的力量。

「混賬,看來我這些時日對你太過放縱了,我的大總管!」一處精緻的別院中,中年男子怒目而視地上那個長跪不起的人,精緻的衣服彰顯着中年男子不凡的身份。

「若是陛下無法息怒,仆願以此身謝罪,但是收回四方權柄之事萬萬不可拖延。」跪在地上的兩鬢斑白的男子額頭鮮血直流卻視若無睹。

李逍龍拿着手上的信紙,看着地上的人,心裏只感覺有一團火卻無處發泄,他是下過讓各地鄉紳豪門弟子來帝都交換學習之事,但是從未說過四方鎮守一定要讓嫡系弟子來帝都學習,這方面李逍龍自己還是有一些私心的,西都本就是皇族子弟在把手,鎮守更是深受自己信任的皇弟。北都掌權是原風國,而風家本就是當地豪門,南都武林盟更是由林家一手把控,林家也是當地最大的豪門。但是東都周家卻是因為周羽玄成了鎮東將軍才在東都落地的,而本家仍然在帝都。所以原本的命令,東都周家完全可以不派遣人來,然而眼前這個跪在地上的卻陽奉陰違篡改了自己的命令,哪怕李逍龍知道他本意是好。

「罷了,辛叔,只此一次,您老趕緊下去治療才是真的。」最終李逍龍還是選擇放下,辛叔作為老爹輩分的人,論起來仍算是長輩,更何況同父親也是過命的交情,於自己也是擔心這天下再出事端。跪在地上的辛洪明聽到皇帝鬆口,也是鬆了口氣領命退下,辛洪明當初隨着先帝李啟一起征戰天下也立下過汗馬功勞更是看着李逍龍長大,知道李逍龍和周羽玄是拜把子兄弟,但是不狠如何能夠快速的收權,想要和平的收權在辛洪明看來是不可能的,那麼不如直接攤牌,當然這樣肯定不能有地方擁有特權,不然很容易站不住理反而被他人反制。

李逍龍眼神複雜的看着蹣跚退下的辛洪明,輕嘆了口氣,收好手裡的信件,「今天是六月二十吧。」在這空無一人的院子里獨自感慨,當年也是這天他和好兄弟隨軍出征安定西方荒漠之亂,再往後幾年的這天有一個傻女孩為了他死在了自己面前。

「呼終於到了!」望着外面多如牛毛的人,周道軒深感不易,好在歷經五天的車程總算是安全到了帝都

「啊道軒哥這裡這裡!」只見一個小女孩正在竭力的在眾多人群中奮力的跳起突出自己的存在。

「道熙你就在那別動,哥馬上過去。」周道軒看到了周道熙於是向她招呼道,「也不知道慕叔怎麼敢讓十二歲的小妹妹來接我的。」周道軒一邊向著外面走去一邊小聲嘀咕。周道熙正是此次周羽慕派出來接周道軒的,一看到周道軒出來便迫不及待的要來搬東西,周道軒哪能同意,好在旁邊下人趕忙上前接過。

「金叔你先帶着道熙回去吧,我還有事情要去做下。」周道軒搬好行李對開車的金叔說道。然而還不待金叔開口,周道熙就不樂意了嚷嚷着要和哥哥一起去玩,無奈金叔只好陪着開車帶着兩人逛了一天街,這才知道周羽慕現在正在外面為了家族新的產業奔波,不然這次應該周羽慕來接他,而小弟周道鳴被周羽慕關在家裡禁足了,原因是在學校打架,就為了這件事老爺子沒少找周羽慕麻煩。不久夕陽西下,周道熙也心滿意足,周道軒才提出去郊區紅楓公墓去,隨後周道軒下了車拿着自己準備好的東西獨自走進公墓,金叔也聽着周道軒的話,帶着犯困的周道熙先回家去了。

在公墓的一角一座刻着蘭若鈺的墓碑靜靜的立在這,上面有着人來過的痕迹,但是周道軒並不在意一邊把自己帶來的東西一一拿出一邊輕聲說著「蘭姨,最近東都那邊戰事有些吃緊,老爹老娘都沒空來,這不趕巧了帝都學員招交換生呢,我便想着來看看你,這是你在東都最喜歡吃的蘭花糕,那時候我還小嘴饞的時候你偷偷給我吃我娘還追着我打呢……」周道軒說了很多很多,就彷彿回到小時候,那時候爹娘都忙。好在蘭姨還在東都,那時候他只管說,蘭姨抱着吃着零食的小姑娘靜靜的聽,那姑娘是龍叔和蘭姨的女兒叫李琦,後來蘭姨收到一封不知道哪來的信,便決然的離去甚至沒有和周羽玄和駱雲瑤道別,之後周道軒每年只有來這公墓才能見到蘭姨,小時候他不懂,長大以後卻是不想懂。

「喲嘿嘿,小朋友三更半夜不回家還呆在墓地可不是好習慣哦。」一陣陰冷的笑聲打斷了周道軒不停的低語,只見一個矇著頭面的怪人從夜色里走出,手臂臃腫且畸形,若是一些小孩子看到了肯定以為是什麼怪誕故事裏走出來的殺人魔。

「是啊確實有點晚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