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型星路》[幻型星路] - 第2章 回家(2)

看到家裡的二老這就陷入僵局,周道軒表示很無辜,他以為老爹已經提前打好預防針了,沒辦法只好輪到他出場了。「咳咳,娘,老爹說的是天下四都嘞,不只是光咱們東都的。」聽到兒子的聲音,駱雲瑤面色才稍稍舒緩,耐心的向兒子說到「道軒你要知道四都的鎮守並不全是皇室的嫡系,你爹的東都暫且不說,北都作為先帝打下的第一站,那時候雨國雪國風國只有風國是由人類建立的國都,先帝便將風國的一些人留下打理北都,隨後又是直接殺進中域,斬了所謂天命的皇龍平了戰亂,隨後憑藉著中域和東都的後援,直接一路深入西邊的荒漠,一路幫着南邊的武林盟和妖精的聯軍將巫林一族擊退,隨後更是將南都交給了武林盟打理,西邊則是由皇室成員親自把控,等到先帝回到中域的時候,想要收回一些地方權柄卻是可能要大動干戈,於是為了天下蒼生着想,先帝也就沒動這些地方,現在李逍龍應該是想要收回這些地方的權柄,而每個家族的嫡系後代往往都是接過權柄的首要人選,尤其是像北都的統治者曾經也是一國之主,現在要求各地鄉紳豪門選取一些優秀的學員,各地鎮守難道就沒有優秀後代了?如果有卻不願意送去,就以李逍龍那無情的性子肯定有數種辦法弄死這些不聽話的,要是沒有,剛好由他換人來接替,他想要的無非就是和平的交接這些權柄,這只是開頭罷了。」

聽了媳婦一大段理論,哪怕有一些說兄弟不好,周羽玄也是大肆恭維,生怕再惹着媳婦不高興,而周道軒雖然也算是讀過許多書,但畢竟也只是十五歲的少年罷了,現在聽了老媽的話,只感覺收穫頗多,看着獻殷勤的老爹和在一旁氣不打一處的娘,少年問了個讓兩人都不淡定的問題。

「那咱家想要造反不?」二老只覺得五雷轟頂,周羽玄一把捂住兒子的嘴,一邊道「臭小子你說啥呢,皇帝可是你老子拜把子兄弟,他信任我才讓我來守着東都這個門戶,在亂說你爹我就家法伺候了。」雖然駱雲瑤不喜李逍龍,但是也知道丈夫和他親如手足,雖然自己閨蜜早早去了沒有享受到所謂的榮華富貴,但是自己閨蜜給自己的信中卻是清楚的寫着她不後悔,駱雲瑤回憶着當初由傷痕纍纍的探子帶回來的信一時間輕嘆一聲,摸了摸周道軒的頭「傻孩子,想啥呢,至少你龍叔是個好皇帝。」周道軒點了點頭,東都確實越來越繁華了。

「那去就去唄。」周道軒無所謂道,二老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他膽子大還是沒心沒肺了。但轉念一想自己孩子說的也沒錯,駱雲瑤起身收拾碗筷道「你們爺倆定吧。」

看着媳婦略顯孤單的身影,周羽玄決定再給她疏導疏導,於是只留下周道軒一個人,看着旁邊收拾也不是不收拾也不是的下人,周道軒只好撓撓頭「趙婆麻煩你收下。」

「好的,少爺。哦對了少爺,駱家老祖宗想你了。」趙婆輕聲回到。趙婆自從駱雲瑤嫁給周羽玄時便從駱家跟着出來照顧駱雲瑤起居,周道軒小時候趙婆對他也是格外照顧,對周道軒來說也是親人般的存在,現在趙婆的一句話讓周道軒想起了駱家的老祖宗也就是他的外祖母,小時候有什麼不開心的事情,他就會往駱家跑外祖母總是會輕柔的摸着他的頭聽他抱怨。

第二天一早,周道軒就跑去駱家找外祖母商量,以前駱家在東都只能算中流家族,直到周道軒外祖母這代才開始發跡,到了駱雲瑤這代才真正成為了當地的龍頭家族。偌大的駱宅對於周道軒卻是輕車熟路,很快便見到了外祖母,此時的外祖母正在後面的庭院里修剪這她的花花草草,看到周道軒來了,便停下手中的活計,周道軒也很嫻熟的接下外祖母手中的活計幫着修建花草,這也是樊老經常讓周道軒來他院里打理修剪的原因,周道軒自幼就被外祖母帶着學了這些修剪的活計。陽光下,大男孩一邊修剪着花草,一邊向老人吐露着昨天發生的事情,一旁的老人坐在搖椅上靜靜的聽着,時不時回應兩句。

「還是年輕人辦事利索啊。」看着周道軒麻利的修剪完,老人忍不住感慨道。「小軒想做什麼就放心大膽的去做,是非對錯不到結果有誰能說的准。雲瑤沒嫁出去天天想着嫁出去,嫁出去以後羽玄又因為職務不能經常陪伴,好在她還有你這個孩子,他們吶都以為你還小,沒想法但是外祖知道你很小的時候就會幫着調劑父母之間的不和,比他們吶懂事多了,所以你來這一定是有了自己的想法罷。」外祖母依舊像着往常一樣手輕輕的摸着周道軒的頭,奈何十五歲的周道軒身高已經接近一米八,所以周道軒只能蹲在搖椅旁聽着外祖母的話。

「外祖母,我…決定去中域!」

「嗯嗯,不愧是我駱家兒郎,既然想去就放手去做吧。阿金去把我屋子裡那個盒子拿來。」駱家老祖笑着對周道軒說完便揮手讓旁邊候着的大管家去拿東西,不一會東西便來了,只見一個鎏金的木盒子透着沁人心脾的香味,而裏面包裹的東西卻是密不透風,不流露一丁半點。

「打開看看。」老祖笑着對一臉疑惑的周道軒道。周道軒帶着十分的好奇打開了木盒子,只見裏面靜靜的躺着一顆湛藍的珠子,細細看去那珠子裏面彷彿有條真龍在一望無垠的海面上騰飛,一時間周道軒晃了神。等到周道軒回過神來發現天色已經黑了,手中盒子里的那顆珠子也不見了,只聽見外祖母和藹的聲音「小軒天色晚了留下來吃個飯再回去吧,那顆珠子慢慢消化不必着急。」正當周道軒想說什麼的時候,外祖母卻悄悄的比了個噓的手勢,一時間周道軒眼眶紅了,「傻孩子,東西留着不用不僅佔地方還要積灰嘞,阿金讓小海準備好晚飯不然拿他是問。」大管家阿金迅速離去,老祖宗帶着小外孫一路走一路說彷彿有說不完的話。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