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型星路》[幻型星路] - 第2章 回家

周道軒回到了學府營地沒多久便看到了醫護人員抬着一張張擔架匆匆走了過去,那上面都是在考核時被海怪擊傷的學員,周道軒一臉肅穆的看着他們進入醫護帳,這些學員還有幾個能完好的恢復都是個未知數。

「軒哥,玄叔找你幹嘛啊。」這時膀子吊著個繃帶的駱庭風忍不住過來打招呼,奈何剛想跑動就牽扯到了傷口,疼的嘶嘶響,看的一旁駱庭雨趕忙拉住他。看到這小子還能活蹦亂跳的,肅穆的表情也化為微笑。

「沒啥,就是問問是不是真的殺了一隻六足海駒罷了,倒是你怎麼樣了?」周道軒走過去輕輕拍了拍駱庭風的肩膀。

「能有啥大事,你看我現在還好好的呢。」說著還想找個旁邊的石頭證明下自己,好在駱庭雨及時拉住了他,「可省省吧,醫生都說了讓你一周內多注意休養,你可安分點吧。」好在駱庭雨說完便去同老師核對分數去了,倒是讓駱庭風沒那麼尷尬,兩個大男生互相看了一眼都忍不住笑了起來。

畢業季的學員平均都是入微中期,這樣的修為已經足以是軍隊中十人隊的隊長,駱庭風和駱庭雨兄妹倆都是入微後期,周道軒自己已經是凝念前期,凝念正好對標B階的妖魔,但這不代表凝念就能夠同B階妖魔單獨一戰,更多時候同境界的人族修士是比不上同境界的妖魔,這主要就是因為雙方身體素質的差距,好在當修士達到控神境時,肉身強度便可以對標同A階的妖魔。所以當眾人得知軒風雨小隊碰上B階海駒時下意識便覺得要遭,但是周道軒可是曾經少年軍的領軍人物,沒有十足的把握,他怎麼可能把自己的弟弟妹妹置身危險中呢,一路的追趕都是為了消耗那海駒的實力,更不要說最後突破了B階有耗費了大量的體力,那六足海駒又有多少體力能應付全盛狀態的凝念呢。最後不出所料軒風雨小隊取得了最後畢業季的頭名,每年東都學府畢業季的頭名獎勵都十分豐厚,但是最重要的還是導師的選擇權,只有頭名小隊擁有的權力。

成績公布以後,有的小隊歡喜有的小隊憂愁,軒風雨是快樂的等到晚上解散由帶隊的老師們帶回東都,然而有的小隊卻是被某個人拉出去修理了一頓。

「誒你看到了嘛,墨魚他們小隊四個人下午又出去了,但是出來怎麼一個個都鼻青臉腫的。」

「據說是惹了軒風雨的,周道軒親自出手警告了一番。」

「也是墨魚自己管不住嘴能怪誰啊。」

「噓!噤聲。」

蒼老的磐岩一層層堆砌而上,古樸的石牆上遍布着累累傷痕,見證過人類的慘敗也見證過人類的崛起,撲面而來的厚重感讓這些戴月而歸的畢業生們更加深刻的意識到現在來之不易的和平,百年前整個大陸都處在紛爭和戰火中,北方有着食人的雪魔,西方的荒漠無時無刻不在上演着種種怪誕,南方常年處在巫林族與精靈族的戰亂中,中域的各個人族國家也是紛爭不止,東方海怪燒殺搶掠無處不在,直到一支鐵血之師,從東都這座石牆而出,征戰天下,平雪魔,斬皇龍,壓巫林,鎮莽荒,最後還蒼生一個和平盛世。

原本還有些熙熙攘攘的畢業生們,此時都保持着沉默走過了這石牆,過了石牆沒多久便傳來了人聲鼎沸的叫賣聲,畢業生們很快也融入了這鼎沸的人聲中。回到東都的學員們就像是水進入大海一樣,沒多久就分散開來各回各家了。帶隊的老師們也都回學府休息。

「娘,我回來了!」一開門周道軒就聞到了撲鼻的香氣,肚子里的饞蟲瞬間被勾起來了,只見大廳的**正擺着豐盛的宴席,一男一女坐在位子上閑聊,一看到周道軒進來,女子便起身向著周道軒走去。女子拉着周道軒左看看右看看,確認沒少啥才放下心來,青蔥的玉指輕點周道軒的腦門,埋怨道「出了門就沒給我省過幾次心,和你爸一樣的臭毛病。」對此正在偷吃的周羽玄就不樂意了,但是一來自己剛偷吃了幾道菜有點心虛,另一方面看到媳婦不善的目光,下意識的縮了縮。看到丈夫在孩子面前偷吃,駱雲瑤也是無奈搖頭,只好抓着周道軒的手去吃飯,一邊吃一邊聊,有說有笑,一家子其樂融融。

「娘,老爹說去中域的事情和你說了沒?」周道軒若無其事的問道,畢竟老爹先自己好多就回來了,應該已經說了吧,所以他就想早點把這事定下來,當然他自己不是很想去就是了。

「嗯?」駱雲瑤帶着疑惑看向了旁邊不知何時已經停下碗筷的丈夫。

「瑤瑤啊,為夫吃飽了先去洗碗,你和兒子先吃。」看着一旁急着要跑的丈夫駱雲瑤哪還不知道周道軒事情沒交代完。當下也不吃飯了,碗筷一頓就問道「夫君,碗筷到時候下人收拾就好了,你是不是有什麼事情沒有和我說?」

看着妻子和善的笑容,在軍營里說一不二的大將軍也不頂用嘍,周羽玄輕嘆一聲,「中域那裡要求四都各地的鄉紳豪門都要派遣一定數量的學子,在今年七月去中域進行為期三年的交換學習,當然也會有中域的世家將子弟帶到四都學府進行學習,這方面的消息過不了多久咱們東都學府應該就會放出風聲。只不過要求四都的鎮守都需要派遣人員進修,這是必須的。」聽到前半段駱雲瑤只是皺了皺眉,但是後半就讓駱雲瑤變成了炸了毛的貓。

「呵呵,還拜把子兄弟呢,這就沒了信任了?」

對於媳婦的冷笑,周羽玄只是無奈笑笑,畢竟在自己媳婦眼裡,自己的好兄弟就是為了皇權可以拋棄一切的人,當然這些周羽玄都知道,可是媳婦的好閨蜜確確實實的死在了皇權的鬥爭中,這點也是鐵板釘釘的事情,所以周羽玄也知道講道理這個時候不好使,於是偷偷瞥了一眼事不關己高高掛起到現在還在吃着的周道軒。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