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型星路》[幻型星路] - 第1章 畢業季(2)

想到來自中都的旨意,樊老也是無奈。

然而周道軒也不知道什麼中都的旨意,只是看樊老點評完了就在那發獃,連忙輕咳兩聲。回過神的樊老輕瞪了周道軒一眼,彷彿再說你小子不老實,「罷了罷了,既然確實是你們殺的,到時候和負責記錄的老師說下,但是這兩條腿我就帶走了。」說到最後一點時樊老格外鄭重,周道軒知道樊老也是一名幻形裝甲師,知道肯定是戰場上將士的幻形武裝需要這兩雙腿進行整改或者升級,當下也是表示沒有問題。很快樊老就拿着兩條腿匆匆的走了,周道軒和記錄成績的老師報備結束。直到這個時候周道軒才有空詢問駱庭雨他們的狀況,好在駱庭風挺抗揍的,這不剛回來沒多久人已經醒了,打聽到墨魚那個混蛋說的一番話就要衝出帳篷打他一頓,愣是給兩人一起押回去了,雖然押回去但是不妨礙傷口進一步加重,疼的駱庭風直抽氣。駱庭雨是又氣又笑,周道軒也是無奈笑笑,等到上藥的隨隊校醫出去,帳篷外傳來一道聲音「少將軍,將軍喊你過去」。

駱庭雨和駱庭風都擔憂的看向周道軒,周道軒給了他們一個安心的眼神便出去了,帳篷外站着一個魁梧的男子,他正是周道軒父親周羽玄手下的陪他東征西跑的心腹丁昌。

「丁叔,怎麼了,老爹找我什麼事?」周道軒笑着問丁昌,丁昌看到周道軒安然無恙也是悄悄鬆了口氣,畢竟之前校隊那裡一直傳來周道軒小隊遭遇了B階的海駒,當時眾人還在想只有入微實力的三人恐怕凶多吉少,而根據駱家兄妹回來狼狽的狀況也確實應證了大家心裏的想法,雖然後來周道軒回來了,但是那個時候也不清楚周道軒是不是強撐着,現在趁着休息,丁昌便過來看看,剛好周羽玄有事情找周道軒,丁昌也就一併帶話來了,拍了拍周道軒肩旁便將將軍要見他的事情告訴他,隨後二人很快就到周道軒的將軍帳。簡單的通報後,二人便進去了,帳內的周羽玄手指輕輕敲打着桌面,他的眼前正是一個全息投影的戰場圖,對應的剛好就是目前周道軒他們畢業考核的地方,準確的來說是東都學院借了東部守衛軍對抗來自深海的海怪的戰場的一小部分,用這一小部分充當學院考核的地方,眼前的投影圖正是整片戰場的全貌,帳內的其他軍官也沒有因為二人的到來停止交談,倒是周羽玄左側的第一位大將看向二人輕輕點頭只是很快就繼續加入討論。

包括剛進來的丁昌也是迅速進入狀態,這倒是讓剛到的周道軒有點懵圈。

好在沒過多久剛剛朝着周道軒點頭的將軍便輕咳出聲:「如今正是臨近夏季,海怪現在的猛攻正是因為他們沒法再炎熱的夏季上岸和我們進行長久作戰,所以我認為我們應該保持陣型,繼續防守,避其鋒芒,保護附近的居民,不讓海怪入侵附近的城鎮,然後再徐徐圖之。」周羽玄作為宏宇帝國的鎮東將軍之前也是南征北戰出來的,眼下說話的這位正是他左膀右臂之一「呂雲逸」,他和丁昌一人主攻一人主防,更是讓周羽玄如虎添翼,即便如此依然有許多年輕的將領希望能夠將陣線拉前,希望在夏季的安定期到來之前能夠多向前推進。望着依舊沒有定論的諸位將軍,周道軒也漸漸明白髮生了什麼,每年的春夏季交替的時候,東海以及更深處的海洋裏面的海怪就會像浪潮一樣瘋了般的向著岸上湧來,一來是因為沉寂了一整個冬日,二來則是夏季對於海怪來說過於炎熱,不能再陸地上長久的戰鬥,所以這個時候往往都是海怪們最為洶湧的時候,東都學府將畢業季定在這時候也存有幫助軍隊解決一些低端海怪的心思。而今年相較於往屆幾次,海怪的攻勢顯得有點後繼無力的感覺,究其原因是因為周羽玄再初春的時候主動帶着軍隊向這海怪在陸地的前哨戰發起了多次進攻,並且效果顯著,但同樣反應過來的海怪也是發動了堪稱瘋狂的反撲,在那場持續了數日的攻防戰中,鎮東軍甚至將後備軍乃至少年軍都搬了出來,周道軒正是當時少年軍的領將,好在最後鎮東軍將海怪打退,將海怪的幾個靠近城鎮的前哨站徹底拔除,隨後迅速修建工事,形成了現在臨時的戰備基地,這也使得海怪後期的多次反撲都無功而返。這也是為什麼本該是海怪最猖狂的時節卻讓人顯得有點後繼無力的原因,更有很多年輕的將領覺得這是一路攻向大海的大好時機,這也是將領們現在談論的重點——攻還是守。

呂雲逸話落,一些主攻的將士們紛紛看向丁昌,丁昌卻不言語只是看向正聚精會神看着眼前的戰場圖。「暫緩攻勢,以此為戰略重心開始修築防禦工事,再向前每隔五十里修築傳訊塔,在各個塔下修築工事務必確保附近的各個村落在夏季結束之前免受海怪的騷擾。」望着周羽玄指在地圖上的一點,一些老牌的將士們立馬看出了端倪,周羽玄所指的地方進可攻退可守,而且作為東部最高的指揮,他的目光不能只放在這一個夏季,他要的是東部地區的長治久安,傳訊塔的搭建並不費事而以此初步構建的通訊網絡不僅可以讓一些沿途的村落有了互通傳訊的方式,還可以更早的發現海怪的行蹤,再遠點甚至可以在海怪消退的時節迅速攻略海怪陸地上的哨站。一些年輕的將軍也漸漸反應過來,很快攻守雙方都達成了一個微妙的平衡,見此,周羽玄便讓各將士退出軍帳,只留下了周道軒。

「可以啊你小子,斬了一個B階海怪。」當確認人都走了以後,周羽玄揮揮手示意周道軒過來,順帶着摸摸了周道軒的頭。

「嘿嘿,那隻海駒剛剛進階還不穩固,運氣好罷了。」雖然沒有剛才那麼嚴肅的感覺,但是畢竟還在軍帳中,周道軒略帶靦腆的笑了笑。

「嘿,你小子還不好意思了,家裡也不見你這樣。放心老爹喊你來一是看看你有沒有缺胳膊少腿,不然不好和你媽交待。二嗎……」

看着老爹沉吟且愁眉不展的樣子,周道軒也不好讓他為難,開口道「咋了老爹,只要不是讓我帶着少年軍再突襲一次人家老巢我都可以試試。」

一看乖兒子鬆口了,剛眉頭都要擰到一起的周羽玄高興的拍了拍兒子的肩膀「不愧是我兒子,就是你叔叔想你了,想讓你去中域給他看看。」

這下子輪到周道軒不解了,他就一個小叔叔在中域周家,本來周家偌大的產業應該由周羽玄負責,奈何周羽玄不樂意,趁着周宏林也就是周羽玄父親,周道軒爺爺不注意跑去參了軍,這一去最後就成了鎮東大將軍,一年也會不了幾次中域,最後老爺子只好把家業交給老二也就是周羽玄的弟弟周羽慕打理,為此沒有少拿周羽慕出氣,每次回去兩兄弟也是被老爺子訓的一陣紅一陣白的,周羽慕也經常數落周羽玄,但是對周道軒倒是挺好的,但是周家因為就兩個兒子,相較其他世家卻是顯得有些人丁稀疏,因此周羽慕也可以說為了周家家業常年奔波在外,就連家裡的一兒一女一年也不見得能見幾次。

「慕叔難道要不行了?」皺眉思索了半天的周道軒最後只能得出這個結論。

很快一個暴栗就降臨了,「嘿你小子不能盼你慕叔點好的嗎,不然今年年假回去他又要數落我。」最後一句倒是周羽玄小聲嘀咕。

「欸嘿嘿,那慕叔見我-幹啥。嘶不對,難道……」

還不等周道軒說完,周羽玄便點了點頭「哎對了,是你龍叔要見你。」雖然周家只有兩個兒子,但是周羽玄在參軍的時候遇到了一個拜把子的兄弟,兩人都從一階小兵做起,一個最後成了鎮東將軍周羽玄,一個成了當今宏宇帝國的國主李逍龍。

聽到老爹親口承認,周道軒迅速道「老爹,我剛剛啥都沒說,庭風還躺着呢,我先去看看。」

不待周道軒走動一步,周羽玄就板着個臉嚴肅道「男子漢大丈夫說話怎麼能不算話呢,爹怎麼教你的,君子一諾千金重……」被周羽玄逮着訓了一頓的周道軒最後只好生無可戀的簽下了該死的「軍令狀」。望着周羽玄陰謀得逞的嘴臉,周道軒嘴角抽了抽,小聲問道:「老爹,這事我媽知道不?」一瞬間正應了那句話此時無聲勝有聲。良久,「去去去,回去再和你媽說。」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