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型星路》[幻型星路] - 第10章 開學測試開始

風曜明的臉色陰沉到哪怕是卡爾蘭達也不願意過來說啥,但是這個時候溫蒂妮卻像個大姐姐一樣站了出來,從風曜明手裡拿走了門鑰匙。「巧了,這不是門對門嗎?」看着鑰匙把手那刻着的211和溫蒂妮手裡刻着210的鑰匙,卡爾蘭達再也掩飾不了臉上的笑意,然而這笑意對於風曜明卻像是刀子一樣扎在心口。

周道軒把金赤送到醫務室以後便交給了醫務人員,四人迅速的溜出去吃夜宵,競技場內的喧鬧紛爭和他們就沒啥關係了。第二天中午的時候,四個人就開始向著搬運自己的東西。四人宿舍那麼一層就有四個宿舍,二人宿舍那麼一層也就兩個宿舍,這也是為什麼學員都希望能住單人宿舍的原因,進了單人宿舍就意味着你一個人佔了一層樓。雙人宿舍里更像是公寓一般,分別是兩間卧室以及自帶的洗浴間,客廳廚房,還有就是外面陽光房。哪怕是對於四個人來說這間房子都不會嫌小,更不用說兩個人了。

醫務室內,金赤緩緩的睜開雙眼,看着頭頂潔白無暇的天花板,思考着昨晚的戰鬥。

「啊呀,你醒了?你們遺民的恢復速度都這麼快的嗎,要是正常人……哦不對正常人也不會拿身體去接那麼恐怖的衝擊了。」金赤偏頭看向自己身旁自稱學姐的短髮少女,老實說金赤覺得自己站起來都比她高一個頭,但是奈何自己是病人至少在她眼裡。如雪般的齊肩短髮順着低頭查看傷情的沈嬌嬌一齊滑落,沈嬌嬌輕輕收攏耳前的碎發直起身子看着躺在病床上的金赤,

笑道:「嗯,恢復的確實很快,不過回去以後要注意別讓傷口二次開裂了哈。」還記得昨晚周道軒攙扶着一個胸口像被開了大洞的金髮少年來的時候可是把沈嬌嬌嚇壞了,還額外說教了一番新生也不該這麼留不住手云云,更過分的是這個受傷的新人竟然半夜起來想着逃跑,自己有那麼嚇人嗎?雖然喜歡和幻形武裝打交道不會打扮了點,但是也不至於半夜嚇的人逃跑啊,最後的結果就是金赤的傷口裂開,沈嬌嬌害怕他醒了再次逃跑就一直呆到了早上。

「呼啊……既然你好的差不多了,那我就先睡會了,你走的時候記得把門關上就好了。」說著轉身想要關掉通了一晚上風的窗戶。

「謝謝!」金赤看着那道白大褂的身影,心裏沒來由的想起自己母親第一次教會自己的人族語言。

看着被自己半夜拖回來好說歹說的少年破天荒的開口說話,倒是給沈嬌嬌愣住了。「什麼嗎果然能說話嘛,所以也能聽懂我說的話對嗎?」

看着面前人兒的笑靨,金赤下意識的嗯了一聲。「是嗎,那我就不困了,我得好好給你惡補下校園的競技規則了。」一瞬間金赤感覺和煦的笑容瞬間多了幾分冰冷忍不住抖了一激靈。

持續了一天加一個晚上的宿舍傳統終於在開學的第二天結束了,雖然大部分都是二年生在新生身上找到了當年自己被打的感覺,但是仍然有小部分的二年生翻車了,不過截至目前為止還沒聽見有三年級被挑戰的事情,至少新生暫時沒有人有這個能力就看一些二年生的想法了,不過這些和新生也已經沒太多的關係了,因為開學的第一件大事就要來了,評定各個新生水準的開學測試也是初次分班的大頭。

這次新生的測試據說是由方校長和皇帝陛下雙層把關,測試的場地選在了西郊的宏宇山脈,那是宏宇帝國初建時擋住來自西方荒漠遺迹攻擊的天然屏障,之後更是借住它進行了對於西方遺迹的反擊並成功在西方的荒漠里站穩了腳跟,而如今承載着歷史硝煙的戰場變成了妖獸和探險者的天堂。

對於這次新生來說這樣一個開放的測試不得不讓人提高警惕,往往越開放的測試場地伴隨的必然是開放卻嚴苛的得分條件,事實也正如新生所預料,他們需要從山脈的腳底出發出領取自己的征討目標,可以是山脈深處棲息的妖獸也可以是盤踞在山脈里作惡多端的盜賊,並且一旦出發除非轉交學院的任務或者學院發出返回的信號不然只能在山脈里呆滿十天,這十天的通訊和評分的交接都會由頭頂的「小天鷹」負責,小天鷹是科研院開發的戰略探測機,能夠適應海陸空三方面的探測需求,學員的表現也會通過小天鷹後觀察的老師進行公平公正的評判。

「老沈啊,你說陛下這麼安排會不會有事啊?」

看着面前賣相凄慘的老友,沈暮景嗤笑一聲,「你不同意,陛下真能放它進來?得了得了,東西都借給你了,還想要啥,老頭子我除了這一屋子的研究品,就剩我那個孫女了,你還想咋滴!」

看着老沈彷彿大出血般的痛呼,方常青也不好意思賣慘了,畢竟好不容易賣慘讓陛下放它進來又順帶抄了一波老友的家,還是不要讓老友在破費了「哎呀,你這話說的,咱兩誰跟誰我就想來你這喝口茶,訴訴苦嘛,你看你,別激動別激動。」

氣呼呼的老沈看了看自家這個缺德老友,眼神再三確認了不會坑他以後,才三步一回頭的去拿自己收起來捨不得喝的好茶。

「老沈,你說這些孩子測試完有多少決定要退出?」聞着茶香應該也差不多了,方常青邊說邊起身從思考的沈暮景手裡接過茶壺,先給老友倒了一杯再給自己倒一杯。

「按照以往的例子,剔除掉那些受傷嚴重和造成了心理創傷的,差不多應該有百分之十吧。」沈暮景輕輕抿了口茶,緩緩的說出自己的想法。

「這百分之十會包括那三方的後輩嘛,如果有,那我們的陛下該怎麼辦?」聽着方常青富有深意的話,沈暮景也微微皺起了眉頭,按理說自家陛下肯定不會做這麼蠢的事情,哪有想整治你讓你剛來幾天就回去的道理,那豈不是連敲打都不如。但是對於三方世家的狡猾確實又讓人擔憂,看來今年退出的可能不止百分之十了。

「不過,有三家絕不會退出,哪怕是死。」

看着投影里摩拳擦掌的學員們,方常青輕輕的笑着道:「東方周家那小子絕不會跑,因為當地豪門的駱家沒有一個人來。對於南方的武林盟更是不敢走,對於他們來說巫林族的威脅遠遠大於我們帝國,而且武林盟內部也是矛盾重重,林家仍需要我們的助力壓下這些錯綜複雜的矛盾。至於北方嘛,呵呵,據說那條被先帝斬掉的由皇氣匯聚的巨龍還在北方吊著一口氣,如果是真的,那麼風塵暮絕對不會放過這個機會,可是對於已經滅國的風家絕沒有那麼龐大皇氣去供奉那條龍,既然如此風曜明的到來也就顯得十分合理了。」聽着自己老友的一通有理有據的分析,沈暮景恍然,然而卻沒給自己老友顯擺的想法,就是喝了口茶回應了一聲,示意他自己知道了,果然看到沈暮景這個反應,方常青卻顯得有些意猶未盡,彷彿再說老夥計,你可以再多點驚訝,然而沈暮景連個眼神都沒給他,只是看着投影。

「那風曜明又應該怎麼去奪這個皇氣呢,靠着來內院上學?」方常青被這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