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型星路》[幻型星路] - 第1章 畢業季

當驕陽徐徐從海平面升起,這座帝國最繁華的都市也從寂靜中蘇醒過來,大街上很快就會變得車水馬龍,叫賣聲是那麼的響亮,來來回回的人們絡繹不絕卻不嫌擁堵。「東都」——宏宇帝國現今最繁華的都市。同樣這裡也有着不遜色帝域帝院的學府——「東都學府」,如今更是東都學府每年一次的畢業季,每年的畢業季都是最熱鬧的,同時也是最危險的,它需要的不僅僅是理論知識,更多的還是實戰。

「目標現在正在向著東南方向逃竄,目標肩膀和腹部各有一處明顯傷勢。」一道略顯稚嫩卻十分冷靜的女聲在通訊頻道里響起。

「收到,庭雨繼續監視目標,庭風彙報傷勢。」在女聲話音剛落,一道帶着些許焦急的聲音響起。

「還行軒哥,那支海駒比我傷的還重。」話雖這麼說,但是聲音明顯帶有顫抖。

通訊器里沉寂了一會,周道軒便下令「庭風由安全路線返回庭雨身邊待命,由我繼續追擊海駒庭雨在必要時刻給予火力支援。」

「軒哥,我……」駱庭風還想在說什麼,但是庭雨卻在頻道中驚呼出聲「那支海駒的腹部好像在長出什麼東西。」

「它在嘗試進階,各單位迅速就位,庭雨開槍拖延它進化時間。」周道軒沉聲道。

「是。」兄妹倆異口同聲回答道。這次駱庭風很順從的聽令,如果是四足海駒他還能幫忙掠陣但如果是六足那麼他去只有添亂的份。

「軒哥,注意安全,實在不行咱們畢業目標就換個。」

「哪怕它真的進階到六足我們可能要避其鋒芒,但是現在它還沒成功更不要說受了重傷,放心吧庭風。」

一處山崖上,一具雪白的幻裝正匍匐在地上,漆黑的槍口正盯着那個一邊逃竄一邊進階的海駒,而在收到指令後,一道迅猛的紅光便從槍口衝出,直擊海駒。海駒凄慘的叫聲瞬間響徹這片樹林,然而很快一道由水構成的長矛從煙霧中竄出,以極快的速度射向山崖,此時的駱庭雨完全沒有反應時間,好在另一道白色幻裝舉着白色的盾牌從山崖附近的林中衝出,在空中擋住了這根長矛,那面盾牌隨着長矛的斷裂應聲破碎,駱庭風也因為慣性拋出很遠。看到這一幕,駱庭雨驚叫道「哥!」

「嘿嘿沒事沒事,咳咳。」

「庭雨,帶着庭風退到安全距離,我到位了。」

「是。」在聽到庭雨回復後,周道軒便關閉了通訊器,對着眼前已經成為B階的海駒自言自語「我的弟弟妹妹受你照顧了。」

海駒對此卻是輕蔑一笑,彷彿在說你一個入微巔峰的如何能與進階成功的我相提並論。然而下一瞬一道赤紅的光閃過,海駒剛誕生的雙足便被削斷,赤紅的光正是周道軒幻裝脖頸那隨風閃動的幻帶。這一刻海駒內心湧現的不是憤怒而是恐懼,它完全沒看到眼前這具赤紅幻裝如何出手的,當它知道出手時,自己已經少了雙足,沒有多想海駒轉頭就想走,可是周道軒怎麼會讓它如願,胸前核心大亮,緊跟着一道紅色的殘影便從原地消失,六足海駒不計代價的釋放水矛,試圖打斷那彷彿死神的殘影,然而死神怎麼會停下腳步,當海駒再回頭時它看到的卻是它的倒在地上的軀體。

東都學府的休憩地,駱庭雨把受傷的駱庭風帶回屬於自己隊伍的營地,剛收起幻裝便看到有個滿面囂張的人走過來,駱庭雨看到此人便皺起了眉頭但想到自己的哥哥受了傷還在昏迷,軒哥還不知道怎麼樣,她也沒心思管這個仗着自家有點勢力就看不起人的二代,然而正當她拿出療傷的藥品,墨魚卻是譏笑道:「呦呦,這不是駱家大少嗎,大家快來看看,這躺在地上快的要死的是誰啊。哈哈哈。」

「墨魚,這裡是學院的營地,還請你自重。」墨魚聞言回頭便看見面若寒霜的駱庭雨,二話不說就想把手往駱庭雨腰上靠「啊呀,這不是庭雨嘛,你看看,墨大哥眼神有點不好。」

駱庭雨那看不出墨魚的意思,直接將墨魚的手打飛,冷聲道「請你自重!」墨魚的臉色一瞬間沉了下去,兩人對視,但是眼裡的殺意卻彷彿實質令人膽寒。

「駱庭雨,你家不過是攀上了周家而已,真以為自己是個東西了?而且有人說你們是招惹了六足海駒吧,而且你和你哥還直接走了把周將軍的心頭肉周道軒丟在裏面了吧,虧你們兄妹兩平時大哥大哥叫的熱乎,你覺得這樣子周將軍還能護着你們駱家,呵呵放心不久後我爹就會向駱家提親,你好好準備啊。」一旁同墨魚有關係的老師聽到了,也是走過來剛想開口訓斥駱庭雨丟下隊友,頭頂卻被陰影覆蓋。

「呵呵,原來沒有證據的話,通過沒腦子的人說出來,也有人會信。」一道冷笑從頭頂傳來,然後營地的眾人便看見一道無頭海駒從天上墜落,嚇得墨魚和那位老師直接躲到一邊,無他,無頭海駒就是從他們頭上掉下去的,然後眾人便見一道赤紅的幻翼遮天蔽日,赤紅的幻裝卻彷彿太陽一般耀眼,令人不敢直視,直到他降落到地面,幻翼重新化為幻帶隨風飄動,很快幻裝恢復成槍形態將之前手中海駒的頭顱定在無頭屍體的前方,對着遠方滿頭華髮面朝大海閉目的老師拱拱手,尊敬的說到:「請樊老幫我們軒風雨小隊評判下這頭魔物。」樊老緩緩睜開眼,看了看周道軒,正準備起身卻聽「哎喲,老頭子我這好些時日不動了身子骨,都動彈不了了。」周道軒悄咪-咪給駱庭雨,駱庭雨那還不懂,連忙過去攙扶樊老,到了近前,樊老忍不住感慨一聲,「還是小庭雨懂事啊,這麼懂事的孩子還受人刁難,真是虧德行啊,是不是啊,小林。」只見那個之前被從天而降的屍體嚇到的老師臉色慌張的站起來「是樊老,您說的對,那個庭雨同學,對不起老師剛剛也沒問清楚,這是老師的錯,還希望你不要記在心上。」駱庭雨終究還是15歲的女孩子,想想也就算了。

「還是女孩子體貼啊,小庭雨啊,以後來東都聖學院來老爺子這幫忙剪剪花好不好啊。」這話一出不僅是駱庭雨人愣了下,營地的眾人無不愣了下,除了惹出這事的周道軒,看着旁邊擠眉弄眼的周道軒,再看到樊老眼中泛起的希望之光,駱庭雨輕柔的回聲「只要樊老不嫌麻煩,庭雨願意幫忙。」

聽的此話,樊老開心的笑出來「哈哈哈,果然還是女娃子體貼,不像有些老小子,天天摘我花。」說著還對着周道軒哼了一聲。然後周遭的人都是對駱庭雨投去了羨慕的眼光,東都學府的畢業季在學員15歲舉行,雖然叫着畢業季但更多的卻是考驗,東都學府分內外兩個學府,15歲前除非特例不然一律在外府學習,只有在畢業季出眾着才能如內府繼續深造,不然就是真的畢業,或者轉去其他學院,同時學府中一共有九大長老,有三名負責掌管外府,剩下六名於內府執教,每三年一輪換,而樊老剛好是坐鎮外府的最後一年,也就是這屆畢業季結束,樊老將回內府執教,這個時候同樊老交好,無疑是加大了進內府的機會,作為甚至能比肩帝院的東都學府,真正的底蘊還是在內府,所以哪怕知道很難,但是每年都有很多來自五湖四海的人報考東都學府,甚至更多的不是稱東都內府而是東都聖學院。

「嘶,臭小子,這海駒還真是六足啊,問題是少的兩條腿呢,臭小子把那兩條剛進化的兩條腿拿出來。」樊老看着四條腿的海駒笑眯眯的看向周道軒。

周道軒打着哈哈本想着矇混過去,但是實在招架不住樊老笑眯眯的眼神,無奈只好從自己的儲物腰帶裏面將那剛誕生沒多久的兩條腿拿出來。看到這雙腿,樊老迫不及待的就拿了過去然後像把玩什麼稀世珍寶一樣反覆觀察。

「這是碰上了剛好進階的四足海駒吧,不然你小子可沒辦法這麼輕鬆的砍下兩條新腿。」樊老不僅是一流的幻形武裝師,同時也是一流的幻形裝甲師,只是看了幾眼便迅速明白怎麼回事,周道軒也不扭捏大方承認。看見周道軒承認,樊老心裏也暗暗一驚,哪怕是初入B階的海怪也不是入微境的幻形武裝師能打贏的,所以這小子覺得偷摸摸從入微到凝念了,一想到這小子才十五歲又暗自吸口氣,但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