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家大小姐在三國的鹹魚生活》[黃家大小姐在三國的鹹魚生活] - 第7章 作為姐姐的我經常rua妹妹

「不要害怕。」

聲音很細很溫柔。

「姐姐!」

黃月英聽到聲音就綳不住了。

轉過身緊緊抱住了黃月曦。

頭埋在黃月曦的胸前

眼淚汪汪。

看上去十分惹人憐愛。

「姐姐!為什麼……為什麼啊!」

黃月英帶着哭腔跟黃月曦說

「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啊!!!」

「我只是……我只是想做好事,做……做個能幫助別人的人。」

「這……這不是姐姐教我的嗎?」

「可是……為什麼……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啊!」

「姐姐!月英不懂!月英不知道……不知道為什麼!」

「為什麼他們會互相傷害啊!啊?姐姐!!!」

黃月曦看着在自己懷中哭訴的像個孩子的黃月英。

心中有疼愛,有感慨,也有物是人非啊。

黃月曦看着黃月英。

用她平時最溫柔地語氣。

一字一句地講述自己所認為的一切。

「月英,你知道嗎?我從前聽到一位學者說過這樣地話。」

「當利益達到本身的百分之五十,這個社會會安定。」

「當利益達到自身的百分之一百,他們還會顧及法律的約束。」

「而當利益達到了自身利益的百分之三百。他們就不會顧及任何法律,包括最起碼的人性。」

黃月英呆愣愣地聽着黃月曦的話。

這是她第一次聽到這個言論。

她覺得很真實,也很凄涼。

黃月曦看見黃月英還在思考的樣子,

認為她沒有聽懂自己說的話。

於是用簡而易懂的話語說。

「利益越大,人犯錯誤的概率也就越大。」

「嗯!懂了姐姐。」

黃月英已經平靜下來了,

只不過眼中還是有淚花在上面留存。

她起身看着自家姐姐身前的一片污漬。

撓了撓自己的後腦勺。

不好意思地說。

「對不起,姐姐。把你衣服弄髒了。」

黃月曦這才注意到自己衣服上那一塊污漬。

於是笑着說

「沒事啦,這不是我的卡哇伊的妹妹第一次在姐姐。身上抱着姐姐嚶嚶嚶的哭呢!」

「姐姐!!」

黃月英已經羞紅了臉。

這件事就不要這樣子說的啦!

「好啦好啦!」

黃月曦看見黃月英羞紅的臉。

知道自己妹妹心情好多了

自己也是很愉快。

有什麼事是比調戲妹妹更好玩的嗎?

「哦對了。你看……」

說著不知從哪裡掏出來了一串糖葫蘆。

「要不要吃個冰糖葫蘆呢?」

(你要是想問從哪掏出來的?你猜 (*^▽^*) )

糖葫蘆的山楂那鮮艷欲滴的紅色沾滿了那垂涎欲滴的薄衣。

山楂的酸和冰糖的甜膩巧妙的融合在一起。

又酸又甜。

「冰糖葫蘆!」

黃月英看見了冰糖葫蘆。

就像是女人看見美女。女人看見軟萌萌的。美女想跟美女貼貼差不多。

「要不要姐姐喂你啊?」

黃月英聽見姐姐的話。

撇過頭。

傲嬌地說,

「不要!」

「確定不要嗎?」

黃月曦誘惑的聲音在黃月英耳邊響起。

「哎呀!要啦!我要還不行嗎!」

黃月英說完這話臉已經紅彤彤的了。

她的紅桃小嘴輕輕地咬下一塊。

滿臉幸福的在嘴裏咀嚼。

「大小姐,你都不喂我吃。」

黃雪有些小難過。

雙手食指互相戳戳。

表示很委屈。

黃月曦把冰糖葫蘆給了黃月英。

打趣道。

「走啦走啦!小雪,你都多大的人啦。還跟八歲小孩比呢?」

「這……哼╯^╰我不稀罕。」

「是是是。你不稀罕。」

黃月曦又想起了什麼。

對陳叔說道。

「陳叔!你去準備一輛馬車。我們乘馬車回去。快一點。」

「知道了大小姐。俺這就去。」

說完急急忙忙地去租借馬車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