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家大小姐在三國的鹹魚生活》[黃家大小姐在三國的鹹魚生活] - 第6章 人善被人欺,馬善被人騎

黃月英跟隨着腦海中的聲音來到了流民聚集地。

她看到了她這個年紀不應該看見的場景。

路邊到處都是因為疾病或食物短缺而死去的人。

屍體殘破,腐爛發臭。

還有一些皮包着骨頭活死/人在路邊硬撐着。

還不知道能不能見到明天的升起太陽。

與其說這是流民聚集地,還不如說這裡是停屍房,掩埋場。

是一個不折不扣的人間地獄。

「呃~~哇!」

黃月英忍不住了,她直接吐了出來。

這裡到處散發著一股屍體的腐臭味。

「咳咳咳!」

噁心感在心中不斷徘徊。

這時黃雪和何叔也追了過來。

「哈~~哈,二小姐!終於追上你了。」

小雪雙手抵着膝蓋,喘着粗氣道。

看着面前的場景,聞着屍體的腐臭味。

也是直接吐了出來。

這也是她自己第一次來到這個所謂的流民聚集地。

回頭看着面不改色的何叔。

心裏十萬個草泥馬奔騰。

這尼瑪就是區別嗎?

呃……

何叔表示,作為武人,這點小事算什麼?

何叔看着有些虛弱的二小姐說道。

「二小姐,你現在這麼做。大小姐肯定會很擔心你的安全的。」

說著又看着周圍的環境。

「況且二小姐,這裡是流民的聚集地。很有可能有傳染病。我們還是趕緊離開吧。以免發生事端或者不好的事情。」

黃雪聽了何叔的話。

也是幫腔道

「對啊,二小姐。最近這世道也不太平。我們還是趕緊回去吧。」

黃月英知道他們是在擔心自己。

「可是……」

黃月英看着何叔,又看着小雪姐姐。

心中對那道突然出現的聲音更加疑惑。

它到底為什麼要把自己引到流民聚集地呢?

她想不通。

她本來想要自己去調查明白。

可看到他們注視自己那擔憂的目光。

自己好像這麼做有些冒險了。

還是回去找姐姐一起商討一下吧。

雖然有時不正經。

但總比自己一個人去調查有保障的多。

黃月英在一瞬間想通了很多。

對着何叔和小雪姐姐點了點頭。

準備啟程去找姐姐和陳叔。

不過何叔看了看吐到發虛的兩人。

對她們說。

「我們休息一會兒,一會兒再出發吧。」

二女一聽。

齊聲道,

「好耶!」

突然,

一位婦人闖入了他們三人的視線範圍內。

婦人戰戰兢兢地走了過來。

黃月英有些疑惑。

何叔卻已經架起了自己的刀。

「不許再靠近一步!否則刀下無情。」

婦人聽了身體哆嗦。

直接跪了下去。

乞求道。

「這……這位大人,我求求你救救我的孩子吧!我的孩子已經發了兩天的高燒了。求求你吧。求求你們了!」

她的哭聲十分凄涼。

說著還用力磕着頭。

邦!邦!邦!

聲音十分清脆響亮。

額頭上很快就流出了鮮血。

這可把一群在屍體堆里生活的人給炸了出來。

像這種動不動就是賣孩子,賣妻子的時代,能為孩子着想的母親,也是很偉大了。

黃月英看着跪在自己身前十五餘步的婦人。

瘦骨嶙峋,眼眶深陷。

屍體腐爛的氣味在她身上十分濃郁。

黃月英忍着心中的噁心,

向婦人走去。

「大小姐!」x2

何叔和黃雪擔心道。

「沒事,我自己有分寸。」

黃月英道。

何叔雖然聽到來二小姐的話。

只能遵從。

只不過在黃月英身邊時刻警備着。

黃月英慢步來到婦人身前。

「起來吧,老婦。」

婦人聽了此話,依舊在那裡跪着,沒有任何起來的跡象。

黃月英見到如此。

明白了自己話中的問題。

於是再次轉換了話語。

「我願意幫助,您先起來,能讓我先看看孩子的情況嗎。」

婦人見狀,趕緊起身把自己懷中的孩子露了出來。

她懷中抱着一個五歲大小的男孩。

目測身高連一米都沒有。

孩子也只是皮包着骨頭,

面色蒼白,沒有一絲血色。

「這……」

這算什麼孩子?

這分明就是活死/人 。

活着才讓他痛苦。

黃月英的眼中充滿了不忍。

像她那樣從小錦衣玉食,不愁吃不愁穿的。

沒有多少人。

「二小姐……」

黃雪看見了黃月英的神情變化。

有些擔心地說。

「拿錢吧。」

黃雪聽到這話,有些猶豫。

她小時候經歷的可是比二小姐要多。

知道的彎彎繞繞也有一些。

「可是……」

這是婦人懷中的孩子聽到聲音。

迷迷糊糊地醒了過來。

「娘……你怎麼哭了?頭上怎麼還流血了呢?」

孩子的氣息十分虛弱。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