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為道,何為魔?》[何為道,何為魔?] - 第八章 只因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

武一平陪武紫盈在城中又轉了一天後。

入夜,六長老對着眾人交代道:「明天便是靈劍宗正式開始招收弟子的日子了,你們今晚早些休息養足精神,明日我帶你們去拜山門,至於能不能拜入靈劍宗就看你們自己了。」

翌日。

「武一平你看你看,來了好多人呀。」武紫盈指了指萬刃山腳下的數千人道。

「不過,為什麼他們好多人看起來都沒有修為,而且年紀好小啊」

「那是因為他們是來當雜役弟子的,他們無門無派,哪怕是通過靈劍宗的測試,也要從雜役弟子開始做起。修行入了門的當三年雜役弟子後,靈劍宗會派人觀其修為,看能不能成為外門弟子。

如果是沒有激活炁源的,可以留宗五年。五年時間,激活炁源的有了一定修為後可以入外門,一直沒激活炁源的那就可以下山了。

至於為什麼看起來年紀小,則是因為靈劍宗規定,凡是來參加雜役弟子入門測試的人,年齡不能超過十六歲。」武一平回答道。

「哦,原來是這樣。那我們呢?(՞•Ꙫ•՞)ノ????」

「我們是來參加外門弟子入門測試的,你來拜宗門前都不帶了解一下的嗎?(ꐦ°᷄д°᷅)」

「嘻嘻,這不是有你嘛。對了武一平你是怎麼知道那麼多的。」

「三少告訴我的。」

「咦,我還以為是你厲害,原來是,靠三少啊。_(:3 ⌒゙)_」

「(ㅇㅅㅇ❀)…………」

武宇軒等人邊上山,邊看着這對活寶,很快就到達了目的地。

眾人穿過一小片竹林後,看到了一座數百平米的庭院,庭院中已零零散散的坐了幾十號人。

武一平等人剛來到庭院外,兩個身穿淡藍色長袍的青年男子便上前道了一聲:「請出示百刃令。」

六長老上前拿出了一塊,刻有十把淡藍色長劍圖案的令牌。兩個青年男子看了一眼令牌後各退了一步,同聲說道:「各位請進。」

武一平等人進入庭院兩個小時後,又陸陸續續的來了一兩百號人。

「今年來的人,還真不少啊。」未見其人先聞其聲,一身穿藍白長袍的中年男子御劍而來。

負責驗明身份的兩青年男子看到來人後,恭恭敬敬的道了一聲:「拜見,鍾長老。」

鍾長老看了看庭院中的眾人,說道:「既然人來的差不多了,時辰也不早了,那就開始吧。各家的持令人來我這裡一下,我再確認一下令牌,你們也把今年來的孩子們的姓名統計一下給我。」

一盞茶的功夫後。

「等下我念到誰的名字,誰就上來我這裡,聽懂了嗎?」鍾長老說道。

「益明城、鄧谷香。」

一個十六七歲的少女走到鍾長老面前,鍾長老伸手給那個少女把了把脈後,道:「十七歲、納氣四重,過,這是你的令牌。下一個,益明城、鄧良風。」

武紫盈扯了扯武一平的衣袖,小聲的問答:「一平,那個鐘長老在說什麼啊,什麼十七歲、什麼納氣四重呀?」

「不是吧紫盈,你不知道我們要測年齡和修為的嗎?」

「不知道耶。(σ≧∀≦)σ」

武一平無奈道:「靈劍宗要求,我們這些家族子弟過來拜師門的,年齡不能大於十八,不小於十六;修為的話,十六歲納氣三重及格,每大一歲境界要求高一重才及格。」

「哦,原來是這樣呀。那我十六歲,納氣五重應該是及格了吧。」

武一平摸了摸武紫盈的腦袋,一臉無語問蒼天的表情。(◞‸◟ )

檢測還在進行着…………

「武陽城、武宇軒;十六歲、納氣八重,過,這是你的令牌。下一個,武陽城、武一平。」

武一平聽到喊自己後,走到鍾長老面前。鍾長老一把握住武一平的手,武一平只感覺一道溫和的靈氣,在探查着自己的身體和修為,其它的就什麼了。

「十六歲、納氣五重,過,這是你的令牌。下一個,武陽城、武紫盈。」

武紫盈拿着一塊令牌,對着武一平問道:「武一平,你的令牌是不是八十五呀。」

「嗯,對呀,是八十五怎麼了。」

「沒什麼,我就是問問。對了,你知道這個令牌有什麼用嗎?」

「三少和我提起過,家族子弟參加靈劍宗外門弟子入門測試,每年無論來多少人都要淘汰掉一半,這個令牌應該是我們的編號,等下可能是要比武。」

「比武,那是不是輸的人就進不了靈劍宗了。」

「我也不知道,等下看吧。」

過了一炷香的時間,所有人都結束了測試。

鍾長老看了看眾人說道:「今年一共有三百二十一個人,參加靈劍宗外門弟子入門測試。我相信你們的長輩和你們說過,你們之中會有一半的人被淘汰掉,今年入不了靈劍宗。

多的話我就不說了,等下我帶你們去演武場。採取一對一淘汰制,勝的一方留下,輸掉的明年再來吧。我還會隨機抽一個人,那個人直接進入靈劍宗,你們不要覺得不公平,修行本就需要一點點運氣。」

鍾長老說完這番話後,便帶着眾人去了演武場,這個演武場被平均的分成了九個,縱橫隔斷開來,成井字形,中心為觀戰區,其餘八個為比武場。

「你們先行休整一下,等到未時正式開始比試。」

…………

「一平,你緊不緊張呀?」武紫盈無聊的望着藍天,問了一聲。

「還好,不過比起緊張,更多的是興奮。」

「一平你說,如果我們和自家人對上了該怎麼辦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