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為道,何為魔?》[何為道,何為魔?] - 第七章 靈劍宗

秋高氣爽、大雁南飛。於一小院中,一翩翩少年手持三尺重劍氣勢如潮,少年舞動重劍,狂風呼嘯,落葉飛舞,劍式如浪,一招更比一招重。少年大喝一聲:「踏浪式。」揮動手中重劍斬出一道無形的氣浪,嘶嘶破風。

「平兒,你這招踏浪式用的好。」武躍在一旁叫好道。

「收式。」武一平喝了一聲,散去了所有氣力。

武一平收劍後,父子二人隨便尋了一處地方坐下,邊喝茶邊閑聊着。

「平兒,明日你們便要啟程去靈劍宗了,你東西收拾的如何了。」

「娘都幫我收拾好了。」

「你此番前往靈劍宗,定要好好把握住機會,如果能順利拜入靈劍宗門下,便可以學到很多家族這邊學不到的功法和武技,也能獲得更多的修鍊資源。」

「嗯爹,我會儘力的,定不辜負家族給的機會。」

「對了平兒,你和我說說看,你對靈劍宗了解多少。」

「靈劍宗乃,雲州北域三大靈宗之一,七品靈宗,宗內有結晶(踏空)境修士坐鎮。善於御劍、煉劍、凝劍,距我們武陽城九千六百多里,至第一代宗主——張長弓建宗起,至今為止已傳承兩千一百多年,現任宗主——葉青松,乃第六代宗主。

宗內弟子分為兩種,一種是宗主和長老們家族的子弟,一種是無門無派直接拜入靈劍宗的。我們武家子弟之所以有機會進入靈劍宗,是因為武家有三位烈字輩的老祖在靈劍宗當長老,靈劍宗每年都會給武家十個名額去拜山門。」

「不錯、不錯,平兒你了解的倒是挺齊全的。」

「這些都是三少和我說的。」

「平兒啊,為父這也沒什麼,要交代你的了。我會的都已經差不多教給你了,出門在外只能靠你自己,做事一定要小心謹慎。如果有什麼實在解決不了,那就去求求我們武家的老祖。」

「放心吧爹,我會小心的。」

翌日。

烈陽當空,武陽城一廣場上擠滿了人,一艘大船停靠在廣場旁。

武一平在與家人依依惜別,余秀珍握着武一平的手道:「平兒,如果想家了就回來。」

武躍則拍着武一平的肩膀道:「平兒,出門在外自己小心。」

一聲「登船」,讓武一平知道自己該出發了,武一平對着武躍和余秀珍揮了揮手說了一聲:「爹娘,我走了,我自己會小心的 。」之後,便向著大船的方向跑去。

武一平登上大船,既感嘆着大船的豪華,又驚嘆於這艘船居然能飛。雖然早已聽說過飛行靈舟這種東西,但還是第一次乘坐。

「小平子,別發獃了,過來集合了。」武宇軒對着武一平招了招手喊道。

「來了,三少。」

「時辰到,我開始點名了。」船頭一黑臉中年男子,看了看武一平等人說道。

「武宇軒。」

「到。」

「武紫盈。」

「到。」

「武一平。」

「到。」

………………

「既然人都到齊了,那就出發了。我們從武陽城去靈劍宗大概兩天時間就到了,期間你們可以在船上自由活動,只要不下船就行了。」說完這句話後,黑臉中年男子便徑直走向了一間船艙。

過了一會兒,大船緩緩升起浮於空中,船身四周慢慢展開一道無形的結界,片刻便把整艘船包裹了起來。

武躍夫妻二人看着大船化作一道流光消失於天際,便知曉武一平他們出發了。

大船上武一平看了看船外飛速出現後又消失的景色,再看了看船身四周無形的結界,靜下心來細細感受了一下。

「三少,船外面的結界是靈紋嗎?」

「是啊,小平子怎麼了。」

「沒什麼,三少你可以給我們講講這艘船的來歷嗎,還有剛剛給我們點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