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為道,何為魔?》[何為道,何為魔?] - 第三章 太衡山脈

嘰嘰喳喳聲,打破了寂靜的時空。一絲光束,點亮了無盡的黑暗。

武一平一步跨入膳廳,揉了揉迷糊的雙眼,打了個哈哈。

武躍、余秀珍早已端坐在膳廳之中了。

「爹、娘,早上好。」武一平對着二老行了個禮。

「一平,來吃早飯了。」余秀珍笑嘻嘻的說道。

「一平呀,修鍊要有張有弛,不要太急躁了。大早上的頂着個熊貓眼,像什麼事啊。」武躍像早知道武一平會徹夜修鍊一樣笑罵道。

「夫君你年輕的時候,還不是和一平一樣。來來,一平喝粥別管你爹,這可是為娘一大早起來,特意煮的松花蓮子粥,去乏提神的。」余秀珍輕輕拍了拍身旁的椅子對着武一平說道。

「一平等下收拾收拾,我帶你去太衡山脈耍耍。」

「太衡山脈!爹我現在去會不會早了一些,我才剛激活炁源,都沒怎麼修鍊過,只會一些基礎的拳腳功夫啊。」武一平聽着武躍說要帶自己去太衡山脈問道。

太衡山脈與武陽城臨近,可以說就是武陽城的後山,也可以說是武陽城的一大命脈。

太衡山脈上物產豐富,靈氣充沛,地貌廣闊,為武陽城提供了不少資源。也給武陽城留下了一條後路,哪怕是武陽城遭遇滅頂之災,能逃入太衡山脈也就有了一線生機。

但云州不是只有人族,還有其它種族。太衡山脈里妖獸縱橫,不少靈修都殞命于山脈之中。

「怕什麼,你爹我不是也跟着一起去嗎?」武躍淡淡的說道。

「好吧。( ̄ε(# ̄)~」

「一平等下娘幫你好好收拾收拾,你爹和我說要帶你進去一兩個月。」

「嗯。(ᇂ_ᇂ|||)」

「娘回去吧,我們走了。」武一平跟在武躍身後對着余秀珍揮了揮手說道。

「平兒啊,路上小心。要乖乖聽你爹的話,不要逞強。」

「娘子你放心就是了,我會照顧好一平的。」

武躍帶着武一平離開家中,來到武陽城的集市。人群熙熙攘攘,各種叫賣聲不斷,好不熱鬧。

「爹不是要去太衡山脈嗎,來這裡幹什麼?」

「來這裡還能幹嘛,肯定是買東西啊。去太衡山脈需要準備一些東西,我是不要,但你需要。」

兩人走着走着來到一家靈寶店門口,直直走了進去,好不熟悉。

「福叔,幫我家一平看看,什麼靈寶適合他,麻煩了。」武躍對着店裡一個兩須斑白的中年男子說道。

「武躍啊,你兒子都那麼大了呀。也不經常帶過來玩玩,上次見的時候還才是五六歲的娃娃,現在都長成小男子漢了。

你是不是要帶他去太衡山脈啊,你兒子和你長得真像。哎,人年紀大了就是愛嘮叨。」林福看着武躍父子倆笑道。

「這是你爺爺當年的好友林福,叫林爺爺。」

「林爺爺,好。」

「好好,好孩子。和爺爺說說你用什麼兵器趁手。」

「 我用槍比較趁手,林爺爺。」

「看看這把怎麼樣,你現在用剛好,試試。」林福從店中拿出一把通體雪白的短槍對着武一平說道。

武一平從林福手中接過短槍武了武了,腰馬合一往前一捅,瞬間喜上眉梢、愛不釋手。

「哈哈,喜歡吧。此槍名為縱雲、中品凡兵。長三尺半、重四十斤,由雲鐵和一些蘊含靈氣的材料打造而成,堅韌無比。」註:(一尺等於三十三厘米、一丈等於三米三;)

「凡兵」對具有一定靈氣的兵刃的稱呼,由於強度不同劃分為極品、上品、中品、下品四品。

「縱雲,我喜歡。」

「喜歡就好送給你了,小平子。」

「還不謝謝你林爺爺,一平。」武躍拍了拍武一平笑道。

「謝謝林爺爺。」

「福叔還有就是,麻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