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為道,何為魔?》[何為道,何為魔?] - 第一章 炁源四品

太陽初升,在一座四方的廣場上,赫然挺立着一根高大的石柱,石柱旁一個面容白凈的少年在靜靜的等待着什麼。

廣場四周,零零散散的十數道身影,其中一個鬚髮半白的老者,微微上前半步,手指輕抬憑空刻畫出一道淡青色的靈紋,隨之隔空打入石柱中。

隨着靈紋的打入,石柱自下而上,爆發出墨青色的光芒。

伴隨着一聲「上其測源。」打破了短暫的寂靜。石柱旁的少年聽後,緩步上前,輕輕抬手放在石柱上。

隨之一二三四、四圈藍色的光圈於石柱周身緩緩升起。

過了一會,光圈便穩定在石柱的周身。突然聽到一聲「可以了。」少年把手放下,之後無論是石柱上的光圈,還是其爆發出的光芒皆歸於虛無,石柱恢復了平靜。

少年對着鬚髮半白的老者行了個謝禮,道:「拜謝大長老。」

「嗯。」大長老淡淡的看了一眼少年,微光一閃,手中多出一本不薄的書和一支筆。

大長老揮筆,在書上留下了一行:「旁系子弟,武一平,年十三歲,激活先天炁源,品階四品。」邊上還跟着一小行寫道,「天賦平平,但可為家族效力」。

武一平離開石柱,快步走到一個面容堅毅的中年男子身旁,乖乖巧巧的站着。

「那個,多謝大長老為我家一平測靈。」武一平身旁的中年男子,一臉敬意的對着大長老說道。

「無妨,武躍你兒子天賦倒是和你一樣不錯。」

「大長老,您謬讚了,一平比起諸位少爺小姐可差遠了。」武躍回道。

大長老看了一眼武躍,再看了一下廣場上的十數道人影。「散了吧,該做什麼,做什麼去。」說完這句話,大長老輕輕躍起,御劍而去,瞬息便沒了身影。

隨着大長老的離開,十數人氣氛活躍了起來。

「恭喜了鏢頭,小平子,十三之齡激活先天炁源,品階四品,雖不說天資上品,但也算中品天資,未來開脈是妥妥的了。」

「是啊,鏢頭這也算後繼有人了。」

「這可不,我家小子比小平子還大一歲,現在還在站樁練體,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激活炁源呢。」十幾人圍着,武躍、武一平父子倆起鬨道。

武躍一臉得意的對着眾人笑道:「這小子不過是,運氣好罷了。」不過眾人都看得出來,武躍現在心情很不錯。

「都散了吧,該回家看老婆孩子,看老婆孩子去,晚上來我家不醉不歸。」武躍說完,對眾人擺了擺手,便往一個方向走去。

武躍走在前,武一平跟在後面。「一平,你既然激活了炁源,也算是入了門,往後便更不可懈怠,我不在家時,也要勤加修鍊,努力早一日凝聚氣旋。往後啊,為父也好給你爭取和嫡親子弟,一起去拜師門的機會,知道了嗎?」

「嗯,知道了,爹。」

武躍對自己,這個兒子還是很滿意的,自己出去為家族押運一批物資回來,就聽秀珍說,一平,激活炁源了。十三歲激活炁源,比自己強多了。

武一平,一路聽着父親的嘮叨,一路跟着父親的步伐,走着走着看到,一座圓形的練武場,練武場上一眾少男少女,有的在打拳、有的在練劍、有的在耍刀,好生熱鬧。

武一平看着此情此景,心念飄飛,這座練武場是武家為其旁系子弟所建的,嫡系子弟有專門供其修鍊的地方。

自己無事時,便經常過來舞刀弄槍的。武家的子弟一般十歲左右開始修鍊,十歲前幾乎都在看書識字,長身子。十歲後,族中長輩會觀其狀況,開始傳授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