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魘影》[黑色魘影] - 第5章 夜鬼叩關

金銳在房間的小床上度過了前半夜。

臨近子夜時,金銳知道了老者說的讓自己守門的含義了。

有非人甚至不是活物的東西藉著沙塵暴席捲小鎮的夜晚偷偷地摸進來。

目標直指玉門鎮最強者的居所,也就是這裡。

玉門鎮雖說只是座邊陲小鎮,但是防禦設施齊全。這一點金銳在剛剛來到這裡,繞行一圈後深有體會,城牆雖然其貌不揚,內里透出一股殺伐金煞之氣,想來是某些老兵遺留下來的貼身武器,而且佩戴時間極長,擊殺過無數敵人乃至非人。

小鎮不全是殺戮氣息,底下仔細咂味,反而有一股活力生機。沙漠綠洲的城鎮多半依靠水源而興旺,金銳在來時沒有看到河流,想必玉門軍鎮底下有一條暗河或者大型水渠,連結雪山高原,引入磅礴山川之意,是小鎮免於過於嗜殺而成的孤立無援,獨夫身敗的垓下之圍般的絕境。

平日里依靠來往的人流生氣掩飾、柔和這種布局軍鎮之陣。

而現在,這座軍鎮陣法才顯現出————或者說,就是為了應對現在的情景。

細細思索,這邊頻發的沙塵暴或許就與這座軍陣法布置所要面對的敵人有關。

而這座店鋪就是陣法的核心。

軍陣就是拿來對付同等的軍隊的。

行軍談天時、地利、人和。

對面操控天氣,能喚來沙塵,遮天蔽日,已是佔據天時,小鎮布置巧妙,地利在我,決勝只在人和。

敵人在沙塵遮天的夜晚才敢出擊,陰惻惻般,想必不是什麼會堂堂正正對決的,亦或什麼陰物。

這邊是陣眼,這種沒有陽間氣息的敵人十有八九是搞偷襲的好手。

金銳的心臟開始提高心率,被抑制良久的戰意開始升騰,連脊椎上的戴了數年的異能抑制器也提高了功率。

這時候要心靜。

掌心攤開,五指併攏,能夠使用的些許異能蘊透關節,雖為血肉,也可斷鐵。

來了。

第一個敵人的斥候模糊的身形從牆壁中艱難滲透而出,金銳手刀劈下,白色刃氣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