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之源》[黑暗之源] - 第3章 原來你是這樣的柳還真(2)

一挑,發現底部有個細小縫隙,周圍存在刮痕,這顯然不是一兩天造成的。

望着這個縫隙,柳還真抬起右手小指仔細瞅了瞅,上面的指甲比其他手指要長不少,他之前還以為是前身用來掏耳朵的。

把小指指甲**縫隙里,輕輕一勾,盒子底部的蓋子就被揭開,裏面放着一本封皮是蒼白色的書——《死亡之語》。

柳還真嘴角瘋狂抽搐,拿起這本厚厚的書籍翻了翻,上面有着大量的圖案以及比之前的教科書上更為詳細的筆記。

「難道是我想錯了,這個叫柳還真的娃,表面上是勤奮好學又打工賺學費的好學生,背地裡卻是個研究邪惡神秘學的隱藏反社會份子、邪教徒?」

此時此刻,就連柳還真都不得不多想,會不會、也許、有可能不是那個人偶把前身引誘去做的邪惡儀式,而是前身主動帶着人偶做的?

這麼說來,人偶就不是兇手,而是同夥?

甚至可能是,人偶引誘前身去做儀式,前身就順水推舟,藉助人偶的力量完成自己的目的,還篡改了儀式的陣法,這也是儀式失敗的原因?

是的,儀式確實失敗了,這點柳還真很清楚,因為那個小男孩人偶不管有什麼目的,都不會想着把自己這個異界的靈魂拉到這個世界來。

柳還真忽然想到了什麼,他快速走到書桌旁,在上面的教科書里挨個挨個翻找,終於在一本《高級機械解析》里,找到了兩張畫滿神秘符號的圖案。

兩張圖案一眼望去幾乎辨認不出差異,但仔細看去就會發現,在細微處存在差別,而這種細微,如果不仔細辨認,是看不出來的。

圖案上的符文,柳還真記得清楚,便是自己醒來時畫在自己周圍的符文。

「他還真的把儀式符文篡改了啊……了不起的天才。」

柳還真嘆了口氣,他委實不明白前身究竟是為了什麼,前身應該明白這種儀式的危險性有多大,甚至可能已經做好了為了這個儀式獻祭自己的生命。

究竟是什麼事會讓他不惜放棄生命也要舉行儀式?

看着手上這本《高級機械解析》,柳還真自語道:「你明明是個虔誠的唯物主義機械信徒,咋搖身一變就改信神秘學了?」

翻着翻着,他發現書側貼着一張標籤,上面寫着:J-W-56。

「這是編號,這本書他是從圖書館借來的?」柳還真目光一閃,決定明兒個把書還回去。

不論前身做了什麼,他此時要做的,是把對方之前做的事收尾,不能讓這個世界的人知道他已經李代桃僵。

不論正義還是邪惡教會,都對一個異界靈魂很感興趣。

把東西收拾了下,柳還真坐在桌前,翻了翻桌上的一堆教科書,琢磨着混個大學文憑好像也不錯。

十分鐘後,他果斷把書籍往旁邊一扔,放棄了。

看這書給他前世學高等數學同樣的絕望。

在浴室沖了會兒涼,洗去一身的汗臭,炎熱的溫度終於變得清爽。

柳還真站在窗前,望着外面黑沉沉的建築,僅有少數幾家有着燈光,能看到不少流民在街角蜷縮着,或三五成群嬉笑打鬧,或蹲在一旁聊天打屁。

有着燈火的那幾家,能看到豐盛的菜肴,老人笑呵呵坐在椅子上看着孩子繞着飯桌來回跑動。

柳還真佇立良久,拿出一塊不知放了多久的黑麵包,咬了口,默默咀嚼。

一夜無話。

翌日,柳還真從床上醒來,正要穿衣服,身體忽然一僵,只見書桌上坐着個人偶。

黑西裝,紅領帶,小平頭,面無表情望着他的小男孩人偶。

柳還真臉上浮現驚喜,蹬蹬蹬跑了過去,抓着人偶的小短腿瘋狂抖:

「我的骨骼控制呢?我的卡片在哪兒?!」

抖了半天沒抖出來,柳還真把手伸進人偶衣服里一陣摸索,還是沒摸到,他這才失望地把人偶往地上一扔,像是損失了五百萬一樣雙眼無神:

「我的骨骼控制……我的卡……」

隨即指着人偶破口大罵:「要你有什麼用?你自己能回來,怎麼不把卡也帶回來?」

人偶:「……」

他嘆了口氣,要是有那張卡,就算不能用,也可以轉手賣出去,瞬間脫貧致富。

洗漱完畢後,柳還真背着小包,把人偶用個垃圾袋裝着,走出廉租房,找個垃圾桶,打開蓋子,扔進去,又熟練地關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