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之源》[黑暗之源] - 第2章 審訊

「姓名?」

「柳還真。」

「性別?」

「……男。」

「年齡?」

「21歲。」

……

連着問了好幾個問題,柳還真都對答如流,如果不是他提前翻了手機,大抵推測出這具身體的信息,那就玩完了。

不過柳還真從之前的手機聯繫人里,沒有找到父母信息,他猜測,如果前身不是孤兒,就是已經父母雙亡。

「你之前在學校里做什麼?」提問的小姐姐冷冰冰問道。

重點來了!

柳還真茫然地抬着頭,語氣迷茫地說道:

「我不知道,我醒來就是在教室里,外面有好多嚇人的東西,我好怕,嚇得直接往外面跑……」

他敢這麼說,自然是知道這個世界有奇異力量,一個「不知道」能代表很多問題。

果然,小姐姐沒有絲毫遲疑就記錄了下來。

柳還真的眼中滿是恐懼,問道:「那些,都是什麼?」

小姐姐記錄筆記的手頓了頓,平靜回道:「不是你該知道的。」

柳還真心有餘悸又不甘心地點點頭,恰到好處地表現出對未知的好奇和恐懼。

「你在教室里有沒有看到這個東西?」

小姐姐拿出一張紙,上面是一幅油畫。

黑西裝,紅領帶,小平頭的男孩子人偶。

柳還真控制着面部表情,心念萬千。他很猶豫,既然這個世界有光柱那樣的奇異力量,就難保不會有測謊的手段,如果他說沒看見,要是被人發現他撒謊,那就涼了。

等等,可以這麼誤導……

「有。」柳還真點點頭,眼中出現一抹恐懼:

「它就坐在講台上看着我!太可怕了!我腦袋裡什麼記憶都沒有!不知道它是怎麼出現的,不知道我為什麼會在那裡!」

他的表現,就像是宿醉後醒來發現在酒店裡,旁邊還坐着個一臉滿足的彪悍大嬸,在對方掏出500塊錢滿滿當當走了後,還在床上懷疑人生的少年一樣。

小姐姐又問了幾個細節,柳還真說不上來的直接用不知道回答,畢竟他是真不知道!

監控室內,好幾個穿着便衣的男男女女在認真旁聽。

「肖恩,怎麼樣?」站在正中間的高大男子,平靜開口。

一旁臉上掛着淡淡笑容的長髮帥哥笑着搖搖頭:「都是實話。」

「這就奇怪了,隊長,整個學校就他一個人活着出來,要說他沒有問題,我是不相信的。」一旁的消瘦小伙撓撓頭,滿臉不解。

肖恩溫和笑道:「他情緒告訴我,他沒有撒謊。」

那個小伙噓着眼:「講實話,我很討厭你們這些心靈教派的,臉上就一個表情。」

肖恩眼眸掃視着小伙,用勸導的語氣道:「魯吉,學會禁慾吧,要不然怎麼能成為強者?控制不住雙手的人,更容易拜倒在石榴裙下,這是致命的弱點。」

其他隊友已經用頗有深意地目光望了過來,就連一直馬着臉觀察審訊室的隊長,都不着痕迹地瞥了魯吉一眼。

魯吉的臉瞬間漲紅,尷尬道:「你怎麼知道……」

「觀察是心靈系的基礎。」肖恩面帶微笑道,完全沒有意識到他說的話讓對方尷尬得想找個地方鑽進去。

魯吉撇過頭,低聲道:「這就是我討厭你們心靈教派的另一個地方。」

「我覺得你可以加入心靈教派,我們有一整套傳承體系,一定能幫你戒掉這個惡習。」肖恩眉飛色舞地開始傳教。

「大可不必,謝謝!」

眼見着話題越來越不着邊,高大的隊長咳嗽了聲,「行了,我們去見一見這個小傢伙。」

……

審訊室內,柳還真雙目無神地望着頭上的白熾燈發獃,他算是看出來了,這個小姐姐詢問一些細節問題後,見着後面的人沒有出來,就只能沒營養地問一些不着邊的事兒。

對此,有着豐富被審訊經驗的柳還真,自然是信口胡說,既能把問題搪塞過去,又保證回答的真實性。

只是他有些煩躁了,顯然對面的小姐姐也煩了,從對方好幾次瞥旁邊的監控室,以及懶得記錄,而是轉着筆玩看得出來,她是在打發時間。

很不專業啊……柳還真心裏嘀咕着。

就在此時,門開了,走進來三個男人。

為首的那位身形高大,很是壯碩,國字臉,嚴肅又面無表情。

旁邊那位長發飄飄,相貌英俊,臉上一直掛着如沐春風的笑容。就這模樣,柳還真覺得他在前世該是個好牛郎。

最後一位就比較消瘦了,腳步虛浮,眼袋浮腫。柳還真瞥了一眼就覺得,再過段時間就可以給他推薦保健品或治療前列腺的藥物了。

「我叫胡明輝,是文歌市治安小隊隊長。」為首的高大男子自我介紹道。

柳還真默不作聲點點頭,心裏卻是狂震,他聽出這個身影就是昨晚召喚光柱的強者。

「因為特殊原因,現在需要對你做一個簡單測試。」

魯吉上前,拿出一本白色書籍放在桌上。書籍很厚,上面畫著複雜神秘的圖案,整本書莊嚴大氣,上面寫着《聖典》二字。

柳還真平靜地把手放了上去,同時心裏暗自慶幸,還好他把那張【骨骼控制】的卡片扔了。

隨着手掌和《聖典》接觸,書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