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之源》[黑暗之源] - 第1章 大俠饒命!我是好人

柳還真猛地睜開眼,眼中的恐懼遲遲沒有消散,記憶停留在數十顆子彈射向他的那一刻。

有沒有搞錯,一顆都沒有打偏……他心有餘悸地大口喘着氣,片刻後才恢復過來,查看起周圍情況。

「這裡是……」

他身處在一個陌生的教室里,身上還殘留着新鮮的血跡。伸手一摸,能摸到已經癒合結疤的傷口。

身側是密密麻麻用鮮血畫著各種詭異的符號,符號簇擁着的,正是他剛才躺下的位置。

這看上去怎麼像是邪教儀式?

合著是把我當祭品嗎?

柳還真站起身,忽然愣了下,這不是他的身體!

這具身體很是羸弱,就像上班十年的社畜身體。就這身體,如果是被捶上一拳,該是會哭很久。

直到此時,柳還真才確定,自己大概是穿越了。

「系統!」他下意識低聲呼喚了聲。

等待了片刻,什麼都沒有。

「好吧……」

柳還真嘆了口氣,不再多想,打量着四周。

之前他就注意到,外面的天色已經完全黑了。即使這個身體的主人是學生,這個點也不該在學校里。

他在身上摸索了下,找到了一串鑰匙,手機和一張學生證和身份證。

證件上的名字就叫柳還真,是機械學院的學生。

居然是重名……柳還真眉頭挑了挑,望着地上的一把摺疊小刀,再對比身上的血跡,終於得出一個結論:

前一位柳還真,是自殺的!

就連地上的這些符號和詭異儀式,也是他一個人做出來的。整個死亡現場,沒有其他人的痕迹。

「如果是一個普通的大學生,不該會這些東西,就算想自殺,也不至於弄得這麼莊嚴,他是遇到了什麼……可惜我沒有繼承這身體的記憶。」

柳還真拿起一旁的掃把,開始收拾起地上的痕迹。不管前身為什麼要做這個儀式,但他首先要做的,就是清除後患,不能讓人發現!

尤其是不能讓人發現他已經鳩佔鵲巢!

但不知為何,他心裏一直有種揮之不去的窺伺感。但他仔細檢查過,這間教室是沒有監控的。

把血跡都清理乾淨,但那種窺伺感越發濃烈,柳還真一抬頭,猛地看見講桌上的朦朧身影。

天色太暗,之前都是藉著窗外的月光,以至於他都沒有注意講桌。此時看上去,那像是坐着一個小孩。

柳還真瞳孔一縮,屏住呼吸,從口袋裡掏出摺疊小刀,另一隻手掏出手機,猛地打開燈光,朝那裡一照!

刺眼的光瞬間照亮整個教室,講台被慘白的燈光籠罩。

坐在講桌上的,是一個小男孩人偶。在燈光的照射下,人偶的臉蒼白一片。小平頭,穿着一件黑色西裝,裏面是一根紅色領帶。

人偶漆黑的大眼睛正死死盯着柳還真,也不知是製作者的惡趣味還是什麼,小男孩人偶的嘴角掛着一絲若有若無的笑。

說是微笑,倒不如說是在冷笑。

柳還真挑了挑眉,慢慢走了過去,手中的小刀緊緊攥着。

走到人偶面前,先是揮了揮手,人偶沒有半點反應,他才鬆了口氣。

順着人偶的視線看去,正好是之前自己躺着的地方。

柳還真心裏猜測:這人偶應該是前身帶來的,是儀式的需要?

他提起人偶,左右看了看,發現人偶後背有個可以把手放進去的機括,能控制人偶張嘴轉動眼睛之類的。

「小東西做得真別緻,可惜是個王者髮型,一看就是上班多年的程序猿。」

隨着手指的操動,小男孩人偶嘴巴一開一合,配合著柳還真的聲音,就像是它在說一樣。

話音剛落,柳還真就一眨不眨盯着人偶的眼睛。

那雙眼睛獃滯地注視着前方。

片刻後,柳還真移開了視線,嘴裏念叨着:

「看來這玩意兒也得帶出去……」

話未說完,他又猛地看向人偶,那雙眼睛還是獃獃地注視着前方。

是我的錯覺嗎……柳還真暫時放下顧慮。

也就在此時,他忽然聽到外面走廊傳來**的聲音。

那聲音像是有人在光着腳爬行,之所以是爬行,是柳還真聽出了頻率重疊的的聲音。

聲音有些奇怪,柳還真聽着聽着,忽然想到了帶着腳膜的青蛙。

他關上手機燈光,放緩呼吸站在門口,一手提着人偶,一手攥着摺疊小刀。

眼角的餘光瞥了眼小男孩人偶,發現對方大眼珠子斜視着,也在悄悄偷看他。

柳還真很確定,他沒有控制人偶的眼睛移動。

啪啪聲快速接近,轉眼就到門後,就在這時,驟然消失了。

柳還真屏住呼吸,靜靜等待着,他很清楚那玩意兒就在門外,和他僅僅相隔一堵牆。

壓抑的氣息讓他心跳加快,他籠罩在漆黑的教室角落裡,安靜,卻不顯得空曠。

柳還真眼角一瞥,發現手中的人偶還在望着他,嘴角帶着一抹冷笑。

吱呀!

門開了。

扭曲着的人影從門外爬進來,骯髒的頭髮拖拽在地上,四肢詭異彎折,穿着一件髒兮兮的白色連衣裙。

她四肢着地,每爬行一次都手腳並用,像是無法控制肢體的力道,在地上拍出清脆的啪啪聲。

好傢夥……

柳還真也算是見識過大場面的,但這種情況還真沒見過!

眼見着這個死娘們已經爬進來,時機已到。

柳還真把人偶一扔,啪嘰一聲,人偶四腳朝天倒在地上。

那死娘們腦袋頓時轉了過去,就在此時,柳還真從角落裡衝出,摺疊小刀用力扎在死娘們的太陽穴上!

沒想到小刀刺破那娘們的太陽穴,就從皮膚上直接滑開了。

糟糕……柳還真頓時痛心疾首:難道這個和我同名同姓的娃有女朋友,拋棄了傳統手藝?不然為啥這隻麒麟臂連個太陽穴都扎不穿?

他順勢撲在死娘們身上,一隻手勒住對方的脖子,另一隻手又作勢往對方身上插!

「咯咯咯咯……」

沒想到這死娘們一隻手抓住他攥着小刀的手,隨後,腦袋咯吱咯吱轉了過來!

柳還真眼睜睜看着身下的這個死娘們腦袋轉過180度,他甚至能聽見對方脖子咔嚓咔嚓作響,也不知這個動作到底斷了多少根骨頭。

也就在這時,他看清了身下這個妹子的長相。

也不知是不是柳還真單身多年,忽然覺得這妹子長得也不錯,眉清目秀,櫻桃小嘴。如果不是臉色蒼白,眼角滴血,那就是個妥妥的美女了。

一時間,柳還真心頭狂跳,直呼好傢夥!

「咯咯咯咯!」妹子張開黑漆漆的大嘴猛地朝柳還真咬來。她的脊椎骨就像是沒有一樣,柔韌性簡直高到髮指。

柳還真側開脖子,左手手死死把妹子的腦袋按在肩膀上,另一隻手猛地掙脫,用小刀瘋**向妹子的脖子。

妹子慘叫不斷,身體忽然爆發出巨大力道,柳還真撞落在地上。

見着對方的傷口不斷滴血,柳還真捂着疼痛無比的後背,心裏還是放鬆下來,看來自己的攻擊還是有用的。

「咯吱咯吱……」

妹子忽然從地上站起,一瘸一拐沖了過來。

柳還真眼中閃過一絲冷光,怒喝一聲朝對方衝去。

妹子雙手朝他掐來,柳還真雙臂繞動,撥開對方手臂,側身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