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師傾城:到朕懷裡來》[國師傾城:到朕懷裡來] - 第9章 朕為何要自罰

曼文錘了錘腿,眼淚都快要笑出來了:「國師可真會開玩笑,朕乃一國之主,怎會做如此齷齪的事。」
曼文面上笑的多誇張,心裏就有多擔心,多想哭。
「看來是臣誣陷皇上了。」
還沒等曼文鬆口氣,一口氣沒上來,差點沒暈過去。
「就是不知道誰會有這麼大的膽子敢無中生有,誣陷皇上,看來那人是不想活了。」
「皇上放心,臣一定會找出那人,當著皇上的面親手宰了他,來為皇上洗白。」
裔自寒說的風輕雲淡,聽在曼文的耳朵里卻格外的恐怖。
曼文感覺背後陰森森的,她知道國師不是在開玩笑,他說的出也自然是做得到。
曼文腦補出裔自寒當著她的面宰了太保的畫面,嚇得她一個激靈。
裔自寒掃了一眼曼文身旁的小杜子,凌冽的目光嚇得小杜子雙腿一軟,差點跪在地上:「皇上的臉色不是很好,還不去叫御醫給皇上瞧瞧。」
「是,奴……奴才這就去叫御醫。」
曼文一聲不吭,她不敢說話,她怕哪句話說錯了,招惹了裔自寒她就沒有好日子過了。
裔自寒解下披風披在了曼文的身上,淡漠的音讓人聽不出其中的喜怒:
「皇上可是冷了?」
曼文咽了一口唾沫,可能是因為害怕,聲音也跟着顫抖,雖然她隱藏的很好,還是沒有逃過裔自寒的眼睛。
「朕身體不舒服就先回去了。」
「皇上就這麼不想看見臣?
皇上之前不還說要追求臣?」
曼文腳步微頓,追求?
她可沒有那個膽子在追求國師了,哪天惹得他心情不好,她的小命也就不保了。
曼文很像臭罵太保一頓,但一想到太保要被國師殺了,她有些同情太保。
「朕怎會不想見國師,只是朕的身體不舒想要回去休息罷了。」
曼文腳步飛快,像是被狗攆了一樣。
裔自寒勾了勾唇角,自身上散發的寒冷讓人不敢靠近。
算曼文聰明,今日後曼文怕是不敢再來招惹他了。
裔自寒的腳還未踏出門檻,被迎面而來的太傅給堵了回來。
「國師請留步,老夫想找國師敘敘舊。」
裔自寒摩挲着中指上的玉扳指:「本尊可不記得與你之間有什麼舊情。」
太傅難得沒有發怒,笑道:「你與老夫同朝十餘載,怎會沒有舊情。」
「本尊的記性不是很好,要不是今日見你,本尊差點忘記朝廷還有你這等人物。」
「你……」
太傅手指着裔自寒,面色鐵青,他放下身鍛來找裔自寒已經夠給他面子了,誰知道他不知好歹。
「太傅的臉怎麼這麼青,還不扶你們國師去找茅廁。」
說罷裔自寒大步離開。
太傅的臉黑一陣白一陣白,難看極了,自從他當上太傅,還從來沒有人敢正面羞辱他。
他身旁的隨從很想笑,怎奈太傅在這,他們只能低頭憋着,那想笑卻不敢笑的樣子讓人看着很是難受。
他們沒有想到一像清冷孤傲的國師,還有這麼毒舌的一面。
「還愣在這做什麼,難不成想留在宮裡過夜?」
太傅冷喝道,身邊的隨從回過神來,快步的追趕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