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師傾城:到朕懷裡來》[國師傾城:到朕懷裡來] - 第4章 裔自寒你過分了(2)

到何年何月?
「國……國師啊,您看朕能不能少叫兩個幫手?」
曼文一面說著一面給裔自寒拋媚眼,怎奈不但不管用反而適得其反:「皇上若是不願意回去就是。」
「朕願意。」
曼文很不情願的說著:「朕這就去收拾,國師請便。」
「臣留在這裡陪着皇上。」
不等曼文開口,裔自寒接着又道:「把政務都搬到對面。」
曼文的心在次沉了下去。
她這哪是陪,他這分明就是在監視她。
好一個國師,她來日定會要他好看,將今日的羞辱加倍償還回去。
曼文奪過了小杜子手中的掃把,氣沖沖的闖進了柴房,胡亂掃了一通,本就灰塵很大的柴房被她這麼用力一掃,灰塵四起,嗆得曼文有些睜不開眼。
她慌亂的從柴房裡跑了出來,劇烈的咳嗽,謾罵的話還沒說出口,在對上國師苛刻的目光後,很不情願的又走回了柴房。
她一隻手捂着嘴巴,另一隻手用來掃地。
該死的國師,他就是故意戲弄她的,什麼府中人忙沒時間打掃,都是借口罷了。
看朕穩定了皇位如何收拾你,到時朕必讓你把整個皇宮都打掃一遍。
想着就大塊淋漓。
哎呦~
腳下不知道被什麼絆了一下,曼文一個沒站穩,扎進了草堆里。
她惱羞成怒的爬了起來,狠狠地踹了草堆幾腳,誰知道草堆裏面竟藏着一塊鐵板,疼的她險些跳起來。
曼文捂着被踢疼的腳,委屈的蹲在地上,眼淚在眼眶打轉。
就算她這個皇帝沒權沒勢,但終究是一國之君,卻造的如此狼狽,她算是有史以來混的最慘的一個皇帝了。
她想哭,卻不想讓裔自寒看她的笑話。
曼文惡狠狠的瞪了對面房間正在處理公務的裔自寒,咬牙繼續打掃。
裔自寒雖一直在低頭處理公務,卻將曼文的舉動盡收眼底。
看着曼文狼狽可憐的樣子,小杜子有些心疼。
「國師,不如讓奴才去幫幫皇上吧,皇上從小錦衣玉食,何時做干過這等粗活。」
筆尖微頓,裔自寒淡淡的掃了一眼小杜子,嚇得他閉嘴不敢說話。
「正是因為皇上從小錦衣玉食,本尊才要皇上多體驗百姓疾苦。」
小杜子默默擦汗,說的好聽,實際如何大家心知肚明,當然小杜子也在心裏抱怨。
天色漸漸暗沉,最後一絲陽光也隨西山落下,看着僅收拾出來一小半的柴房,曼文生無可戀。
咕嚕~
肚子不爭氣的叫了起來,曼文一臉哀怨的看着對面的裔自寒。
這都一天了,裔自寒也能坐的住,最為重要的是他竟然一天未曾張羅進食。
她堂堂皇帝給臣子收拾家務也就罷了,還不供飯,這是最為可氣的。
曼文丟掉了掃把,氣沖沖的走到了對面的屋子,也不知道哪裡來的勇氣,奪過了國師手裡的筆。
「裔自寒,你不覺得你有些過分了嗎?
朕勞心疾苦的為你收拾院子,你竟苛刻朕,一日不曾給朕吃飯,你是誠心想要餓死朕,然後趁此機會取而代之?」
說完曼文有些後悔,恨不得拿根針線把嘴巴給縫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