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師傾城:到朕懷裡來》[國師傾城:到朕懷裡來] - 第4章 裔自寒你過分了

「既然皇上這麼喜歡錶示誠意,臣倒是有一個好主意。」
—————————-
「什麼主意?」
曼文湊了湊耳朵,生怕聽漏了一樣:「皇上陪臣回府中一趟便知。」
笑容僵持在臉上,曼文悶聲不語,裔自寒一直惦記她的皇位,如今親自邀請她去府中做客,難不成想要殺她……
「怎麼,皇上莫不是怕了?」
裔自寒一眼便看穿了曼文的想法,眼底滿是譏諷之色。
曼文吞了吞口水,抻着脖子喊道:「不就是去你府中做客嗎,有什麼好怕的,走,我們現在就去。」
曼文大搖大擺的在前面走着,表面一副漫不經心的樣子,心裏卻怕的要死。
這該死的太保只會給她出餿主意,她要是真出了什麼事,做鬼也不會放過太保那個老傢伙。
這一路上曼文心思重重,連自己的死法都想了上千種。
想想她一代皇帝,如今卻……
在她胡思亂想之際,馬車緩緩停下。
「皇上,國師府到了。」
曼文死死的拽着衣角,咬牙道:「朕知道了。」
她在馬車裡又待了好一會,直到催促的聲音傳來。
曼文一咬牙,掀開車簾從馬車上跳了下去,未曾用人攙扶。
反正橫豎都是死,這麼躲着也不是個辦法。
剛一下車便對上了國師那張死魚臉,她眼神躲閃不敢去看他,每當對上國師的眼神看的她心底發毛。
「皇上這麼緊張做什麼?
難不成臣這府中還有什麼妖魔鬼怪不成?」
曼文陪笑:「國師很會開玩笑,朕乃天子怎會害怕那些污碎之物。」
「既然皇上不怕,為何還不走?」
曼文……
她一路跟着國師來到了後院柴房。
曼文嚇得雙腿發軟,難道國師真的要在這裡殺了她?
裔自寒推開房門,一股灰塵迎面撲鼻而來。
曼文忙得捂住嘴巴咳嗽了起來。
裔自寒給身旁的人使了個眼神,那人會意後離開,在回來時手中多了些打掃的工具。
「既然皇上要表示誠意,不如就替臣將這柴房給收拾一遍。
近日府中多了些人丁無處可住,府中之人又都在忙於正事,恰好皇上近日清閑,這裡交給你打掃臣很放心。」
曼文瞳孔放大,手指着雜亂布滿灰塵蜘蛛網的柴房,嘴巴張的都能塞下一個雞蛋:
「國師,你不要再開玩笑了,朕乃是一國之君哪會做這種粗活,況且你若真缺人打掃,朕找人幫你收拾便是。」
「莫不是皇上不想表示誠意?」
曼文乾笑了兩聲,心裏早已問候了裔自寒的十八輩祖宗,臣子使喚皇帝給自家收拾後院,這世間聞所未聞,這要是傳出去了,豈不是會被人笑掉大牙,她這個皇帝的臉面往哪擱。
「看來是臣為難皇上了,來人啊,送皇上回宮。」
曼文擺手:「不為難不為難,不就是收拾屋子嗎,小菜一碟。」
「小杜子,你叫一些人過來跟朕一起收拾。」
「臣只要皇上一人收拾,至於其他人臣另有別的安排。」
曼文嘴角抽搐,這麼大一間屋子她一人收拾,那要收拾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