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師傾城:到朕懷裡來》[國師傾城:到朕懷裡來] - 第3章 美人計(2)

>
翌日早朝後。
曼文派人攔下了還未離宮的國師,將其叫了回來,特地命人在御花園設下酒宴。
裔自寒來時曼文並未到,看着設下的酒宴,裔自寒冷着一張臉,不知道曼文又要耍什麼花招。
就在他等的不耐煩想要離開時,不遠處傳來一陣琴聲,接着一群舞姬從假山後而來,將裔自寒包圍。
胭脂水粉的味道有些刺鼻,看着離自己越來越近的舞姬,裔自寒的臉黑的不能再黑。
淡粉色的桃花瓣自空中飄落而下,給原本熱鬧的場面平添了一些浪漫氣氛。
曼文繞過人群來到了裔自寒的面前。
她抽出了藏在身後的手,一朵牡丹呈現眾人面前。
曼文單膝下跪,右手高舉這牡丹花,深情款款的說著:
「國師,朕本想將對你的愛深藏在心裏,但近日朕發現朕真的無法在暗戀你,朕想跟你表白,朕想跟你的關係更進一步,朕不想局限於臣子之間,國師,做朕的皇夫好嗎?」
「朕發誓會對你好,只要你答應嫁給朕,朕會給你最盛大的婚禮,會讓你成為全天下最幸福的男子。」
國師的臉逐漸的恢復了平靜,那雙深邃的眸子里像是隱藏了一把利刃,不知何時就會衝出來要了人命。
若了解國師的定會知道,他這是真的生氣了,怎奈沉溺在自我演繹中的曼文,並未察覺到危險的到來。
曼文舉了很久也不見國師接花,她以為裔自寒是感動了不知道怎麼辦才好,輕咳了兩聲試圖拉回他的思緒。
怎奈裔自寒像是沒聽到一樣,亦或者忽視了曼文,看都不曾看她一眼。
曼文跪的腿有些發麻,她堅持不住的站了起來,在起身那一刻故作沒站穩往裔自寒身上撲去。
讓眾人大吃一驚的是裔自寒竟然在這關鍵的時刻躲開了,曼文摔了個狗吃屎,上好的牡丹花也被壓成了標本。
曼文憤怒的從地上爬了起來,吐了吐吃進嘴裏的土,怒視着國師,想要罵他,耳邊忽然響起太保的話。
怒容轉變被笑容,變臉比翻書還要快。
曼文嬉皮笑臉的討好裔自寒,拽着他衣袖撒嬌,帝王的風範在她的身上全然被埋沒了。
「國師你不要生朕的氣好不好,這樣會不漂亮的,朕知道有些倉促了些,但朕對你的真心天地可鑒。」
眉宇間皺成一條線,冰冷的目光直射曼文拽着他衣袖的手。
曼文本能的將手縮了回去,她有種預感,她要是在不抽回手,她的這雙手很可能會被國師廢掉。
她可記得一年前有一女子妄圖親近國師,只因與國師的肢體碰了一下,從此沒了雙手。
想想曼文都有些後怕。
高大的身影欺壓而來,強大的氣場壓的曼文有些難以喘息。
曼文咽了一口唾沫,笑的比哭還要難看:「國師這是做什麼?」
「莫不是皇上最近很清閑?」
曼文輕咳了兩聲,皮笑肉不笑:「朕日理萬機忙得很,只是朕不想着給國師一個驚喜嘛,特地抽出時間準備以表誠意……」
「既然皇上這麼喜歡錶示誠意,臣倒是有一個好主意。」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