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師傾城:到朕懷裡來》[國師傾城:到朕懷裡來] - 第2章 新納男寵

景福宮裏面傳來一陣歡脫的笑聲,謝玄不解的看着開懷大笑的曼文,自從他們相識到現在,謝玄很少見曼文像今日這般開心。
「皇上,可是發生了什麼喜事?」
曼文注意到行為舉止有些過度,輕咳了兩聲:「雖不算什麼大喜事之事,卻也大快人心。」
曼文四處的看了看,湊近謝玄的耳畔小聲的說著:
「昨晚朕調戲了國師,你是不知國師那張臭臉有多好笑,這三年來朕沒少被他欺壓,如今可算找回來了。」
「朕就是要噁心他,讓他知道,朕也不是那麼好得罪的。」
想着這三年所受到的侮辱,曼文恨得牙痒痒。
謝玄怎會不知曼文心中委屈,這三年來曼文每當有什麼心事都會找他傾訴,久而久之他也成為了她最好的傾聽者。
他知道曼文所做的荒唐舉止都是為了掩人耳目,來保護自己,他理解她的苦:「皇上,如今局勢緊迫,您萬不可得罪國師,您可知道,國師發怒後果如何?
皇上怎能逞一時之快,您這樣會害了自己。」
曼文臉上的笑容漸漸的消失,她也是被壓制了太久,才會想着反擊,昨日她一心想着捉弄國師出口氣,又怎會想那麼遠。
謝玄無奈的搖了搖腦袋:「皇上也不用發愁,畢竟你現在對他還有用,國師暫且不會傷你。」
曼文拿起酒杯一飲而盡,她身為君主,竟然會怕臣子到如此程度,真是可笑。
「皇上,日不要再去招惹國師了。」
「知道了。」
曼文起身,心情沉重的離開。
謝玄張了張嘴,想要叫住曼文,終究還是忍住了,身為旁觀者,他幫不了什麼。
「皇上,太保求見。」
曼文剛出景福宮,便撞見了匆匆而來的小杜子。
「朕知道了。」
曼文心不在焉的應了一聲,朝着御書房走去。
「皇上,要不要奴才給您去叫龍攆?」
小杜子試探性的問着,這些日子曼文的心情極差,他整日擔驚受怕的伺候,生怕哪句話說錯了,就小命不保。
曼文忽然停住,抬頭望着半空高高懸掛的太陽,陽光很刺眼,晃得她有些睜不開眼。
她神使鬼差的伸出了右手,春季的風從指尖划過,曼文心生感慨。
春天到了,萬物復蘇,連待風都跟着溫柔了起來。
可她,何時再能復蘇?
見曼文愣神,小杜子出聲喚道:「皇上,太保已經等候多時。」
曼文收起了情緒,大步趕往御書房。
老者神色慌張的在大殿踱步,見門外走來的曼文,快步出去迎接。
「老臣給皇上請安。」
「起來吧。」
曼文徑直的走到椅子上坐了下去,目光一一掃過服侍的宮女太監:「你們都下去吧。」
偌大的書房僅剩曼文與太保兩人,空曠而又安靜。
曼文撐着下顎,盯着太保有些愣神。
如今這朝堂上,肯衷心與她的也就只有太保了,只可惜太保心有餘力不足,手中權勢被太傅與國師拿捏的死死的。
「老臣近日得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