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師傾城:到朕懷裡來》[國師傾城:到朕懷裡來] - 第10章 把國師關進大牢

小杜子趴在曼文的耳畔,不知道說了一句什麼,曼文差點從椅子上跳起來。
「他這個時候進宮做什麼?」
小杜子搖頭:「皇上,我們要不要過去。」
想着那日裔自寒的話,曼文想也不想的否決:「去什麼去,要去你自己去,朕才不想看到那傢伙。」
小杜子汗顏:「皇上,你若是不去的話,國師大人可能會……生氣。」
曼文冷哼:「他生不生氣關朕什麼事?」
小杜子很想說皇上你不害怕國師了嗎?
卻始終不敢開口。
「皇上,那要不要奴才去打發了國師?」
小杜子試探的問着。
曼文白了一眼小杜子:「你煩不煩啊,絮絮叨叨的,以前怎麼沒見你這麼能說?」
「讓他在御書房等着去吧,朕還要陪朕的美人。」
提到美人兒,曼文的心情好了不少。
「美人,你剛才還沒有這第三杯酒朕為何要喝。」
小杜子心裏在打顫,曼文這樣無視國師,以後怕是沒有好日子過了。
「皇上,你要不去看看吧,草民聽聞這國師可不是好招惹的。」
曼文臉色一變,很快恢復如常,她笑道:「美人多心了,朕乃是一國之君,就算國師在不好招惹,他又能拿朕如何,我們玩我們的,不用管他。」
曼文雖然這樣說,可男子卻沒有心情在喝酒玩樂:「皇上,若國師知道你因為草民而放他鴿子,國師怕是會怪罪草民,為了草民,您還是過去看看吧!」
曼文……
「有朕給你撐腰,你怕什麼,來喝酒,你若再說,朕可就生氣了。」
見此男子也不在勸慰。
一旁的小杜子心裏排腹,也不知道誰見到國師腿發軟,趁着這時國師不再吹噓,等下見到國師看你怎麼辦。
曼文不知道小杜子心裏在想什麼,也懶得搭理他。
她勾着男子的下顎,上下的打量着他,嘖嘖兩聲道:「不愧是朕看中了美人兒,怎麼看怎麼美。」
「皇上妙贊了。」
曼文爽朗的大笑着,想到了什麼,忽然來了興趣:「上次一別朕猶以未盡,還想看美人跳的舞,不知今日朕可有這個榮幸?」
「草民去換身衣服為皇上獻舞。」
曼文拉住了男子的手,一副戀戀不捨的樣子:「美人,朕還不知道你叫什麼名字呢。」
「皇上喚我為白尋即可。」
噗嗤,曼文沒忍住的笑了出來:「白尋,這是什麼名字?」
「草民的父親沒有讀過書,且草民在出生不久後娘親就不見了,父親苦尋都年都不曾有結果,父親又姓白,所以為草民取名為白尋,讓皇上笑話了。」
曼文搖了搖頭,本來覺得很好笑,在聽到白尋的解釋後,她只有心疼。
「下去換衣服吧,朕在這裡等你。」
白尋微微頷首,退步離去。
白尋走後小杜子忍不住上前,開口勸道:「皇上,這都過去一炷香的時間了,你若不去,國師怕是真的要發火了。」
曼文揉了揉眉心:「你這麼害怕國師,自己去找他解釋,朕不想再聽到國師二字,否則朕割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