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貴妃是個小撩精》[貴妃是個小撩精] - 第9章 真是個有手段的啊

  秦恆微微一愣,他也是到現在才想起來,他明年就功德圓滿了,到時候就不用她了。

  屆時,這寡婦該何去何從?

  但待他回過神來的時候,寡婦已經面帶微笑地走了,秦恆搖搖頭,罷了罷了,屆時帶這寡婦進宮,讓她進御膳房幫忙吧。

  沒了他照拂,她怕是活不下去的。

  楚月這一「病」只是「病」了三天,然後就痊癒了,那藥方子是強健身體的,她給了鷹大錢讓鷹大幫忙抓回來的,然後熬了給琥珀灌下去。

  葯是沒喝,但是顯然經過這一病,她跟和尚的關係更進一步了。

  關係難得進一步了,自然是要趁熱打鐵的。

  一連小半個月過去了,外邊雪越下越大,這會子楚月正在廚房裡給秦恆燒泡腳水。

  燒好了,她就也拎着過來了。

  「這等粗活叫鷹大做。」秦恆過來開了門,看她拎着這麼一桶水過來,說道。

  「妾是干慣了粗活的,而且能夠伺候大師,妾就算累些也沒什麼。」楚月抿嘴笑道。

  顯然對她來說,能夠伺候他,這是她的榮幸,她也喜歡伺候他。

  秦恆本來是沒有泡腳習慣的,但是自從小寡婦病好了之後,天天都是要給他燒洗腳水的。

  說泡着舒服,而且也強身健體。

  「大師,你這腳指頭好漂亮,就是毛有點多。」正在給他洗腳的小寡婦靦腆笑道。

  秦恆第一次讓她洗腳不大自在,但是不讓她洗,她那個傷心樣他看了都不忍心。

  現在,他卻頗為習慣她給洗腳,而且還很舒服,就是給他做腳底按摩的時候,力度不夠,到底是女子,難免沒甚力氣。

  秦恆沒說話,只是享受着她小手在他腳上拿捏着。

  楚月按着按着,柔弱的手就在他腳板上撫摸了一下,秦恆閉着眼睛的,劍眉微微一動。

  但卻沒甚動作。

  楚月摸了摸他腳指頭,說道:「妾這輩子最大的幸運,便是給大師當廚娘,妾不知道這樣想對不對,會不會打攪了大師修行,但妾就是想一輩子這樣伺候大師,妾別無他求。」

  秦恆沒說話,一直等她走了,他方才睜開眼睛,眼裡帶着一抹無奈之色。

  這小寡婦真是叫他不知道該怎麼勸才好,對他的一切她都是體貼周到,無微不至的,但是她卻想一輩子都跟着他。

  秦恆拿過一本經書看,看了半天也沒看進去。

  然後穿了鞋子就出去了,剛好封公公就送了摺子過來,他就去隔壁房裡處理摺子去了。

  封公公就喊了鷹大,小聲道:「怎麼回事,咱家咋覺得主子爺不大高興?」

  「主子爺最近很高興。」鷹大搖頭道。

  雖然主子爺沒說,不過鷹大自小跟着主子爺一塊長大,豈會看不出來?

  封公公皺皺眉,道:「咱家哪裡會看錯,主子爺剛剛心情的確不大好。」

  「應該是寡婦的緣故。」鷹大就道。

  「怎麼說?」封公公連忙道。

  「不知道。」鷹大搖頭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