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貴妃是個小撩精》[貴妃是個小撩精] - 第8章 妾這條命不值得幾個錢

  楚月正在屋裡看書呢,臉色紅潤氣色佳,哪裡像是生病了。

  她就是故意不去的,她可是衝著和尚才去當廚娘的,不是真為了當廚娘,偶爾的,也要叫他知道知道她的重要性。

  看一半就聽到外邊那熟悉的鳥叫聲了。

  「琥珀你待着,我出去走走。」楚月放下書,說道。

  「小姐你不是不舒服嗎,可不能出去。」琥珀連忙道。

  「沒事兒。」楚月擺擺手,然後就抹了一點粉「柔弱」地出來了。

  不得不說,往日挺精神的一寡婦,現在變這麼虛弱,鷹大看了都不忍心叫她過去繼續做飯了。

  「大師問你,可有喊大夫過來看看?」鷹大問道。

  楚月虛弱笑了笑:「多謝大師關心,不過妾這賤命一條,哪裡用得着喊大夫?」

  說罷,又問道:「午膳沒過去給大師做,不知大師可否習慣?」

  「大師就吃了兩口。」鷹大實話實說道。

  楚月一聽就是一臉着急,還忍不住咳嗽了兩聲:「這如何是好?人是鐵飯是鋼,一頓不吃餓得慌,大師哪裡受得住?不行,我在家裡做點,你給大師送過去。」

  「好。」鷹大看她虛弱成這樣還願意給做飯,猶豫了一下,點了頭。

  楚月就去做飯了,給煮了八寶粥,都是泡好了的,她打算跟琥珀做了吃的,不過還多出不少,分一點給和尚也沒什麼。

  八寶粥做好了,然後鷹大就給送過去了。

  秦恆看了卻皺眉,看向鷹大道:「她生病了,你還過去讓她做飯?」

  「屬下沒有,是她一聽說主子爺午飯沒吃多少自己着急,說人是鐵飯是鋼,一頓不吃餓得慌,緊着去給主子爺做的。」鷹大說道。

  秦恆想到寡婦素日里伺候他的精細勁,便也沒說什麼了。

  「她身體如何?」秦恆便問道。

  「的確生病了。」鷹大說道。

  「沒去喊大夫?」秦恆看他。

  鷹大搖搖頭,秦恆皺皺眉,不過卻也沒說什麼,只道:「晚膳將就便可,不用過去。」

  話是這麼說,可是晚膳楚月卻是自己拖着「病重」的身體過來了。

  「你咋還來了?」鷹大詫異道。

  「我擔心大師不吃飯。」楚月搖搖頭,然後就進去廚房裡忙了。

  她進廚房,秦恆才從一棵大樹後走出來,臉上帶着無奈之色,這寡婦,這是把他當孩子了么,還說他鬧脾氣不吃飯。

  「去喊太醫。」秦恆看向鷹大。

  鷹大心頭的震驚就甭說了,主子爺竟然為了個寡婦動用太醫?不過也沒說什麼,立刻就去喊人了。

  楚月給做了幾道香噴噴的素菜,然後放在爐子上就拎過來了。

  「大師,在嗎?」楚月敲了門,輕聲問道。

  「進來。」和尚的聲音傳出來。

  楚月便把飯菜送進來了,秦恆就看到這寡婦素來紅潤的臉色,有些蒼白,身子骨也是羸弱地可憐。

  「病這麼嚴重,怎沒去喊大夫?」秦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