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貴妃是個小撩精》[貴妃是個小撩精] - 第10章 趕人

  這死太監無時不刻不想抓和尚的小辮子啊。

  楚月暗嘆。

  不過她也想讓他抓的,但是現在時候還沒到呢。

  這一個月多來,楚月也算是了解和尚了,他這類型的就吃溫水煮青蛙那套,旁的只會適得其反。

  「我會的,我最近在學習按摩之術,可以給人活絡筋骨,大師天天坐着抄經誦佛,可得給他好好按按肩膀才好。」楚月說道。

  隔着牆的秦恆聽不下去了,搖搖頭,眼裡帶着一抹無奈的回屋裡了。

  封公公可知道他主子爺也跟着出來了的,心說你這寡婦到底是真不知道主子爺就跟咱隔着一面牆還是假不知道?

  但是總歸這討好的話是一定被主子爺聽進去了的。

  封公公也沒說什麼,只是心說這寡婦要是進了宮裡,成了宮女,那以後沒準真能夠得道飛升啊。

  說不定能撈個貴人噹噹呢。

  他估摸着,主子爺大概也是這麼個意思了吧。

  不然就一個做飯的寡婦,哪裡還值當讓主子爺上心,還特地提了一嘴。

  楚月最近的確是在學習按摩之術的,連腳都給和尚洗了,給他按按摩又算得了什麼。

  總歸現在的付出,那都是能夠還回來的,以後就不知道是誰伺候誰了。

  日子過得是很快的,這一轉眼,就進入了臘月了。

  楚月來這裡也快兩個月了。

  這天她正帶着琥珀在做臘肉,還買了幾幅腸子,打算做臘腸的。

  這時候的豬都沒有劁的,所以味道比較腥,不過楚月有辦法,除了肉里的腥味,然後才做臘肉做臘腸。

  做好之後就直接掛到屋檐下去晾着了。

  琥珀很不信這樣做出來的肉會好吃到哪裡去,不過她家小姐說的,她照着做就是了。

  「小姐,你最近怎麼在那邊留的時間越來越久了。」琥珀在意的是這個。

  「一個月這麼多錢,又送這樣上好的獸金炭,多干點活也沒什麼。」楚月總不能說最近她開始賴在和尚身邊了吧。

  「小姐,就不能讓奴婢去嗎,奴婢現在身子骨好全了,真沒事了。」琥珀道。

  「大師吃慣了我的手藝,旁人的手藝他吃不慣,你去了要是惹惱了他,那咱這差事可就沒有了。」楚月道。

  琥珀很愧疚,都是她沒用,這養家糊口的擔子挑不起來,還得落到她家小姐這纖細的肩膀上。

  「走吧,跟我出去看看沒有野雞或者野兔打。」楚月說道。

  琥珀也是有興趣的,於是主僕倆個就抓了一把穀子出來引誘野物了,雀鳥倒是有來幾隻,其他的可沒有,但是主僕倆心情都挺不錯的,笑聲如鈴。

  「不在屋裡好好待着,出來外邊勾三搭四。」上清觀的年輕姑子外出回來,看到她們主僕倆在丟雪玩,冷哼了聲。

  旁邊一個年輕姑子小聲道:「師姐,我們快回去吧,觀里還有不少事要

猜你喜歡